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王子与公主

作者:发表时间:2015-09-29浏览次数:

【一】

他是西国的王子。

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他被一个白发女巫下了诅咒——全身长满坚硬丑陋的鳞片。

传说,在这片大地最东方的荆棘高塔上,沉睡着一位也被白发女巫诅咒的公主。只要有人能进入高塔,诅咒就解除,公主会苏醒。然而荆棘高塔已被荆棘完全包围,无人能进,至此已百年。

王子认为自己一身的鳞片留着也无用,他想去寻找存在的意义。

说不定他能试试。

赶到荆棘高塔时,已是深夜。银色的月光洗礼着大地,透过交错的树枝,在高塔上落下点点阴影。

高塔周围已经荒芜,荆棘却茂盛生长,简直是形成了一堵高大的荆棘围墙,一根根荆棘铁丝般紧紧缠绕,盾牌般死死守护高塔,武器般刺伤企图闯入的人。普通人即使有盔甲也无可奈何,荆棘会插入盔甲,刺入他们的皮肤,将他们弄得遍体鳞伤。

但这些对王子而言,却如小儿科,满身的鳞片就是世上最坚硬的铠甲。恐怕鳞片的存在就是为了让自己救出公主吧!王子第一次感谢自己全身这坚硬丑陋的鳞片。

整个大厅静寂得有些诡异,楼梯盘旋而上。

王子打了冷颤。

忽然,一个巨大阴影从大厅正上方落下,整个大地随之颤动。

一条龙!

龙的眼中透出杀意。

龙轻轻一摆尾,王子就被狠狠甩在墙上,滚落在地。

鳞片存在的意义就是要救出公主啊!

王子咬咬牙爬起来,拔出随身佩剑。

正在这时,楼顶传来女孩的声音。王子抬头向楼顶望去,原来是沉睡的公主已经醒了过来。

果然,只要有人能进入高塔,诅咒就解除,公主会苏醒的传说是真的。

龙也仰着脖子,望着楼顶的公主。王子趁着这个空隙,将剑直直插入了龙的心脏。

公主却变得疯狂,尖叫着跑下来,推开双手敞开等待拥抱她的王子,抱着龙哭泣:“我听得到,我一直都听得到你说的每一句话……”

王子诧异,愣在原处。

“快跑!”

王子猛然被一股力量拉着奔跑,回过神来,一个少女早已拉着他跑出高塔。

金黄的发丝拂着王子手上的鳞片,王子挣开她的手。

少女回过头。

怪不得荆棘被开出了那么大的洞。

她莞尔,伸出手继续拉着王子。

不介意我的鳞片?

公主摇摇头,她的笑映衬出的美像月光洗涤的柳絮纷纷扬扬。

原来她是东国的公主,是被刚刚的震动引来。

放心不下荆棘高塔的那位公主,西国王子和东国公主商量着悄悄回去,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地上只剩下一堆粉末。

【二】

从此西国王子在东国住下,他正在想尽办法去掉全身鳞片。

等鳞片消失就向东国公主求婚吧。

西国王子才意识到,原来鳞片的存在,是为了让自己遇见东国公主,而不是那位荆棘高塔的公主。

可没等到那天到来,东国公主便被白发女巫抓去,被困在了荆棘高塔。

为什么荆棘高塔里一定要关着公主?

王子和女巫决斗,却不敌女巫,王子被抛下悬崖。

王子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死去。可是他没有。大难不死的王子却察觉自己的鳞片越发凌厉。

仔细一看,原来,王子变成了一条龙。

仰天长啸。

待变成了龙的西国王子飞到高塔,东国公主早被下了沉睡的魔咒,不得清醒。

唤不醒她,王子只得以龙的身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在床边,在她耳边诉说着思念,顺便提放着外来者的入侵。

百年过去了。

王子盘旋在高塔大厅上方,轻轻将头伸入公主的房间,仿佛她会被吵醒般。

她仍有着气息,均匀地呼吸。

“其实我好想娶你。”不由得,王子细细触碰了公主的唇。

忽然听到门外有人穿过荆棘的声音。

怎么可能,那么坚硬密麻的荆棘围墙被突破了?

不行!公主还在沉睡,自己要守护她!

闯入者是个年轻小伙。

不自量力!

王子以龙的身形从大厅上方落下,一尾甩向他。他被打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

忽然楼顶传来公主的声音。

王子抬头向楼顶望去,公主对着他笑。

好想和她说话。王子刚张开嘴,胸口猛然阵痛。

低头,闯入者的剑已插进王子的心脏。

然后王子听到公主疯狂的尖叫划开稀薄空气,在地上沉重地跌落。还有她匆忙的脚步。

别急,别急。

“我听得到,我听得到,你说你要娶我的……”她的泪碎在王子鳞片上,王子感到一阵沸腾,然后熄灭。

是呀!我想娶你,很想很想,可是已经不行了。

啊,不要哭啊,不要哭,我的公主……

【三】

她是东国的公主。

第一次遇见西国王子的时候,他正在荆棘高塔中和巨龙战斗,巨龙被他刺中了,他却愣在原地,公主连忙将他拉出来。

原来他受了女巫的诅咒,全身的鳞片。可他眼中的闪烁,遥远而和善,就像天空掉进湖泊的样子。

公主更握紧了王子的手。

她想自己可能已经喜欢上了他。

娶我,快说要娶我。

每晚公主都在祈祷。

我不介意你的鳞片,不介意。

我等你。

可公主却等来了女巫,她将公主困在荆棘高塔,向公主施了沉睡魔咒。

之后发生了什么?

公主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终于又听到了西国王子的声音,带着龙的咆哮。

他好像变成了一条龙。

全身无法动弹,可公主能听到,都听得到,他的诉说,他的思念。

“其实我好想娶你。”公主感到有鳞片细细触碰自己的唇。

全身封印忽然解除。

公主睁开眼,整个房间空荡荡,不见他,不管是人还是龙。

好像真的睡了很久,公主感到身子很不不灵活,她扶着墙走出房门。

原来他变成的龙是这个样子的。

忽然,有一把剑直直插入龙的心脏。

可恶的闯入者!

公主尖叫着跑下去,踉踉跄跄扑到他身上,他停止了呼吸,变成了粉末,消散在公主的怀里。

来不及说任何话。

闯入者,我要你付出代价!

一股无名力量从公主的脚底涌上头顶,公主原本金色的头发已经雪白。

潜伏在高塔休息,公主发现自己竟有点魔力。

闯入者与当地公主的亲密刺痛了公主的眼。她用魔力,让当地公主沉睡在高塔,将闯入者打下悬崖。

之后近百年的时间里,公主流浪天涯,脖子上挂着的小瓶,装着一点当初西国王子的粉末。

公主感觉自己的魔力越来越弱,衰老也加速。

我快死了吧。可又如何,我还是孤单一人,那位当地公主也孤单一人在荆棘高塔沉睡。

走到西国,公主听到皇宫里有婴儿细小的啼哭。

小瓶里的粉末变得温暖。

于是,她给这个婴儿下了诅咒——全身长满坚硬的鳞片。

这个诅咒用光了公主所有的魔力,她瞬间衰老,倒了下去。

“这样一来,你就能冲破荆棘,去救那位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