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困死在蛛网里的蜘蛛

作者:发表时间:2015-07-31浏览次数:

困死在蛛网里的蜘蛛

作者:蒋玉兰

早晨,朝阳的光线投射在精致的小洋房上,唯美而朦胧。洋房的门旁伫立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黑色的身影纤长高大,白色的身影则稍显丰满。这便是里桑先生和里桑太太。此时,里桑太太正在为丈夫系领带,柔嫩肥圆的手在里桑先生的颈间游走,动作无比熟练。里桑先生则嘴角含笑地俯视着里桑太太的脸,很是惬意和自得。

这是这对夫妻每天早上的必修课。里桑太太沉浸在这样的幸福里,脸颊有些发烫,她羞涩地看着丈夫的脸,仿佛那便是她的一切。

突然,里桑先生皱起了眉头。里桑太太诧异地顺着丈夫的视线看去,骇然发现领带上竟然爬着一只小虫子。这只虫子灰溜溜的,难看之极,完全破坏了这只高级领带的美感,里桑太太看着丈夫嫌恶的表情,心里一个“噗咚”,她知道丈夫有严重的洁癖,最讨厌各种虫子,此时她竟然让这可恶的虫子破坏了丈夫最喜欢的领带!深感罪恶之极的里桑太太赶紧将领带扯下,扔到了地上,然后迅速从衣柜里找到一条新的领带,刚想替丈夫系上,可是里桑先生却粗鲁地一把扯过领带,甩门而去,看都不看她一眼。

里桑太太看着丈夫渐渐远去的背影,沮丧地跌坐在地上,心里无比委屈和难过,眼角差点要渗出泪花。一天的时间里,她最期待的就是早上为丈夫亲手系领带,而今天,却被一只可恶的虫子搞砸了!她心情很郁闷低落,她身旁,那条被遗弃的领带上,那只小虫却兀自爬来爬去,甚是惬意。

里桑先生走后,里桑太太开始了跟往日没有任何不同的日常。作为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即便是在心情低落时她也从不忘记自己的职责。用吸尘器将客厅的每个角落都清理了一遍,然后用抹布将地板擦的闪闪发亮。玻璃、桌椅、烟灰缸......每个地方都被打理的干干净净。她又去厨房里刷洗碗筷,去浴室洗掉脏衣服......等到里桑太太忙完所有事情,已经是傍晚了。

里桑太太无事可做,就去书房里想找本书来看。书房里摆满了各种书籍,里桑太太在书柜边游移,不时翻开一本书来看。在一个书柜的角落里,里桑太太注意到一本黑底白字的书,书的侧面覆盖着一层灰色的尘埃,看起来似乎很久没有被人动过。她心念一动,取出那本书,几个烫金的大字映入她的眼帘——A Doll's House,里桑太太觉得这个名字很是熟悉,却愣是想不起来,鬼使神差间她不自觉向上瞥去。

这一看可不打紧,她竟然发现书柜的一角结着一张大大的蛛网,一只灰绒绒的胖蜘蛛一动不动地卧在蛛网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里桑太太吓得扔掉了手里的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书房。

她虽然不害怕一般的昆虫,但是她真得很讨厌蜘蛛!那种盘踞在灰蒙蒙的蛛网上的生物,以蚊虫作为食物的家伙,只是想起来都让她惊惧异常!

还好她及时从里面逃了出来,里桑太太然惊魂未定地靠在门把手上喘着粗气,心里只想赶紧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

可是刚走了几步,脚步却忽然一顿。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早上丈夫看到虫子的神情,丈夫眸里的那种厌恶让她胆战心惊,她知道丈夫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最讨厌脏东西。如果丈夫下班回来,看到书房里竟然有一只蜘蛛......

她真得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犹豫了一会儿后,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轻轻握了握拳头,目光坚定地打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首先,她搬出来一把椅子。颤悠悠地站在椅子上,她紧张地拍了拍胸口,深呼吸一口气后,她慢慢伸出右手,向着蜘蛛网的方向移去,眼看着离蛛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关键时刻她选择闭上了眼睛,因为实在无法接受那个场景。隔着纸巾,她感到自己似乎触到一个软软的物体,一瞬间身体都僵硬了,好在那个物体异常灵活,一下子脱离了她的手指。

虽然没有抓到蜘蛛,但是她却松了一口气。半响,从恐惧里回过神来的里桑太太看着那优哉游哉的蜘蛛,忽然眼前一亮,露出了微笑。

里桑太太想的第二个方法就是找东西将蛛网捅破。她从阳台找到了细细长长的晾衣杆,如今重新站在了椅子上。她右手举起晾衣杆,一鼓作气,大力刺向蜘蛛网里的蜘蛛,可是蜘蛛却敏捷地逃开了。但里桑太太锲而不舍,她举起双手,使出最大力气猛地向前一戳——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由于里桑太太身材过于丰满,椅子晃晃悠悠,不时“吱嘎吱嘎”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但里桑太太并不在意这些,她一次又一次锲而不舍地捅向蛛网,连额头都渗出了细密的汗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里桑太太将蜘蛛网捅了个大窟窿,那灰蒙蒙的蛛网缠绕在晾衣杆的前端,像是一面投降的旗帜挥来挥去,可是蜘蛛依然在完好的那部分蛛网上爬行。

里桑太太懊恼地从椅子上跳下来,死死地盯着爬行的蜘蛛,过了一会儿,她似又想到了什么,表情重新灿烂起来。

里桑太太左思右想,觉得物理攻击都比不上化学侵害。于是她右手拿着一瓶杀虫剂,气势汹汹地踩上摇摇晃晃的椅子,催动杀虫剂在蛛网上喷来喷去,看着那白色的雾气在蛛网上沉浮,里桑太太别提多高兴了,但结果——她依然没能战胜那只可恶的蜘蛛。

黔驴技穷的里桑太太只能用透明胶带将蛛网缠绕起来,本以为蜘蛛肯定会预知到危险然后从蛛网里逃脱,那样她就可以用手里的书本一口气拍死它,没想到,直到她用胶带将蛛网全部封闭,蜘蛛依然执着地窝在那残缺不堪的蛛网上,一副怡然自得的傻样子。

当里桑太太做完这一切后,终于因为精疲力尽,伏在椅子上睡着了。

她做了个梦,梦里,丈夫来到书房里,看到书房很干净,非常满意,不住点头微笑。而她,也一脸微笑地瞅了瞅书柜的一角------哦,还好没有蛛网。

当里桑太太从梦里醒来时,已是夕阳西下。夕阳的光线透过半开的窗户斜斜射进书房,里桑太太下意识地瞥了瞥书柜的一角——那封闭在透明胶带里的蜘蛛,竟然一动不动了。

里桑太太拆开胶带,用随手从地上捡起的书戳了戳蜘蛛的身体,它没有逃,只是静静地卧在灰蒙蒙的蛛网上,看起来像睡着了一样。

但是里桑太太知道,它死了。

里桑太太定定地望着已经死去的蜘蛛,看着那片残破的灰蒙蒙的蛛网,眼神空虚而茫然。而她的手上,握着的,正是那本《A Doll's House》。

夕阳的光线洒在洋房的屋顶上,绚丽而极富魔幻色彩。洋房上有许多房间许多窗户,透过书房的窗户,可以看见站在椅子上的里桑太太正一脸茫然地望着蜘蛛网,表情困顿而空虚,正如一只爬行在巨大蛛网里的小小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