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回归

作者:发表时间:2015-06-25浏览次数:

六月的脚步走近,树上响起了蝉鸣的声音,太阳也开始嚣张地释放着他的能量,企图让人们臣服于他的光芒之下。

教学区一如既往的安静,时不时听见模糊的老师讲课的声音。这所重点高中位于城乡结合部,通俗点讲,就是出了校门找不到任何娱乐场所。这所高中的学生基本上都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但这所学校中也有这样一群与众不同的人,小风就是其中一个。

站在高三(8)班的前门口,面向教室45°看去,视线穿过一摞摞书本,便可以落在一个瘦瘦的身影上,他就是小风。小风并没有特别与众不同。他很多时候还是像普通的学生一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尽力争取一切荣誉,唯一一点特殊的就是他的活动时间和其他同学不一样,而且他也很少讲话,也可以说,是不讲话。因为小风又瘦又高,便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靠近窗户的位置。从后门窗户往教室里看,那是一个死角,就算上课,老师的目光也不会停留在那里超过三秒。

中午12:00左右,小风突然觉得肚子饿了,便抬起头,放下书本,准备去食堂吃饭。这个时候,大部分同学都应该吃完饭回寝室休息了,教学区的走廊上早已没有人了。走在空无一人的楼梯上,小风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天气太热,谁也不会无聊到在太阳底下散步,小风迅速穿过教学楼,进入食堂。现在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食堂的大叔大妈们都聚在一起聊天,小风笑着凑上去。“怎么又这么迟来吃饭啦?”“你这臭小子,又不好好吃饭了!”大叔大妈们看到小风来了,就都停下来了,责骂中透着掩藏不住的疼爱。小风挑了一个电风扇底下的位置坐好,不一会儿,一碗牛肉面就端了上来,小风对大妈笑了笑,便低头开始吃,大妈慈爱地摸了摸小风的头,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吃完饭后,小风也不知道去哪里,便打算去趟书店。书店里新进了不少杂志,但小风不喜欢看这些杂志,他更喜欢各种理科试卷,每当他把试卷填满时,他的内心才会出现少有的愉悦。走出书店,碰见几个同学,小风只是笑了笑打招呼,全程并没有说一句话。

感觉从一年前的那件事情后,小风便很少说话了。本来小风的家庭环境挺不错的,人也开朗阳光,弹得一手好钢琴。但就在一年前,小风爸爸在出差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当场死亡,一家人得知后,伤心欲绝。不过,不到一个月,小风的妈妈便改嫁了。这件事情对小风的打击很大,好像就是从那时开始,小风变得不再阳光,不再善言了。小风的爸爸出事后,小风的奶奶便在小风现在就读的高中食堂工作。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小风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在食堂也干不下去了,现在一家人的生活全靠小风妈妈每个月给的生活费和奶奶做手工挣的钱来维持。学校食堂的大叔大妈们都知道小风家的情况,都对小风很好,再加上小风学习成绩好,都把他当孙子看待。

刚开始,同学们和老师都不习惯小风的改变。有时候,同学问小风理科问题,小风只是笑着把过程写在草稿纸上,不说话。有时候,老师上课让小风回答问题,小风也只是低头,不说话。慢慢地,同学们习惯了看着小风的草稿纸理解问题,老师也习惯了上课不叫小风回答问题。就这样过了一年多。这一年多中,小风没有参加任何活动,只是一个人做题,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寝室。小风的笑代替了小风所有的语言。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小风的成绩比以前更好了,经常是年级前几名,可能保送重点大学,但是,保送的要求还要通过面试,而小风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通过面试。为此,班主任多次和他沟通,换来的依旧是小风不变的沉默的笑。

今天是星期五,下午上完两节课就可以回家过周末了。因为马上就可以回家了,班上的同学都很兴奋,下午的化学课也没多少人听,而小风一如既往地坐在最后一排安静地听着。小风就是这样一个能让人感到宁静的人,仿佛看破了这些纷纷扰扰。

下午回到家,依旧是那个家,却少了以前那份欢乐和幸福。时间过了很久,但是家里的那种压抑的氛围却怎么也消散不了。小风的奶奶看见孙子回来了,脸上显示的尽是笑意。“小风,回房间休息下吧,吃晚饭了奶奶叫你。”小风奶奶对于这个孙子是万般的心疼和宠爱。“嗯。”也只有对自己最亲的奶奶,小风才会说出一两个字。奶奶看着小风进入房间,挥了挥衣角,抹去眼角的眼泪,“哎,我真是年纪大了。”说着,摇摇头,进入厨房,为孙子准备吃的。

进入房间,小风就倒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一年多了,每次回到这个家都有种窒息的感觉。没过多久,小风就又坐起来,整了整头发,认真地坐在书桌前,拿出今天中午刚买的试卷,仔细地运算起来。

