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欢迎光临心愿杂货店

作者:发表时间:2015-07-31浏览次数:

欢迎光临心愿杂货店

                      欢迎光临心愿杂货店

                                                         作者:蒋玉兰

  清晨,当太阳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大地时,心愿杂货店就已经开张了。

 “欢迎光临心愿杂货店,只要您愿意,您可以在这里得到任何您想要得到的东西。”美丽亲切的女店主站在柜台,友好地对推门而进的男人说道。

 “我要退货!”男人一脸不满的样子。

 “哦?您是说......您想要退货吗?”女店主微微挑了挑眉毛,似乎感到十分诧异。

 “我就是要退货,要是不给我退货的话我就去工商局检举你们!”男人不喜欢店主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于是粗声粗气地吼道。

 “您误会了,我只是向您确认一下您是否真的想要退货。”女店主依然十分有礼貌地回答。

   男人不满地哼了一声:“我非常确定肯定我是想退货!”

  女店员了然地点点头:“好的,那我要向您核实一下货物的使用情况。”

  据眼前的这个男人透露,他买了一款名叫“心愿瓶”的东西,那是一只圆筒状的瓶子,颜色五彩缤纷甚是好看,它的作用是“可以实现使用者最大的愿望”。

  “可是你看我现在,三十五岁了还只是个小助理,天天被别人欺负,每月的工资除去房租伙食费什么也不剩,这么失败的人生,这是哪门子实现我最大的愿望了!”

  女店主礼貌友好地表示绝对会为产品质量承担责任,不过,却需要先走比较复杂的程序。

  “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在本店购买的此款产品呢?”女店主问道。 

  “什么......时候......这个我不记得了......”男人有一点心虚,他手里的心愿瓶看着的确有些年头了,他怕不给退,于是态度更加强硬,“不过你还是要给我退货!”

   “唔......既然您这么坚持的话,那我们这就出发吧。”女店主走出柜台,来到男人面前,近看能发现女店主真得很年轻,有一张美好的不真实的面容。

  “出发?去哪儿?”男人皱了皱眉。

  “当然是去您居住的地方了解一下真实情况了。”女店主笑吟吟道。

   男人不满地吼道:“我都说了我要退货!你直接给我办理退货手续不就完了?”

   “不好意思,这是退货手续的一部分。”女店主不由分说地抓过男人的手就向前走去,一阵白光闪过,她的肩上忽然生出巨大的白色翅膀。

    白色的翅膀突然拍打起来,卷起一阵强风,须臾,男人就飞到了半空中。

  “哇呀!我怎么飞起来了!”俯瞰着整个地面,男人又惊又怕,不由喊了出来。

    他们并没有飞多久,就来到一个出租房里。那是一个三十平米左右的小房子,狭窄而微微零乱,小小的客厅里有张小小的玻璃桌,钱包信用卡什么的都胡乱堆在上面。

    这便是男人的家。

  “唔......三十平米的小房子啊,的确......混的挺惨的......”女店主若有所思道。

  “......你真得不用特别强调......”男人觉得很没有面子,只能有气无力地嘟囔道。

    女店主一招手,钱包就有了灵性似地飞到了她的手里,她边清点着里面的东西,边喃喃:“嗯......银行卡里几乎没有余额,看来您果然没有撒谎呢......”

   “都说了这种事情不用强调的!”男人有些气急败坏。

    女店主扫视了周围,突然发现厨房里站着一个穿着围裙的黑长直女孩。

    感觉到女店主审视的目光,男人冷冷道:“那是我老婆,不过也快分了。”

   “为什么?”女店主不解地蹙起眉头,“那位女孩笑声清脆面色红润,身体很健康性格很爽朗啊。”

   “哼,整天在家里游手好闲,什么活也不干,也不出去找份工作......”男人似乎越说越来气,“谁养的起啊!”

   听完这话,没再说什么,似乎是陷入了某种不可名状的思考,过了会儿她抖了抖肩上的翅膀:“那么,核实完毕,我们去走下一道程序吧。”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男人立刻就被抛上了天空,只剩下不满的吼叫响彻天际:“你飞之前能不能先说一声啊!”

   再次着陆,男人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自己正身处心愿杂货店门口。只是这个杂货店跟刚才自己进去的时候有点不同......似乎......要新一些的样子......

   “我们回到杂货店了?”男人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们的确是在心愿杂货店,”女店主神秘地笑了笑,“不过,是十年前的心愿杂货店。”

   “怪不得我看着有点奇怪......”男人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而后反应过来,“话说我们来十年前干什么?”

   “既然想退货,当然要了解买下产品的时间了。”女店主说的很理所当然。

  “我是十年前买的这东西?我怎么不太清楚了......”男人挠挠头,确定自己记不起来了,脸色一片茫然,“话说我为什么要买这个东西?”

