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新生(一)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31浏览次数:

春日和煦的阳光在医院的外墙投下斑斑驳驳的阴影,向走廊尽头的玻璃窗望去,那块方形的亮色带着点刺眼的眩目,让他禁不住移开视线。然而转过头,眼前又是那扇熟悉又陌生的门。他盯着那扇门看了一会儿,感到十分别扭。因为前两天它还是随时为他敞开,此时却骄傲地紧闭起来,连带着他脑中绷得紧紧的弦。他捻了捻鼻尖上因为紧张冒出的汗,记不清是第几次跑到那间产房门口,踮起脚努力打探里面的情形。

今天对老李家来说是个大日子。老李一大早就爬了起来,急急地打扫屋子,喂鸡喂鸭。他老伴起得比他还早,他提着垃圾出门时,才看到老太婆从那条弯弯曲曲的小道走来。他也不奇怪,等到她走近了问一句:“见过娘娘了?”老伴提提手中的金黄布袋:“给老爷娘娘上了香,上了贡品,庙里的师傅说啦,今天日子好着呢,准得生个大胖小子出来。”老李生得严肃的脸上隐隐泛出一丝笑意,也不答话,只是点点头。

走廊里的人多了起来。他看见像他一样焦灼的年轻小伙,絮絮叨叨的老人。他觉得这些人都如同周围白得单调的墙,是布景,唯有时不时走过的护士和医生是真的,有意义的。每当有个医护人员从眼前走过,他都要仔细观察他们的脸,仿佛那扇门内的情况就写在他们脸上似的。

“志鹏!”他站起身,迎向喊着自己名字的丈母娘和小舅子。边伸手接过丈母娘手中的保温餐盒,边安抚着老人坐下。“拿好了,那里面是鸽子汤,我五点钟爬起来买了新鲜的鸽子炖的,炖了三个钟头,营养全在汤里了”,丈母娘爬了四层楼,虽然还带点喘气,精神倒是很好,俨然一副指挥大局的模样。“哎呀,真是辛苦妈了。”他顿了顿,“也不知道雅心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这都等了半天了。”“莫急莫急,生小孩不好急的,才8点多钟,还有的等呢。”“志鹏等着抱儿子呢,怎么能不急。”小舅子看他心神不宁,有意打趣道。

“还是小媳妇争气,总算要给李家添个孙子了。”老李两口子心不在焉地剥着黄豆,四只耳朵都支楞着等待电话铃声的响起。“这次应该是孙子了吧。”“哎,肯定是。我早就看过了,雅心肚子尖尖的,那小人又特别会动,师傅也说了是孙子。”“咱们李家连生三个孙女,这回可得添个男小囡了……”话音未落,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生孙子了!还不摆桌酒庆祝庆祝?”老李赶紧迎出去:“嗨,这还没消息呢!”“错不了,肯定是孙子!我可等着吃酒啊!”“好好……”老李笑呵呵地走回屋子:“老太婆,亏得今天多买了菜,这不,还没生呢,要饭的都来了!”他老伴也笑了:“还说呢,不是你早先在村里逢人就吹要有个孙子了么?”

他焦急地把脸贴向产房紧闭的门,屏息凝气地倾听里面的动静。一个护士举着托盘急匆匆地跑过,他刚想叫住她,她已经进了不远处的一间病房。“志鹏,过来坐着吧,你走得我头都晕了。”丈母娘说是这么说,自己却忍不住走到病房前四处张望。他走回座位,看到小舅子也带了点倦容。等待果然是最累人的事,尤其当产房里躺着的是你的至亲。

他总感觉坐不住,仿佛一颗心被吊在半空中,整个人都踩不到实处。不远处的墙上挂着的那面钟不紧不慢地走着,然而它每走一步,他胸中闷闷的不安与焦灼便增加一分。偏偏旁边的几个中年妇女还在这时候叽叽喳喳,讨论起了生孩子的事。他听到她们说分娩时的痛苦和种种凶险,只觉心惊胆战。因了这是完全陌生的领域,便更加难辨真假。

突然,仿佛是静寂苍穹蓦得划过一只鸿雁,他隐约听见一声婴儿的啼哭——细弱的、短暂的,到他耳中却如同春雷,打得人惊喜地战栗。那扇门还没开,但他已经有所预感似的,紧紧盯住它不放。真的是——他看着门缓缓打开,只觉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仿佛灵魂出窍,他迈不开步,看着护士走出来,摘下口罩,那几秒竟有那么长。护士开口说话了,她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