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合欢清—包璨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9浏览次数:

雨天。又是雨天。清欢拉起窗帘,合上双眼,心中一片混沌。梅雨时节房间里总是充满潮湿的空气,清欢心里的悲伤像海绵,湿漉漉的空气似乎加重了海绵的重量,轻轻一捏,捏碎了幻境,捏出了心事嘀嗒作响。空旷的房子,细碎的脚步声都能听得见回声。点着脚尖走到厨房,猫儿样的步子,却引来清欢自己的嘲笑。我真的习惯了你的存在吗?阳光透过窗子静静望着地板上的猫。一个月了,这只猫最近每天都在下午两点一刻摸索到这里安静地卧着。清欢在一个月前的雨天夜里捡到了这只猫,这只看不见世界的猫。那天清欢照常吃完晚饭下楼去跑步,却在楼道里发

合欢清

雨天。又是雨天。

清欢拉起窗帘,合上双眼,心中一片混沌。梅雨时节房间里总是充满潮湿的空气,清欢心里的悲伤像海绵,湿漉漉的空气似乎加重了海绵的重量,轻轻一捏,捏碎了幻境,捏出了心事嘀嗒作响。

空旷的房子,细碎的脚步声都能听得见回声。点着脚尖走到厨房,猫儿样的步子,却引来清欢自己的嘲笑。我真的习惯了你的存在吗?

阳光透过窗子静静望着地板上的猫。一个月了,这只猫最近每天都在下午两点一刻摸索到这里安静地卧着。清欢在一个月前的雨天夜里捡到了这只猫,这只看不见世界的猫。

那天清欢照常吃完晚饭下楼去跑步,却在楼道里发现了一只瑟瑟发抖的猫。她瘦弱,胆怯,小爪紧紧勾在一起。凌乱的绒毛,蜷曲的尾巴,以及喉咙里发出的微弱的呜咽声,都让清欢心中猛地抽痛。

 

清欢以前从不对这样的小生命感兴趣。但是,那天,她莫名地从那只猫身上看见了自己。这个世界总是那么奇妙,哪怕你每天经历一样的事情,同一个时间起床,坐同一班车,窗外一样的风景,不变的午餐,耳机里反复独唱的音乐。但你每每深夜回想的时候,你还是会觉得对这个世界感到陌生的绝望。找到与自己频率一样的人或物都是惊喜的。爆炸式的惊喜,带着些许悲哀的惊喜。

猫有归属了。清欢的猫。

清欢喜欢夜里关掉房间的灯,独独拧亮桌上的台灯。清欢喜欢自己身体笼罩在微弱而狭小的光线中,她总是享受灯光尽力维护她不受黑暗侵袭的样子。她安静地翻着书页,左手手指轻轻夹着被当作书签的树叶,书旁陶瓷杯里的豆奶冒着香气。窗子没有关紧,从缝隙里挤进来的风悄悄舔着陶瓷杯中的豆奶,掀起一层害羞的波纹。

时间就好像静止了。忽然,清欢轻声“啊”了一声,划破了空气中凝固的平静。低头,一团毛茸茸在清欢的腿上小心翼翼地移动,找到舒服的位置后,把尾巴慢慢圈起来,眯起眼睛。

清欢愣了一下,这样亲昵的接触,是从来没有过的。慢慢地,她把手放在圈成球形的猫儿身上,颤抖着,抚摸着它,像抚摸自己的心。

这是清欢第一次落泪。

 

从那个人突然的不辞而别之后,清欢似乎毫无变化。溪玺觉得很是奇怪。她忍不住又给清欢打了电话。

“清欢,出来玩吧!”

“天气很热唉。”溪玺笑了,“我带你去一个清凉的地方,包你满意。”

“你呀!”清欢嗤嗤地发笑,“不满意我可不放过你。”

溪玺不以为意:“来吧来吧,我在十字路口等着你啊!”

