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梦魇 第十一章(滴水刑)

作者:发表时间:2015-07-21浏览次数:

刚进入琳达的梦中,我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里似乎是一座宫殿内的大堂,周围陷入黑暗中,只有中央环形的部分有光亮,光亮的中心是一个不大的座椅,上面坐着一个人。这个座椅的形状有些奇怪,椅身明显要比一般的高出两尺,椅座四角各支起一根柱子,四根柱子共同支撑一块木板,木板中央有一个洞,恰好能露出这个人的脑袋。而椅子外展,也就是距离大概一尺的地方,又各自立着三根圆柱,明显要比椅座上的柱子粗上两圈,柱顶分别缠了三条麻绳交集在一起,打了个活扣,下面吊着一个木桶,木桶的底部并非圆形,而是呈现一个圆锥,宛若鸟嘴,桶底尖端开了一个孔,每次恰好出一滴水,不多不少,正好落在椅子露出的头颅顶上。

水滴有节奏地落下,跌落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厅中回响。我下意识地走近,想端详椅子里的人。

脚步一点点地靠近,光亮里的人逐渐清晰起来。

这个人的衣服被撕扯开,胸膛上满是抓痕,露出的手也被自己紧握拳头的指甲嵌入,伤痕累累。再仔细看他木板上露出的头,顿时令我汗毛竖起。他的头,准确的说是头盖骨几乎完全裸露,除了耳廓下靠近脖子的地方还有几缕稀稀疏疏的头发外,整块骨头都被水泡得又厚又软,粉色的大脑在这块薄薄的遮挡物下若隐若现。而这人似乎已被痛苦侵蚀不堪,眉头紧皱,眼已无力睁开,眼袋耷拉到了脸颊,嘴唇被咬裂,不见一片完整的唇纹,整个人随着每一滴水的滴落而微微抽搐。眼见着不停滴下的水就要冲破他的天灵盖,我惊恐地不知如何动弹。

我想起来了,在一些人的噩梦中见过这个场景——每个身处这个梦的人都毫无例外地惊恐到极点,我从入梦者零碎的记忆中了解到这是由商纣王创造的,号称最残酷的刑罚,名曰“滴水刑”。受刑之人被囚与特制的椅子上,由专门的刑官看管,除了卡住的头颅不能动之外,手脚均可自由活动,只是由于木板的遮挡,手并不能触及自己的头,而头顶上的水控制流速,昼夜不停地滴水。受刑者每日都有人喂他进食,尿便都有专人清理,所以一开始受刑之人并不觉痛苦,但逐渐受刑者头发脱落,皮肤开始泡软,头骨逐渐显露,受刑者开始感到有些异样,慢慢地,刑官会在水中泡以草药防止头皮腐坏。随着水滴不断击打头皮,受刑者的痛苦加剧,只能不停撕扯衣服,捶打胸膛,无法自行吞咽食物,为了保持受刑者的意识清醒,刑官在其嘴上放一漏斗给他灌食汤水。不久之后,受刑者的头皮脱落腐败,露出白森森的头骨,此时受刑者命数将尽,商纣王就会带着一行臣子来观赏天灵盖被水滴击穿的那一刻。

师父曾将此类梦作为噩梦的最高规格,告诫我说:“凡事有个度,对常人而言,此种噩梦已是极限,千万不可逾越,否则入梦者会因惊恐猝死梦中,无法醒来。”但我从刚刚到现在,不过使用了三处绝情针法,不至于会用到这种梦来吓唬她,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自己亲身见过这样的场景。

难道坐在椅子上的人就是她?!

我忍着呕吐的心情,仔细观察这人的面庞。面目全非,实在是看不出什么。而此时大厅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影奔跑过来。

是一个女子。

从背后射过来的光亮来看,衣裳华丽,定不是寻常人家之女。她由于奔跑过急,摔倒在地,顺势掩面而泣,哭得甚是悲切。她慢慢挣扎着站起,失魂落魄地一步一步走进光亮中。

发髻有些凌乱,苍白的脸上全是泪痕,嘴角抽搐时有着若隐若现的酒窝。是的,这就是琳达,虽然此时的她头发还是乌亮的黑色,但那张脸我绝对不会认错。

在走到椅子跟前的时候她一下子就跪倒在地,扑在那人的脚旁,颤抖着用双手抚摸他的脚踝。

“真清,你甘愿受这滴水刑也不肯见我吗?我真就令你如此厌恶?”她抚摸的时候轻轻柔柔,像怀抱婴儿的母亲,而此刻的她泪眼朦胧,好一枝梨花春带雨,“我之所以答应墨如攻要帮他毁这商朝,也是为了你啊,事成之后,他就答应让我们长生不老,永生永世都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先我而去……”

墨如攻!她果然与墨如攻有所牵连,我若是马上改变她梦的走向,说不定就能通过她的记忆知道墨如攻的计划。我的左手握成拳头,食指扣着琉璃珏,开始用意识强行修改她的梦。

“哒、哒、哒……”

大门方向传来脚步声,我立刻转头去看,有一个身影向这里走来。难道我已经成功修改了?可是梦境地点并没有改变啊。

我盯着这个身影,心里不禁紧张起来。

这个身影渐渐走近,似乎还有加快的趋势。本来从门口走到大厅中央以它刚才的速度还需要一段时间,但眼见着它越走越快,简直要飞起来了。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它好像是冲着我跑过来的,但我不存在这个梦境中,应该没人会看到我才对。但它就是朝着我奔来,我下意识地倒退几步,这个黑影快到光亮地方的时候突然一跃,一张黑幕似的东西劈头盖脸地向我砸过来。

我从梦中抽离了。

太不可思议了,这明明不是我的梦!

我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神志才恢复过来。定睛一看,面前的琳达不知所踪,而原本守在我身边的小爵瘫倒在地,难道是涟漪?!

第十一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