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亦风亦雨

作者:发表时间:2015-07-25浏览次数:

旧了的日子,是有颜色的。或灰暗,或明丽。但,注定是有颜色的。

那年,匆匆。

总以为,受过伤,会很快地忘记。哪知结过痂后,印记依然,如此清晰,仿若四季轮流,隐隐作痛。

相识,诡异;相知,短暂;相念,却不易。

一切看似自然的现象,却是那样的纠结。当那股南下淘金的潮流,冲击大江上下的时候,亦风已经稳稳地在南方这个城市的一隅两年了。混的还不错,已经坐在销售部老大的位子上了。说来好笑,一次在商场买东西付款的时候,居然钱包没了,那个尴尬劲呀。

售货小妹微笑着问:“先生,还要这些东西吗?”

“要的,一块结帐吧。”突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亦风转过身一看,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站在他后面,替他结了围。白色的上衣,蓝色的长裙,淡淡的容妆。

“谢谢你,多谢!”亦风连声说着。女孩付过钞票后,挥挥手,走了,如一阵风。

邂逅,总是那样的美丽,也总是那样的不尽如意。

冬日的一个子夜,亦风和好友宵夜后,走在回去的路上,却被一群巡逻的人员以没有暂住证为由,带到了派出所,关进了一间大屋子里面,里面一盏昏黄的灯泡,忽明忽暗地发出冷冷的光芒。里面有好多男男女女,估计都是没有暂主证。抽烟的,聊天的,吹牛的,热火朝天。有些人,甚至小便都在里面,真的郁闷。几个黄毛绿发的崽子大声的喧哗着,放肆极了,有的女的浓妆艳抹,画的跟鬼似的,嘻嘻哈哈。

突然,眼前一亮,一个熟悉的身影闪现。还是白色的上衣,仍是蓝色的长裙,淡扫娥眉,是她!怎么也被抓进来了呀?难道是风尘女子?

曾经不止一次地听人说起,南方很多外地的女子,在这个城市里做风尘生意。“嗨,我们又见面了!”亦风走了过去。

这个女孩,站在一个角落里,不言不语,静静地,仿佛这个嘈杂的空间与她无关。她听见说话,淡淡地看着亦风,笑了:“真巧,你也来了?”

“吃夜宵的时间,哪想着要带暂住证呀。这不,倒霉鬼催的,不是被抓进来了吗?只有等明天早上工厂的人保释回去。唉,那些人呀,即使你有证件,他们也会当你无业游民的,说白了,不就是多捞点年终奖吗?没有办法,谁让我们在他们的城市生存呢?”恨恨地发着牢骚,像是和老朋友聊天一样。

她笑了,“你进过派出所吗?”

“没有,怎么了?”亦风诧异地问道。

“这不就对了嘛,什么都有第一次的呀。再说,外来人口那么多,打架斗殴,偷杀抢劫,事情随出可见。你不是刚来南方吧,你看大街上,抢包的,飞车党。还有,抢女子首饰的,硬生生地拽,把耳朵都撕裂的都有,那个鲜血流的,吓死人。他们不管理的严点,行吗?”她还是微笑着,给人春天般的气息,仿佛这里不是关押人的地方,像极了公司新挖的一个池塘,流水潺潺,绿草如茵;又若,桃花盛开的园林,鸟儿乱鸣,清新怡人。

“那你怎么进来了呢?”亦风好奇地问,有点不好意思,“不可以说,就不要说。”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她幽幽地看了亦风一眼,抬头看向窗外的夜色,迷蒙的样子,带者淡淡的忧伤

“老想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想问你了。可是,还不知道你的芳名呢?”连声说道。

“怎么那么好奇,是因为我帮你解围了呢,还是另有企图?”她将目光撩回,直视着亦风:眼前这个帅气的大男孩,此时真的可爱!“就知道你想问,所以当时没有给你问的机会。我叫亦雨,你呢?”

“我们是一家的呀,我叫亦风,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亦风不无诧异,不用五百年,现在就是一家的啦!被说穿心事的滋味,或许就是这样的吧。许多年过去了,如今回想起来,依然有些些甜蜜的味道。

“来自四川大巴山的女儿,清贫的父母支撑着我读完高中,当拿着心仪的录取通知书,准备让父母高兴高兴。可是,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看见父母在默默地流泪:娃子的学费怎么办呀?家里能卖的只有那条牛,还差一大半呢。是的,父母没有无力供我读大学了。怎么办?我陷入了沉思,还有一个弟弟要上学。从小我就是一个独立的女孩,不忍心让父母为难,随着南下的老乡,就来到这个城市,做了流水线上一名工人。迷茫,困惑,挣扎,难道大好的年华,就耗费在这些冰冷的机器旁边吗?不甘心的我,加入了完美的传销行中,并且快速地融入其中。体面的俊男靓女,笔挺的西装,飘曳的长群,铮亮的皮鞋,是多少打工仔梦寐以求的呀!可是,这些都在加入这个行业的半年内实现了。精致的妆容,高档的首饰,名贵的服装,都让我一度着迷。并且,我的努力有了回报,下线达到百人之多,大把的钞票流进我的口袋。当我把这些钞票,汇到老家时,妈妈告诉我说,孩子,别累着,你快乐就好,不用操心钱的事情。一段时间过后,突然对这样享受别人的血汗钱,良心受到了谴责,便决定退出来了。在那场浩大的取缔传销的呼声中,被抓了起来,由于是骨干力量,被拘役了半年。在这段时间里,心态平静了很多,没有了不劳而获的羞耻感了。出来后,便找了一份喜欢的文字工作,又报考了夜大,过着忙碌而有充实生活。”亦雨平静地说着,仿若昨天的故事。

“对了,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是我刚从里面出来。当时看见你窘迫的样子,好笑,就帮你了。哎,怎么感谢我呢?”