时间在笔尖流逝,当小风快要做完一张理科试卷的时候,奶奶的声音响了起来:“小风,吃饭了。”小风正在解题的关键步奏上,便没有理会奶奶的叫声。过了好一会儿,奶奶见小风还没有出来,便悄悄地进入小风的房间,看着小风的背影出神。每当看到小风认真做题的背影,奶奶总是很欣慰,上天带走了她的儿子,却给了她一个优秀的孙子。奶奶每次就是这样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看着,仿佛孙子就是她的全世界,其余的什么都不存在了。

小风终于做完了这张试卷,放下笔,回头,看见奶奶正看着自己,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笑了,起身,搀着奶奶去客厅吃饭。

吃饭的时候,奶奶更多的时间是用来给小风夹菜,饭桌上很安静,奶奶安静地夹菜,小风安静地吃菜,好像从一年多以前那场车祸以后,家里的饭桌上就再没出现过欢声。小风安静地低头吃着,奶奶看着孙子,心里不觉想起上次小风的班主任老师找自己聊天的事情。

三天前,奶奶接到班主任谢老师的电话,希望她再去趟学校。自从爸妈离开后,奶奶不知去了几次学校,都是因为小风的说话问题,这次又是这样。到了学校,见到了谢老师。谢老师热情地扶奶奶坐下,奶奶先开口了:“谢老师,是不是又是因为小风不和别人说话啊?”谢老师笑着坐回自己的位置,语气中有点无奈:“哎,小风要升学了,小风的成绩很优秀,可以保送大学,就是不用考试,直接上好的大学,可是事先要面试,小风这样不说话,只是笑……”奶奶坐在老师对面,听了老师的话,有点尴尬,竟有点脸红了,像是自己犯了错一样。“老师放心,我会尽力让小风说话的。”这句话每次都说,现在连奶奶自己都不相信了。奶奶没坐多久就离开了办公室,顺道又去教室看了看小风。小风还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写作业,高三真的是有写不完的作业啊。

“小风,谢老师又让我去学校了。你知道她说什么了吗?”

小风拿着筷子的手停了一下,又恢复正常。

“她说,你可以什么保送进大学,奶奶不知道保送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这样对你好。可是老师又说要和大学的老师谈话,你这样不说话,可能不行。小风,你还是要这样吗?”奶奶看着小风低下的头,脑袋上的短发像刺猬一样。

小风低着头不说话,就这样好像只过了几秒,而奶奶却觉得过了很长时间,奶奶有点紧张,有点期待,她多么希望小风能突然抬头叫声“奶奶”,可现实是,小风抬了头,却依旧是笑了笑。奶奶有点失望,但她却第一次看到小风笑着的时候,眼角渗出泪水。奶奶有点难过,她不想强迫自己的宝贝孙子,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的孙子值得她留念了。

吃完饭,小风照例回到自己的房间,奶奶在厨房洗碗。洗碗的时候,奶奶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去改变一下。

这个周末很平常,除了吃饭上厕所,小风基本不出房间门。周末很快就过去了,小风又要回学校了。小风不会像别的同学一样,不想回学校,只想待在家里,小风觉得待在家里和在学校里没什么区别。

回学校的下午,天下起了雨。小风没有带伞,路上又没有认识的同学,幸好离寝室不远,只能跑回寝室。春天的雨不大,小风跑回寝室身上也没有全湿。换了一身衣服,用毛巾擦了擦头发,便整理书包去教室上晚自习。

下午,小风离开家后,小风奶奶也出门了。天突然下起了雨,小风奶奶担心小风淋雨生病,但她又估计了下时间,小风应该到寝室了,一颗心放了下来。奶奶没有带伞,便躲进路旁的超市躲雨。雨一直在下,不大,没有停的意思。奶奶觉得时间不早了,又冒雨在街上走。

舍不得坐车,奶奶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新化家园。这是一个不大的住宅区,奶奶没花多久的时间便找到了她所要找的单元楼。上楼,敲门,门开了,一个40岁左右的女的开了门。

“妈,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擦擦脸。外面下雨了,怎么不打伞啊?志辉,妈来了。”这个妇女便是小风的妈妈,在小风爸爸去世一个月不到就改嫁的人。外人眼中,她应该不是一个好女人,丈夫去世立马改嫁,其实,这其中的心酸又有多少人知道。

“慧慧,小风他……我想请你帮帮我。”奶奶站在门口,不好意思地搓着手。奶奶知道这个儿媳妇已经不是他们家的人了,她不怪儿媳妇,她知道慧慧这样做也是有苦衷的。

“小风怎么了?妈,快,进来再说。”说着,把奶奶拉进房间。

这时,房间里出来一个人,不过不是走出来的,而是坐着轮椅出来的。“呵呵,阿姨,您来了。我行动不便,照顾不周了。”这就是慧慧的新任丈夫——志辉。

“志辉,注意身体啊。”奶奶看着轮椅上的中年男人,想起当初的种种,心里一阵酸楚。

“知道了,阿姨。”

“妈,小风怎么了?让您亲自跑一趟。”小风妈妈端着水递给奶奶。

“小风的老师说,小风再不说话就不能进好的大学了。”

“小风的成绩不是一直很优秀吗?”

