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死亡绿叶之案件(上)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9浏览次数:

这时候,杰拿上笔记本,正打开门,只见一个老妇人被这不经意间打开的门给吓住了,嘴里喘着大气并直拍胸口.紫霖连忙说了声对不起,便又拉着杰准备前往警署.可那妇人却伸开双手拦住了两人,说道:“这位姑娘和这位先生,请等一下.我想你们就是那个住在这里的名侦探吧.我现在有些急事需要你们两位的帮助,是否可以……”

没等老妇人说完,杰立马就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嗯,是的,我就是柳川杰.不过现在我们俩有事情要出去一下,如果你遇到麻烦了,劳烦请你去找那位先生吧.”杰举起大拇指仰后向屋子里的那个年轻侦探指了指.

“可是……虽然不是说信不过他的能力,但是这件案子让我真的很无奈,而且我想至少要有两个人帮我才能完事,可一定要帮帮我呀!”那老妇人说话之时很紧张、害怕,两手一直微微颤抖着.杰看着老妇人的那种可怕而又胆怯的眼神,也算是对客人尊敬,便勉强答应留下来,但还是希望能够随紫霖去调查那桩有趣而又离奇的杀人案件,于是他转过身对丹招呼了声:“哥,你还是打电话问一下水絮吧,看看她能否协助你呀.”

随后,丹无奈地说了一声说了声:“怎么可能啊?她不会答应的,她又不是我的助手啊!”

丹说这话时,往外一看,正见紫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中不觉有些心虚了,又挠挠头,接着说道:“啊!不好意思,我马上就问问她吧.”便即刻拨起了水絮的号码.

“喂,是水絮吧,我是柳言丹.你现在在哪啊?有时间吗?”“嗯?丹?我跟仲夏在一起呢!我们俩在野外玩耍呢,今晚我会在她家睡一晚,大概要明天才能回来呀,你有什么事吗?”“哦,没什么,你玩吧,祝你开心哦!那就这样了吧,再见啊!”这时候,只听得电话里传来一丝杂音,似乎电话是被人抢去了,对方立马又传出了声音:“啊?柳言丹啊?问的这么清楚,是不是对我们的水絮有意思啊?还有啊,问别人有没有时间是不礼貌的呦,是不是想找水絮约会啊?”丹听了,不好意思的愣了一下,问道:“你是?”“啊?我是谁你都不知道?是不是想水絮想得都忘事了,呵呵,我可是你的水絮的朋友茹仲夏啊!”没等丹回话,电话里水絮似乎很无奈地说了一句:“不是的啦,什么‘你的水絮’呀?怎么会呢?我们只是朋友而已啦!”仲夏又故意嘲讽道:“朋友?不是的吧?我看你也对他有意思哦,呵呵!他可是叫做柳言丹啊,而你呢,老是‘丹’的,好暧昧呦……”丹听完后,脸立马就红了,手不自觉的往头上挠,心里暗喜:幸好仲夏不在这里,要是给她看见,那还得了!丹又赶紧回应一句:“哦,好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呢,你们玩的开心点啊,拜拜.”说完,丹连忙挂断电话,深深地叹了口气,对杰摇了摇头.

看着丹没成功把水絮找来,又面对客人的一再请求,杰最终还是只得决定留下,便把笔记本拿给紫霖,对她说:“紫霖啊,不好意思了,这会儿有事要办,你就只好一个人去了,有什么新发现和需要,都记得联系我哦!”紫霖点了点头,握着本子离开了.

丹看着杰和紫霖的那般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幸灾乐祸地说道:“哈哈,我们俩谁都去不啊!还是专心点办这个案子吧!”杰摇了摇头,软绵绵地坐在椅子上,看来那兴致是早已经没了.

“哦,先生,我现在能讲讲我的经历了吗?”

“嗯,请讲.”

“我原本是住在乡下的一个农民,过着简朴而平凡的生活,但于7年前我独自一人搬到了这座城市里.因为我出生平凡,渐渐的年老体弱,城里人都看不起我,我只得在城市的东边租了一间房子.幸好的是,那老板娘为人实在是不错,她待人宽厚、热情.尽管我们那稍偏远了点,但是整个院子的邻居也常常在一起说笑,并不是显得那么冷清.不过在5年前,那栋房子的老板娘突然暴病去世了,也就是说我们都得离开那个院子了.不过我实在不想另寻住处,也不想返回乡下,就觉得那地方不错,于是我便叫我女婿寄了些钱来,我用那些钱买下了这些房子,也就是说我成了那房子的主人了.不过,由于我的地位卑贱,有些邻居却渐渐不愿意搭理我,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离开了,因而我的生意也就越来越冷清.但在3年前,我想我是得到了上帝恩惠,竟然有个显贵的绅士来租我的房子.那个人叫罗纯方,而我今天来的目的也就是为了他.在这3年看来,他可真是我的恩主,竟然连续3年都毫不嫌弃地住在这样一个偏远之地,并且每个月都按时交房租,我生活来源的大部分也就是由他供给的.我想说的是,在这几天,他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原本,他一直都是一个绅士的样子,对人很有礼貌,也从没有看见过他抽烟、喝酒之类的.不过,几天前他的行为非常古怪,像是吃错了什么药似的,脾气也总是怪怪的,邻居友好的向他打招呼,他也好像是没听到,直冲冲的就离开了,心上似乎是有什么心事.我也试图想去了解一下是什么另他烦恼,可是他一直都不肯说,还对我发了几次脾气.唔,还有啊,以前的晚上他总是紧闭家门,在屋里看看电视,听听音乐什么的,就这3天里,每个晚上他都出去,到了深夜2点多钟才回来.我呢也就想弄清到底是什么回事,就在昨天晚上,因为我是房主,有他房间里的钥匙,于是等到他离去,我便偷偷到他屋里去探了个究竟.虽然这件事不光彩,但是那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不得不说出来呀!我一进他房间里就感觉到了一股血腥味,那真叫人恶心.我仔细找了那个味道的源地,那东西是用一个牛皮袋子包着的,我小心而又恐惧地打开了它.你猜我看见了什么?那里包着的是两把刀,上面沾上了暗红的血迹!当时我就想那该不会是人血吧!这就叫我联想起了3天前晚上发生的血案,我越发地感到恐惧,希望能马上离开那个房间.但又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那时只顾着检查他房间里的东西,我回过头来一看,没想到罗纯方竟然就站在我的身后,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昨天他竟是提前回来了!他两眼死死地盯着我,我也转过身呆呆地望着他,他像个僵尸,直挺挺地站在我的眼前,我看着他那恐怖的眼神,全身冒冷汗,头脑眩晕,似乎就要昏过去了.但他似乎也不比我好多少,他全身发抖,脸色苍白,也表现出来恐惧而又慌张的样子.随后,我们僵持一会儿,不多时他飞快地跑到我面前,我立刻呆住了,他赶忙从我手中抢走了那个血腥的袋子,我不敢跟他抗争,我实在怕他会伤害我的性命,只得老老实实的看着他.他看了看手中那打开过了的袋子,显得更加恐惧了,手中牢牢地抱紧袋子,身子慢慢地往后移.最后,他骂了我几句,并叫我马上滚开,我以前从没见他这样,但既然他不想杀死我,我便赶紧冲出了那个危险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