“你还没有告诉我,这次怎么被抓进来的呢?”亦风追问着。

“上完夜大,一个人独自沿着那条熟悉的马路,享受无边的夜色,让思绪漫入空旷的星空,就这样二进宫了呗。”亦雨自嘲地说着,“你以后有何打算呢,后面的路还很长。”

一份稳定的工作,不菲的收入,却没有进去的心,看不到明天的路在何方。也有同样的激进,迷茫。同样的路,同样的漂泊,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聊着聊着,窗外似乎白了。他们居然一夜未眠,在那样嘈杂的环境下,也没有办法去眠。何况,他们相见恨晚呢。

夜色,无声的流动着。他们的心,却潺潺的共鸣着,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是情?是爱?

日上三竿的时候,公司来人保释,亦风走出了那个地方。和亦雨告别的时候,互留了联系方式。“我们还会再见吗?”亦风轻轻地说,拉着亦雨的手 。

“会的,世界尽管很大,我们不是已经相遇了吗?”亦雨肯定地说,“别忘了约定,光阴不能虚度,不要辜负了青春岁月。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当亦风恋恋不舍地走出派出所大门的时候,一个带着眼睛的男孩领着亦雨也出了那间房子,朝着门口这边走来。亦风疑惑地看着她,“是我的同事。”亦雨迎着亦风的目光。

“那好,保持联系,我们一起拼搏!”亦风和亦雨,互道珍重,依依挥手。

以后的日子里,亦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利用起来,报考了成人函授。白天忙忙碌碌,做好本职工作,夜晚孜孜不倦地拿起被荒芜了多年的书本,在知识的海洋里耕耘着。只是,每周一次和亦雨的见面,是雷打不动的。静谧的水塘边,空旷的草坪上,软软的沙滩里,追逐着嬉戏着,看水缓缓流淌,听鸟语暖花开,望波涛翻滚去,这世界真的美好

徜徉在爱的日子里,时光的美丽蔓延在生活的角角落落。如果,光阴可以停留,人生岂不快哉!

一场凉雨,淋湿了夏的激情;浅秋,蹒跚着踉跄迩来。

那是一个细雨蒙胧的午后时光,亦雨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你快来吧,亦风出事了!

当亦雨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是亦风静静地躺在那里,似乎睡着了一样。亦风的老乡说,过马路的时候,一个醉酒的司机闯了红灯,把他们两个都撞了,老乡是轻伤,亦风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停止了呼吸,永远地走了。

亦雨呆住了,看着那块刺眼的白布,多么的纯洁!可是,它怎么如此的无情,亦风只有二十二岁呀,他们的爱情只有二百天呀。难道,难道就没了吗?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滴滴落下,打碎了这个秋天的思念

老乡整理亦风的遗物时,交给亦雨一本日记,扉页上写着:遇见,唯美了人生。你,走进了我的日子,我心飞扬!那个日期,分明是商场遇见的那天晚上……

你转身的瞬间,飘逸的长裙,摇曳了我的心!

你淡扫的娥眉,如水的双眸,勾走了我的魂!

你随风起舞的长发,撩起我无尽的思绪!

与你相识,人生之旅,坎坷也幸福,曲折亦享受……

不想看见你伤心的样子,那样就有想抽自己的冲动……

相识200多个日子,思念200多个日子!爱,有时是无言的。

直白的语言,亦风该是多么的快乐呀。亦雨的双眼模糊了,都说景能生情,可是情中一样有景!那个害羞的男孩,钱包被偷了也不知道,同是天涯漂泊人,自己初来时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吗?或许,注定与他有一段无果的缘吧,不然怎能会让相惜相知的两个人分离呢?得到了感情,却得不到人;有些,得到了人却没有感情。鱼与熊掌,真的不能兼得吗?

满满的一本日记,是亦风的心在期盼!再见,再也不见吗?

亦雨翻到最后一页:又是秋天,又是中秋,在他乡的两年里,看月圆月缺,悲喜交错,唯有遇见雨的这些日子,是最快乐的。即使没有月亮的夜晚,抬头看月,仍然是圆的。想在中秋夜,向雨求婚,与她想依相偎,不相离……亲爱的,我知道永远很长很长,可我想说的是,我永远爱你!

亦雨,终于抑制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窗外的秋雨,淅淅沥沥,密起来了!

青春,刚刚繁华,却突然消失。亦雨凝望着雨中的落叶,是叶子不舍离去吗?还是,秋的无情?

每一片叶子的离去,难道不是重逢的开始吗?

若有缘,来世还会再见。你若不离,我便不弃;你若离去,我便相随!

旧了的日子,终是有颜色的;旧了的时光,有你便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