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作者:发表时间:2015-08-30浏览次数:

南盯着放在跑步机架子上的ipad,时不时发出一阵大笑。她的母亲在旁边一部踏步机上百无聊赖,间或记起自己在健身房,慢腾腾地踩一圈。旁边装着游泳衣的塑料袋沉沉地坠着。她也盯着自己的电视,但没有字幕,她看不懂。

“你在看什么?”南的母亲问她,“我想我还是先回房间吧。”

“南方公园,妈。”南回答,显得有些气恼,“你说过要在这儿陪我一个小时。”天啊,南在心里想,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答应的快反悔的也快。好不容易健身房才空下来,半个小时前两个年轻男人在这小房间里跑得满头大汗,一个黑人,一个白人,看上去二十岁出头(但也许只有十五六岁,谁知道呢,这儿的人都显老。)而南犹豫了一会儿就决定回房间拿游泳衣。是谁说来着,对了是格雷大叔说的,游泳对减肥也很有帮助,只要你游上二十个来回,他说。

十五分钟后南提着游泳衣,看着游泳池里一黑一白的身影相互泼水,一句脏话从喉头冲出,憋在了舌尖。跟在她身后的母亲问,现在怎么办?

我们去健身房。南说。

南的母亲叹了口气,她宁愿回酒店房间待着,受着二十九度的空调的煎熬,但这也没办法,只要她一碰空调遥控器老太太就开始尖叫,梅森太老了,饱受风湿折磨,温度低一点她就要高声抱怨,说玛丽要了她的命。玛丽懒得听她喋喋不休,就糊涂地答应女儿南陪她锻炼一个小时。但你知道,锻炼有很多种方式,玛丽答应的那种是游泳。比起在跑步机上机械地消耗脂肪,她更喜欢被温水包裹着的感觉,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我们也许就要做出这样的推测:玛丽享受游泳多于跑步因为她喜欢被温水包裹,那感觉正如我们在子宫内被羊水包裹。玛丽是个渴求母爱的人,这她在家中排行第二也许有些关系。

好吧,玛丽对女儿说。但为什么不去游泳呢?她在心里问南,也许南有些毛病,她喜欢安静地待着,又要求有别人的陪伴,南小时候常常发表这样言论,希望学校,图书馆,食堂都只有她一个人,过一会儿又改口说,那样她会害怕,所以她希望到处都是人,但都保持绝对的静止和安静,这样她才会觉得安宁又舒适。

你回去吧。南说,我还有四十分钟就回去。她的母亲立刻从脚踏机跳下来来,颇有学生听到下课时的神情。“好的,”玛丽抓起那个装满泳衣的塑料袋,从这个冷气嗖嗖的地方溜走的念头已经占满了她的脑袋。但她临走前还是没忘记叮嘱女儿早点回房间,以免遭到不测。

南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电子钟,鲜红的数字闪烁着,23:23,要命,已经这么晚了?南又看了一眼ipad,cartman在南方公园里继续胡说八道,惹人发笑。在ipad旁边,跑步机上的数字在跳动,165kcal,心率,126。好,南心想,一运动起来她就感觉脑子也昏昏沉沉,目标500kcal。不管怎么说,美国的食物都太过油腻了,南感到自己必须运动。

南看完了ipad里最后一集南方公园,23:54。这个将近二十岁的姑娘感觉到有些害怕, 健身房只有她一个人,安静得只有机器转动和呼吸声。空调开得太低,室温大约二十二度上下。就是在这个时刻南想起在几年前的新闻,关于那个华裔姑娘和西塞罗酒店。南不确定是不是这个名字,但那是个臭名昭著的酒店,这一点儿没跑。很快,更多可怕的想法像潮水一样灌进她的脑子。太过安静了,偌大的地方走好久都碰不上一个如,当然,那两个年轻男人不算,南一直疑惑他们是不是一对恋人。这地方让人想起闪灵里的那个酒店,但好歹不是冬天,这酒店就在机场旁边,要逃跑也快。

南一直有这毛病,一部分的她总在想着这些事,怎么脱罪,怎么栽赃,怎么悄无声息地结束别人的生命又伪装成抢劫或自然死亡,尸潮爆发时怎么苟且逃脱,尽量多活几天。我们当然可以说这个年纪的人脑子里大抵都是这些鬼东西,乱七八糟,论其普遍性。但我们也可以说南有些神经质,说不好以后会得上妄想症。

对于南来说,夜晚安静的酒店总是与一些不详的气息联系在一起,尤其是在酒店房间外面。一旦注意到这点,害怕的心情就像鬼魂一样缠着她,挥之不去。空调太低了,好吧。南按下跑步机上的停止键,那机器发出“嘀”的一声,iPad里kenny和cartman争论不休。(为了给自己壮胆这一集再次被点开了)南感觉自己双腿麻木僵硬,就像两截木头一样戳在跑步机上。她直勾勾地盯着跑步机上闪过的红字,那是今天的锻炼总结——五十六分钟三十八秒,四点一公里,五百零三千卡。

好的好的,南说,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