“嗯。”

溪玺觉得好奇,几年的友谊路上,并没有彻夜的聊天,也并没有刻意的陪伴。两个人的情谊好像是春雨滋润过的角落,种子在不经意间就突然发芽生长了。两个人的相互吸引是不定时的,似乎太过热烈的爱总是很快就会悄无声息。

很快,清欢就走到了十字路口。每一次,她们总是在这个川流不息的路口向对方招招手。车辆穿过溪玺的视线,而后下一秒清欢的笑脸就倒影在溪玺的眼眸中。清欢穿了一件米色棉麻长裙,齐腰长发,十足的森女风格。溪玺忽然就想起来几个月前还经常活跃在各大游乐场的清欢,那时的她就像是上了发条的兔子,从过山车上飞下来的时候,眼睛被风吹的红彤彤、水汪汪。

时间改变一个人总是在一瞬间。睫毛轻轻颤抖一下,天旋地转。

 

两个人在街上踩着步子走着,转角到看见了高中的校碑。门口的便利店里居然放着Tank的歌,当年的坐在操场上一人一半耳机的画面冲击着她们的心灵。“没有谁能把你抽离我身旁,你是我的专属天使。”溪玺轻轻跟着唱。清欢微微笑了。

记住一段音乐,就像是触碰到过去的开关,一个音符就储存了当时的所有记忆。溪玺终于问起清欢:“你们怎么了?”清欢愣住,而后忽然红了眼眶。溪玺低头看着地面,声音有些颤抖,继续说道:“你这段时间真的变化了好多,可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你也不肯给我回信,可是我真的好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很难过,会不会很孤单,会不会绝食,会不会夜里不睡觉反复听一首歌然后不停地抽鼻子,会不会早上望着天花板不想和这个世界说早安……”清欢猛地抱住了溪玺。

清欢是又悲又喜的。悲的是自己一直没有勇气告诉溪玺,因为这是一种负担,一种自责的负担;然而喜的是溪玺一直都在意,溪玺没有因为她的刻意疏远而生气。想着便更加搂紧了溪玺,这几个月来她心中的痛苦与伤痕总像一把锋利的刀刃对着自己,稍微松懈下来,这把刀刃就会深深刺入清欢柔软而跃动的心脏。

“别逞强啊真是的,话说你这几个月瘦了好多呢!简直是对我的直面打击!”溪玺一边紧紧抱着清欢,一边噘着嘴嘟嘟囔囔的。清欢紧绷的脸庞终于被抚平,像微风抚平了湖面,像雨水抚平了花瓣。

 

书院咖啡店,一样的卡布奇诺,一样的心形泡沫。

“爱情真的很像卡布奇诺,表面上的心形很美,可惜那是泡沫,微甜得似乎刚好,其实只是一些残渣。喝完了美的泡沫,接下来就是爱情的日常了,苦且无香。”清欢抿抿嘴。

“你以为每个人的爱情都是卡布奇诺吗?”溪玺显然不赞同,“爱情有千百种姿态,但是每一种爱情都是在冰雹里跳舞一样。”

“冰雹里跳舞……”清欢望向窗外。是的,这一场舞蹈,她的舞鞋已经磨破,舞裙只剩碎片,汗水湿透地面,却独独剩她一人狂欢。

“哎!清欢,发什么楞呀!”溪玺伸手调皮地在清欢面前晃来晃去,“我们一会儿去看电影吧?”

“嗯,好主意。我们……等等,我要回家喂猫了。”清欢想起家里的小家伙了。

“你养猫了?走,去你家吧,让我看看和你同居的家伙究竟有什么本事让你抛下电影去爱它!”溪玺笑嘻嘻地露出酒窝。

“喵~”

“哈哈!”

 

推开家门的时候,圆滚滚的一团白色迅速从清欢的卧室窜了出来。溪玺惊喜地叫出声:“简直太可爱了!”清欢说,刚把幼猫捡回来得时候,她没怎么用心喂养。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感情。可是也许是生命力顽强,也许是感激捡回自己的清欢,这只猫还是活了下来,并在不经意间让清欢就爱上了猫。

清欢说,她给猫起名叫,朝暮。

 

朝朝暮暮,有一个小生命在身边陪着自己成长,就像每天夜里清欢拧亮的灯,猫和清欢依偎在一起,互相驱散对方生命里的黑暗。

清欢曾经在深夜反复诵读阿多尼斯在《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中写下的一句话,“夜晚在我的枕头上沉睡,我却独自无眠”。而今夜呢?清欢微笑着,将脸贴近枕边安静的朝暮,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