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人民调解员的一天

作者:发表时间:2015-09-30浏览次数:

人民调解员的一天

第一幕

时间:90年代的某一天。

地点:大塘源村村民李大妈家里。

人物:薛广生一一大塘源村的调解员,四十余岁,善良热心,善于调节家庭问题,在村里口碑很好,被大家称为好人,出发点是为了村里的和谐与家庭的和睦。

李大妈一一大塘源村村民。唯一的爱好是抽烟,性格巴交,脾气倔,思想传统,对于事物看法保守。儿子薛小军常年在外打工,一年难得回来几次,长期与媳妇生活在一起,经常发生矛盾。

龙海燕一一李大妈的儿媳妇。性格直爽,思想开放,比较容易接受新事物的变化。丈夫在外打工赚钱,与婆婆一起生活,心地不坏,但是因为口直心快经常让李大妈心怀芥蒂。

(场景:这天,李大妈与儿媳妇因为家庭小事又闹矛盾了,李大妈这次要离家出走,去找她的儿子,收拾了包裹,准备离开。儿媳妇本无意与李大妈争吵,看到李大妈己经准备离家出走了,心里很慌,赶紧找来村里的调解员薛广生,来劝劝自己的婆篓,让她放下出走的念头。李大妈走到门口,刚好看到儿媳妇与薛广生急急泊E走了进来,停下来了。李大妈避开了儿媳妇的眼神,把身子往另一个方向移,薛广生和儿媳妇看到这一幕,匹目相视,都感到一些尴尬。薛广生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率先开口了……)

薛广生:(双手准备把李大妈的包裹接过来)我说二婶啊,你这是干什么呀?怎么回事呀?有什么事你跟侄子说说。

(李大妈紧紧的拽着自己的包裹。)

(李大妈看了一眼薛广生,头指了指龙海燕,又把头别过去不说话,龙海燕看到这个情况,也说话了)

龙海燕:哎呀,妈,您别生气好吗?有话咱慢慢说,咱进屋去说好吗?(说完也准备拉着李大妈进屋,薛广生也拦着,李大妈有些软了,被半推半就的拉回了屋,李大妈转身就坐到了椅子上,还是把头别过去。薛广生一见,只有先批评批评龙海燕了才行)

薛广生:海燕啊,是不是你又做了什么事惹二婶生气了?

龙海燕:(心领神会地)妈,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做错了,我不该抢您的烟袋,更不应该藏起来,没有尊重您是我的错。可是我都是为了您好啊,我今天早上看到您咳嗽更厉害了,我就自作主张给藏起来,结果没想到您就生气了。

薛广生:我就知道,海燕啊,我知道二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肯定是什么事惹得二婶不高兴了?二婶你说来给侄子听听。

〔李大妈听到认错,又看到薛广生帮自己说话,慢慢开口了)

李大妈:广生啊,还是你了解你婶,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这村里人都知道,我抽烟多少年了,我是每天早上都要起来抽一口的,这东西我现在是想戒都戒不了的。就说今天早上吧,我一起来,就去拿我的烟袋,结果不见了,没办法,我就去问她,可是她说她不知道,你说这气人不?这平时屋里就两个人,你说不是她拿的还有谁拿的?

龙海燕:妈,确实是我拿的,但我不是担心您吗?你现在咳嗽的越来越厉害了,这不都是抽烟害的嘛,我说要带您去医院检查检查您也不愿意,就这样看着您每天每天的咳嗽也不是办法啊,要是小军回来了,我可怎么向他交待啊。

李大妈:哼,是是是,都是抽烟害的,什么都怪抽烟。抽烟要是这么害人,那全中国得有一半人像我这样了,你看老王家老爷子,抽了一辈子的烟了,自打我嫁到这里来,他就一根烟袋不离手,抽了60多年了,没事的时候抽,吃饭的时候

抽,干农活的也拿着一根烟袋,人家不照样活到了九十多。

(薛广生一看情形可能又要争吵下去,赶紧说话了)

薛广生:海燕啊,你可别跟老人家争了,要我说,抽烟这个东西不是说戒就能戒的,我家老爷子不也是总被我妈念叨,前前后后戒了十多次,在家不敢抽就躲着抽,最后还是没能戒成,我妈也管不到了,任由他,我妈是这样说的,都是老人家了,活得自在开心就好。

李大妈:(对龙海燕)你看人家广生,就知道这个理。

薛广生:二婶啊,我说您也别生气,这抽烟确实对身体不好,科学研究都说了,抽烟会导致很多的病的,你说王老爷子活到了九十岁,但是你也看到了村里很多老抽烟的都只活了六十多岁不是这种病就是那种病的,这些你都亲眼看见过

的,您说是不是呢?