   正这样说着却见一个年轻男人走进了杂货店里,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年轻男人正是十年前的男人,此时,他才25岁。

  “嘘......你仔细看。”女店主指了指杂货店,示意男人噤声。

    朝阳的光线将心愿杂货店渲染的梦幻而美丽,年轻的女店主笑意满满,抬头凝望着推门而进的客人。

  “欢迎光临心愿杂货店,只要您愿意,就可以在这里得到任何您想要得到的东西。”女店主礼貌友好地如是道。

  “老板,我想买一个能够实现心愿的东西。”年轻的男人有些羞涩地开口。

  “唔......这个‘心愿瓶’怎么样呢?”女店主拿出一个五彩缤纷的瓶状物体,“这个可以实现你最大的心愿。”

   年轻男人接过“心愿瓶”:“嗯......看起来还不错,不过真的能够实现愿望吗?”

   “理论上来说是的,”女店主十分亲切地说道,“只要您不中途反悔退货的话。”

   “我绝对不会反悔的!”年轻男人语气坚定。

  “好的,那请问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呢?升官?发财?还是长生不老?”女店主依然微笑着,她见惯了许愿的客人,他们费劲千辛万苦,追逐的大都是如此。

  “我......我只想要她一辈子都能健健康康......”年轻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开开心心地对我笑......”

   女店主微微有些讶异,她真得没想过年轻男人的愿望竟然是这个,不由重复道:“她?”

   “她是我的恋人,她......得了很严重的病,是会死掉的那种病......”年轻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一阵哀伤,“我想让她好好地活着,重新变得开心起来......只要她能好起来,我一定好好宠着她,什么活也不让她干......”

   “嗯,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那么......您愿意用什么作为交换呢?”女店主亲切地问道。

    年轻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讶异:“交换?”

    “心愿杂货店不收钱这种东西哦,”女店主很好脾气地解释道,“只要您愿意用您拥有的东西来交换,就可以得到任何您想要得到的东西。”

    “我好像什么也没有啊.....”年轻男人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来,“那......我能用我未来的事业交换吗?虽然现在还不成什么气候......”

    “您可要想明白啰,货物一旦出柜,就意味着您在得到某物的时候失去了某物,虽说是可以退货啦,但是逝去的时光可是不会回来的。”女店主很好心地提醒道。

   “嗯,我想明白了,”年轻男人的眸子熠熠生光,“给我‘心愿瓶’吧。”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女店主试探着问道。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年轻男人坚定地回答。

  “好的,给您心愿瓶。”女店主将东西包装好递给年轻男人,“只要你想要退货了,就随时可以来哦。”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退货!”年轻男人的眼里闪烁着光彩。

    女店主和35岁的男人看着这一切,直到年轻的男人彻底消失在他们的视野。

    女店主露出礼貌的微笑:“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回去正式办理退货了。”

   说着就要展翅起飞。

  “我......我不退货了。”男人轻轻地开口,眸里闪过一丝光彩。

  “客人,您真的很任性哎。”女店主佯装生气地挑了挑眉,“我再给您最后一次机会哦,请您想清楚到底要不要退货。”

   “真的......不用了!”男人展露出一丝微笑,“当初我就是为了她的健康才交换了自己的事业......如今,虽然我们之间产生过很多矛盾,但是一想到她会死,我就......”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女店主依然笑眯眯的,似乎在试探,又似乎是在确认什么东西。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男人缓慢地说着,像是下了什么决定。

  “好吧,那请您记住,您的退货次数已经用完了,下次就是想退货也不可能了哦。”女店主礼貌地提醒道。

  “嗯......好的,我想我有自信不来退货......”

   “那么我这就送您回去。”女店主展开翅膀,瞬间男人再次临空云端。

  “都跟你说了不要突然就起飞啊!”湛蓝的天空上,传来男人的咆哮声。

   又是一个明朗的早晨,心愿杂货店在朝阳的光线下显得格外熠熠生辉。

  “欢迎光临心愿杂货店,只要您愿意,您可以在这里得到任何您想要得到的东西。”女店主十分礼貌地冲着推门而进的女客人微笑道。

   那是一个身穿花裙子的黑长直女孩,有着明媚的眸子和爽朗的笑容。

  “请问......有没有能够实现心愿的东西呢?”女孩忐忑不安地看着女店主。

   女店主拿出一个圆筒状的瓶子,瓶身五颜六色煞是好看:“你看这个‘心愿瓶’这么样?”

  女孩点点头。

  “那,请问您的心愿是什么呢?”

   “我希望......我老公能有自己的事业......”女孩眸里的光华一点一点黯淡下去,“他已经三十五了,还只是个小助理,经常被欺负,每当看到他一身疲惫地回家时,我都会很心痛.....”

   女孩的眼睛,那波光潋滟的哀伤刺痛了女店主的眸子。

   “可是......他不是要跟您离婚了吗?”

    “嗯......虽然是这样,但是......是我拖累了他,我以前身体不好,不能工作......”女孩微微笑了笑,眸里尽是歉疚,“现在......明明知道他压力很大薪资有限,却只是想一心一意照顾他的生活......明明我应该分担一下他的压力的......”

   女店主只觉得心里一涩,面上却还是不露分毫:“那么,您想用什么来交换呢?”

    “交换?可我什么也没有啊......”女孩茫然地看了看女店主,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眼里瞬间充满了雀跃和兴奋,“你看,我的健康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