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去朝圣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30浏览次数:

在我看来,朝圣,便是向着心中最渴望的那个地方走去。你可以三拜九叩,也可以喃喃圣语,管他圣经还是心经;你可以默默祈愿,求菩萨宽容仁慈庇佑你,也可以只是祷告,让上帝看看人世间又多一个痴汉。

无非就是想出去走走,却偏要为行走找个理由。如果我说不呢?我只是想。

如果你渴望,它就被赋予意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土生土长在中国的西南端,对东南亚总是有种莫名的朝圣感,偏执,欲望强烈。都说云南是少数名族聚居的地方,那从这里来的姑娘是不是都如我这般心胸宽广能装下大半个太平洋?是不是都如我这般豪情万丈想“征服”整个东南亚?嗯,别管我,这只是情怀主义者的情怀在隐隐作祟。

还记得高三结束的那个暑假,第一次踏过北回归线来到23°26′线以南。不知道为什么毕业之旅会选择西双版纳,想看大象?刀刀说依你的情怀来看,怕是只想看版纳小伙子拖着人字拖骑着小摩托在澜沧江边叼着酒瓶子。我说我怎么会选择这么低级的精神需求,我是来朝圣的。嗯,朝圣。刀刀说,装B狗。

因为不喜欢为行走找理由,所以每去一个地方我都对身边的人说我是去朝圣,不是去看什么小伙子,不要再让任何“少年”“男人”“小伙”等雄性词眼来玷污我纯粹的心了。通常他们会说,你打着宗教的名义赤裸裸耍流氓是对上帝的大大大不敬,他会派折了翼的天使来带你走的。我说我不怕我还可以求菩萨。

记得在版纳最浪荡的时候就是每晚吃了饭到澜沧江边烧鸡喝啤酒捡石头。刀刀一边烧鸡一边洒着不知名作料,我说你怎么着都得确保这鸡入得了口。她边扇扇子边谄媚地笑说傣味,傣味,正宗傣味烧鸡,你见过哪位傣族人民是热情为你们这些傻B游客服务的?傣汉一家亲。来,你给尝尝。我说要我尝可以,你先到夜市上给我买个菠萝饭去。

一步一踢石子地在澜沧江边走,你可以看见有很多情侣上一秒还在拥吻下一秒就被狂飙的摩托车排了满嘴尾气,还可以看见很多无知少年两两对立操着家伙企图只用气势不动武力就完爆对方,当然,最多的还是穿着花式裤衩皮肤黝黑的版纳小伙要么叼着烟要么摔碎酒瓶子。我说,版纳人民真性情,刀刀说,只要你嗨就有劲。

我说江边能有烟花看吗?

烟花?这么俗气的东西咱版纳不提供的。我们有的是水灯。

我这不是想应应景吗?多少青春小说、电影里不都是男女主角在江边看烟花吗。如果能,我想装装B。

我带了窜天响,冲天炮,来放。

沉默三秒,我说我们还是去放水灯吧。

拿到录取通知书,我已经确定要去长沙,而刀刀留在云南。啃烧鸡的时候,我偶尔会想起高三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上自习的日子。那个时候班主任突发奇想,在班上搞了个什么进步一帮一的活动,大致意思就是成绩不太好的同学可以向成绩靠前的同学“拜师学艺”。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刀刀找到我说有意愿帮咸鱼翻个身吗。看着她那一头自然卷,乐呵了三秒,说没问题啊锅铲给我。于是我们师徒的组合名就叫做咸鱼。

从那个时候起,刀刀就总是师父、师父的叫我。我说你是八戒还是悟空。去,给我买瓶酸奶去。

那个时候为了去看一个理A班的男生,我经常吃完晚饭后拉刀刀去汇文书店,买笔买书买杂志。通过消费制造偶遇,也算是拉动内需了。

有意思吗?不就是个小白脸,值得你这样天天耗时耗力耗金钱的吗。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听我的就行,去不去。

吐出一块鸡骨头,我看向正在舀菠萝饭吃的刀刀。我们去放水灯吧。好。

水灯里的祈愿条,我没求天降桃花,也不求心想事成,只是简单写着“但求心安”。

穿梭在版纳大大小小的佛寺,学着当地人双手合十口中喃喃细语。不知道自己拜的是哪个菩萨哪个佛,只是在神明面前,所有的不正经都应该被收起,肃然起敬。

忽然觉得自己像个教徒,虔诚又认真。尽管这样的朝圣不基于信仰,却是心之所向。

刀刀说逛完我们傣王的御花园(曼听公园),你应该去看看总佛寺,傣语称“洼巴洁”。我说好,那你带我去看看。

迈进佛寺门,是一尊又一尊金灿灿的佛像。除了黄色,最多的还有白色。我说你看那座塔好矮,下面圆滚滚的上面却是尖的,整个都是白色的。刀刀说看你没见过世面那样,我们信仰的是小乘佛教,佛寺里的建筑,佛塔,佛像,都是一股东南亚味。

我说原来是这样。虔诚地对那尊长了尾巴的菩萨拜了三拜。对于一个情怀主义者来说,不管菩萨什么样,都要用敬畏的心平等对待不是吗?

说不出为什么,明明是个对什么都不太留恋的人,却有种想一直都待在版纳的想法。大概是这里的空气很黏很湿润,大概是这里的天比较高比较蓝,也可能是因为这里多了一条奔腾不息的江,流过中国流过东南亚。

现在的我偶尔会怀念版纳江边夜市的菠萝饭,啰啰冰屋的苹果派,澜沧江边的傣味烧鸡,香茅草烤鱼,还有那些不太好看的石头,叼烟的少年,以及被摔碎的啤酒瓶。

就像我总把行走上升到朝圣的高度,怕也只是为了赋予一场旅行独特的意义。毕竟说走就走太难,好多东西会困扰你,资金、时间、旅伴、难以下定的决心。如果把它说成朝圣,是不是能够丢掉这些凡俗,说走你就真的走了。

在离开版纳的那天,我和刀刀说,我们一起去柬埔寨吧,去暹粒看看吴哥窟。她说好。

去朝圣。去看看古老的寺庙、深刻的浮雕,千年古树、百年石木。去好好看看澜沧江的尾巴,去认真了解什么是小乘佛教,去一个菩萨一个菩萨虔诚地拜,然后一一说出他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