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关羽之殇

作者:发表时间:2015-09-23浏览次数:

麦城。议事堂。

“追随我,你后悔吗?”关羽端坐在虎椅上,淡淡地问道。月光肆无忌惮地泼入大堂,冷冰冰地撒在他那通红的面庞,森冷,阴寒,毫无生气,仿佛一瞬间他就已老了许多。

堂下,关平紧握住手中的长刀,正色道:“不,父亲,从决定跟您的那一天起,我便从未感到过后悔,能追随着父亲,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说罢,直望向关羽。

“好,好,”听得关平如此回答,关羽深锁的卧蚕眉似乎有些松懈,“你能这样想也不枉这么多年随我出生入死了,”轻叹一声,他便提着青龙偃月刀往外走,关平旋即跟了上去,“只可惜你追随我这么多年,我却从没好好的培养过你,始终就只把你看做一个裨将来用,没让你真正成为将才,这是为父的错啊。”

“父亲言重了,是孩儿资质愚昧,难堪大用。我还要感谢父亲呢,若无父亲眷顾,收我为子,关平这一生恐怕早已在这乱世完结了呢。”

“哦?是吗,为父可从来没想过这点。”他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陷入了沉思,“乱世?乱世?假如没有这乱世又会有关某的今天么?”他喃喃自语,像在问人,又像在问自己。关平无言。

他们缓缓来到了堂外。倾斜的月光下,他们的影子显得悠长而诡异,形似鬼魅。天上的皎月,静静地泛着淡微的晕芒,垂挂在黑夜的大幕中,无瑕,圣洁。

他凝望着月亮,用一种悲伤的表情,似在哀悼,“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一恍却已过了这么多年了,想我关羽当年,斩颜良诛文丑不可一世,如今却沦落到这个地步,真是因果报应啊。”缓缓地抬头,那曾经高傲的脸上竟也不住地淌下一滴热泪,月光下晶莹。

“父亲请放心,我相信廖化一定已经到刘封那儿,说不定援军现已在路上了,我们的危险很快就会被解除的。”

“是么?”那张刚毅的脸庞上忽然显露出了几丝无奈。他突然想起当年刘备想要立刘封为继承人时自己却极力反对,以致刘封不仅没有成为太子,现在还被外派到了上庸,这就很难保证他不会有异心了。关羽似乎放弃了这个念头。只见关羽突然将青龙偃月刀绰起向空中挥舞,旋即重重地将刀插向地面,〝轰!〞,天地仿佛颤抖了一番,反衬着月光,刀面上便浮现出他那苍老而通红的脸庞,以及略微显眼的夹杂在黑发中的白发,“不管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关平!”

“在!”

“目前形势如何?”

“父亲……”

“大声点!”

“是!我们所在的麦城,防务空虚,城内土兵士止有三百余人,且多半带伤,城中粮已用尽,而吕蒙大军已将此处团团围住,随时准备攻城,势已危矣!”

“嗯”,关羽点头,“传令下去,教众将士连夜开灶做饭,今晚子时操练场集合。”

“子时?父亲莫非要连夜脱城?”

“对,今晚便是一决死战之际,成败在此一举了。另外你再去查探一番,何方攻势最弱。”

“遵命!”

“吕蒙,关某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我是如何脱围的!”

月,在刀上寒莹;刀,在月下清澈。

子时,操练场。

在微弱的火光与月光交相辉映下,将士们列着略欠整齐的队伍静静的望着台上的关羽,裹着白布的士兵随处可见,他们的脸上显得有些疲倦,但他们的眼中却流露出坚定与不屈,而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赐予他们这些的人,他们在等待他的命令。

“真是难为众将土了,如此深夜,却仍要大家到此集合。”偃月刀里的关羽,俨然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者,他的眼中的锐气也消减了不少,仿佛是一夜之间便失去了的。可即使是这样我们也很难想象这位曾经纵横华夏三十载的五虎上将之首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关将军,能跟着关将军赴战,死我们也无憾”。

“对,关将军不必多虑,跟随关将军我们从来都不会有怨言”。

“关将军您放心,就算前方是万丈深渊我们也敢跟您去闯”

众兵士七嘴八舌地附和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操练场顿时被这种气氛所感染,变得凝重却又喧闹了起来。

“有诸位这番话,关某也值得欣慰了。那么好,众将士听令,收拾好东西,一柱香后在这儿集合,我们一齐杀出城去。”

“是!”