“老师说好像有什么保送的名额,如果小风不说话,就不能保送了。”奶奶说着说着有些着急了,眼睛都有点红了。

小风妈妈不说话了,她一直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小风,可是,她心里也苦啊,但为了小风,这点苦又算什么。

“慧慧,要不你明天去看看小风吧,小风这样子,哥在天上看了也不会开心的。”志辉看了看慧慧,这个他爱了将近20年的女人。

“哎,我明天就去看看小风。”说完,大家各怀心事地坐在那里,谁也没再开口。

“我也该回去了,就不坐了。慧慧,小风的事,算我求你了。”

“妈,你怎么这样说,小风他也是我的儿子啊。”

“那今天我先走了,志辉,慧慧,再见了。”奶奶说完了走出了门。

回来的路上,因为小风妈妈的话,奶奶的心情轻松了许多,步子也轻盈了。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奶奶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习惯了这个冷冷清清的家,或者应该称作是房子。奶奶没吃晚饭,回到自己的房间,翻开压在枕头旁的全家福。那时候,老头子还在,小风也小,一大家子在照片上很开心。后来,小风长大了,老头子走了,四口人也过得很开心。现在,儿子儿媳妇都走了,只剩下小风和自己,两个人过得……奶奶看着一张张过去的照片,这些照片在最近的一年里不知道被翻了多少次,每次到最后,奶奶都是两行清泪止不住。

天完全黑了下来,奶奶在厨房里煮了点面条准备当晚饭吃,因为想着事情,面条有点糊了,奶奶匆忙捞出。希望慧慧能让小风你开口吧,奶奶一边拿着筷子拌着面条,一边默默叹气。

星期一,天气晴朗,上午9:30照例在操场上升旗。小风妈妈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学生代表发言这一项。队伍中的小风低着头,看不清他是在认真听,还是像大多数同学一样只是在发呆。班主任谢老师拉了一下小风,把他叫出了人群中。“小风,你家里来人了,回去一趟吧,接下去的两节英语课都是讲练习,如果有不清楚的,下午回来再来找我吧。现在就去校门吧,她在那里等你了。”小风听不懂谢老师说的话,家里来人了,家里除了奶奶还有谁会来。疑惑归疑惑,小风也不问什么,冲着老师微微一笑,小步跑向校门。

校门外没有那个年老的身影,只看见一年多未见的那个记忆中并不陌生的面孔。小风明显停住了,并没有跑过去,也忘记了笑。

“小风,过来吧,我已经帮你请了假,高三太辛苦了,我们出去放松下吧。”这个面孔属于小风的妈妈。对于这个妈妈,小风说不上是什么感觉。说是爱,但是她抛弃了自己;说是恨,但她也给了自己很多美好的经历。

小风坐上了妈妈的车,也没有笑,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无关。妈妈也坐回车上,看了看小风,笑着帮他系上了安全带,小风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看着这个所谓的妈妈,略带苦涩地笑了笑,一句话没说。

车子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驶,两旁的风景在迅速变化,终于有了一所城市的样子。小风不记得上次来闹市区是什么时候,虽然家住市中心,但每次回家都是待在家里不出门。真的很久没来了,小风看着两旁陌生但又有点熟悉的景象,内心感叹。

车子停在了一家蛋糕DIY的店门口,因为是星期一,所以停车位并不紧张。小风和妈妈下了车,妈妈热情地拉着小风进去,小风有点不适应这种感觉,但又不好意思拒绝。

小风的思绪回到一年多以前,在爸爸还没有离开的那个17岁生日,也是这样,小风妈妈热情地拉着小风,只是现在,爸爸不在了。想到这里,小风的鼻子有种酸酸的感觉。那是第一次一家人一起做蛋糕,小风不会做,只能在一旁看着爸爸妈妈动手,帮忙递东西。还记得,那个蛋糕,是圆形的,上面那句生日快乐是爸爸妈妈一起写的。最后,一家人还请了当时的店员拍了照片纪念的,如果没记错,那张照片可能还贴在手工店的墙上。

小风被拉着走进店里,还是坐在那个位置上。店员还是一年多以前的,左侧的墙上仍然挂着那张照片,只不过仔细看,那张照片比旁边的照片更鲜艳一些。

“小风,我们再做一次蛋糕好不好,妈妈教你做。”妈妈笑着对小风说,眼里充满了宠爱。

小风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愣愣地看着妈妈做,一步一步,渐渐地有了蛋糕的形状。妈妈一边做蛋糕,一边告诉小风怎么做,但小风一直在发呆,至于在想些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小风,你知道吗?我和你爸爸希望你一直快乐下去,不要因为我们而让你不开心,如果我们的决定让你不开心,你一定要原谅我们。我们是真的希望你开心的,而不是想现在这样……”妈妈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