马厩处。

“赤兔啊赤兔,今晚又得让你费神了。”说罢轻抚着赤兔马的鬃毛,将头靠到赤免的脖颈上。这些年,赤免马早已成为他的亲密战友,或者说,是兄弟。

只听得赤兔马仰天长嘶,而后将头靠向关羽的头,不住的厮摩着,眼中也淌下了浑浊的泪水。

“好,赤兔,开战了,可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啊。”绰刀上马,径向操练场驶去。

“关将军!关将军!关将军!”众将士对着关羽高呼。

“关平!”

“在!”

“何门可破。”

“据探子回报,北门敌军最少,最易突围。不过,麦城北方却是山僻小路,恐中敌奸计。”

“纵是龙潭虎涧又何足惧哉!好,就打北门。”

“是!”

高大的赤兔马上,明光一闪一闪,隐隐透着杀气。

“开门,杀啊!”关羽猛拍赤兔马,怒叫道。

“杀啊。”喊杀声顿时打破了夜的寂静。

“不好,关羽要突围啦。”吴营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火光纷纷亮起,将夜照得透亮。

“冲啊。”手起处,吴军将士纷纷应声而倒,关羽冲在前面,飞速前行,众将士随后紧跟。随着吴营中一阵阵惨叫声,他们很快就突围出去了。

毫不迟疑,他们火速前行着,行不过二十里,前方突然火光通天,无数个吴兵自林中闪出,拦住了去路,为首的人高叫道:“关羽,你已入了我们的圈套,何不速速下马投降,我主圣明,定可免你一死。”

关羽却不搭话,扬起刀引着众人一路冲杀,立马便将吴军杀得七零八乱,丟盔弃甲。吴军旋即溃败。

这一阵混战后,将士们早已损失大半。望着身后越来越少的人,关羽不觉心头一恨,切齿道:“吕蒙小儿,欠我的,定叫你加倍偿还!”

继续前行着,行不多时便到了临沮山。

“此处尽是小路,大家须当心……”

“关羽,我等已在此等候多时了。”为首的将领叫道,将旗上打着的“潘”字,在风中耀武扬威似的飘荡着。

“看来吕蒙为了擒我,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啊。”关羽横刀道,“少废话,尽管来吧。”抡起刀便向敌军砍去,潘璋上前迎战,战不三合,大败而逃。

“哼!区区小儿也敢擒我,当真是痴人说梦。”关羽不屑道。往后看时,只剩得关平及数十名步卒勉强跟了上来,“看来前方还有不少伏兵,大家千万要小心。”

临沮山的小路确实不好走,高大的赤兔马在这儿丝亳没有优势。天渐渐亮了,新的一天的水气凝结成雾,笼罩着整座山,前方一片模糊,隐约藏着几丝诡异。

“父亲,这种形势,似乎不大对劲啊。”

“不用怕,只管大胆往前走。”虽然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但关羽仍强作笑颜,“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赤兔马的蹄声急促而响亮,仿若即将崩溃的鼓点,将整座山打乱。

“来了么?”树林深处,忽然传出一个声音来。

“嘘,别说话,注意点就行了。”另外一个声音传出。

“好,近了近了,有声音了。”

“开始准备。一,二,三,拉!”

“扑!”高大的赤兔马轰然倒下,伴随着一阵马嘶声,林里的飞鸟尽出,一刹那即变得热闹了起来。关羽瞬间跃离马背正待抓刀起身,忽觉身上已有无数把刀对准了自己,无数把火把立马将自己照的无所遁形。

“啪!啪!啪!”掌声响起处,冒出一个影子来,“云长,别来无恙啊。”

“吕蒙,你……”关羽感觉天都要塌了,顾不得反抗,忙叫道:“平儿,不要过来。”

“父亲……”过不多时,关平也被绑缚了过来。

“唉!罢,罢,罢。吕蒙,就算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大哥,三弟,今日我先走一步了。”说罢抓起刀朝着吕蒙冲了过去,还未彻底起身,只见一片亮光闪烁,一副高大伟岸的身躯轰然倒下。关羽,阵亡!

“今日我刘备。”

“我关羽。”

“我张飞。”

“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昔日的誓言,在耳边久久回荡……

2014级法学院知识产权专业罗志辉九月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