龙海燕:就是就是。

(薛广生赶紧给龙海燕使眼色,示意她别说了,李大妈听到薛广生夹然又说自己了,感觉有点理亏,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了)

李大妈:我也知道这抽烟可能是有点坏处,但是你要我不抽我也做不到啊,广生你刚才也说了,这个习惯己经很难改了,抽烟对于我来说,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戒了它真不行了。再说了,我生气倒不是这个,我生气主要是气她跟我顶撞,你说我怎么也是她婆婆,我要她把烟袋拿给我,她还敢理直气壮的说不给,你说她眼里还有我这个婆婆吗?广生你给评评理。

(薛广生一看李大妈话题转移,赶紧顺着李大妈的说下去)

薛广生:嗯,婶子说的在理,海燕啊,听你广生哥说两句,你不该这样的,你这样就有点不太尊重婶子了,婶子怎么也是你长辈呀?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慢慢说,婶子自己也说了,不是不讲理的人,我觉得这样才能心平气和的把话说情楚,你觉得呢?

龙海燕:广生哥说的是,我不该跟妈顶撞的,我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采取的做法不太恰当,我不该把烟袋藏起来还不告诉妈,现在我给妈道歉。

(薛广生趁着这下气氛缓和,赶紧继续)

薛广生:这就对了嘛,二婶肯定也会原谅你的。二婶是吧?

(李大妈被薛广生架在高处,也不好说什么了,但觉得还不够)

李大妈:那还有我的烟袋呢?你给藏哪儿了?

薛广生:对对对,海燕,你说说你把婶子的烟袋藏哪儿了?

龙海燕:就放在里屋呢。

〔李大妈听到,觉得也差不多了,语气嗔怪地)

李大妈:那还不赶紧拿给我。

薛广生:嗯,海燕,你去把烟袋拿给婶子吧。

龙海燕:可是……

(薛广生赶紧给龙海燕使眼色,示意她放心,自己会劝好李大妈的。李大妈一听到可是,又激动的看了龙海燕一眼。龙梅燕看到薛广生示意的眼神,又看到李大妈的眼色,只好无奈地)

龙海燕:好好好,我这就去里屋拿去。

(薛广生一看到龙海燕进去了,走近李大妈,开始说话)

薛广生:二婶,您也知道的,刚才我一直跟您在说海燕,海燕心里肯定也很委屈,但是也没办法,您是长辈。

(李大妈看给够自己面子了,又见儿媳妇没在这儿了,也打开话匣子了)

李大妈:广生啊,我知道这件事我也有错,但是我一个老人家,就算有错也不好承认,我是她婆婆,要我道歉我总说不过去,我知道你热心,所以我才跟你说。

薛广生:二婶,您放心,不是要您道歉。不过二婶我也要跟您说,海燕都主动认错,而且去拿烟袋了,您也要给海燕个台阶下嘛,您看是不?

李大妈:〔困惑地)那我怎么给她台阶下?

〔薛广生顺势给李大妈做工作)

薛广生:您可以作出让步呀,少抽点烟。不是说不让您抽,但是您也应该听海燕的意见,让她来帮您控制一下,您说我说的行不?

李大妈:这个……

薛广生:婶子您也可以替海燕、替小军想想吧。他们肯定也不希望看您总是咳嗽,他们也会担心的。

李大妈:说的也是……那这个我答应你。

(李大妈开始露出一点笑脸,薛广生看到,朝里屋门后的龙海燕一个OK示意,继续做工作)

薛广生:婶子啊,您以后有什么事,先不要生气,可以坐下来把道理说清楚。比如这个事,您是长辈,您就可以跟海燕把话说清楚,不要轻易就生气,离家出走,您这样让小军会怎么看海燕,您说是不?

李大妈:广生你说的对,仔细一想,这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我这么做确实容易伤害到他们俩的感情,反而对这个家不好。

〔薛广生看到劝说目的差不多达到了,示意门后的龙梅燕出来,李大妈看到龙海燕出来了,下意识的收起笑容,继续假装生气,把头别过去,龙海燕看到主动把烟袋递给李大妈)

龙海燕:妈,您的烟袋。

〔李大妈听到,缓缓转过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接住)

李大妈:燕儿呀,这件事妈也有错,不全怪你,广生刚刚跟我说了,我也明白了,是我没有考虑到你,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

〔龙海燕一开始很惊讶,然后变得很不好意思.)

龙海燕:妈,您别这样说,我没事呢。

薛广生:这不就对了嘛,家庭和睦,生活才能安宁美满。看到你们好了,我也就放心了,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李大妈:广生,先别急着走呀,吃了饭再走吧。

薛广生:二婶,不用客气啦,我还有事,就不坐了。

龙海燕:广生哥,今天多亏了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薛广生: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嘛。

(说完薛广生转身,走出了门,李大妈和龙海燕一起跟上去,站在门口)

李大妈和龙海燕:〔一齐)慢走呀,没事一定要常来坐坐。

第二幕

时间:薛广生调解完李大妈家之后。

地点:大塘源村村民薛广生家里。

人物:薛广生

龙海燕

强子——大塘源村村民。

黄月英——薛广生的妻子,典型的农村家庭主妇,生性多疑,说话直接,对薛广生的调解员工作很不满,他们常常因此发生争吵。

(场景:薛广生的家里东西都比较陈旧,皮沙发都破了许多洞,茶几的漆也掉了,墙上挂了村民给他的奖——人民爱戴的调解员,还有一台黑白的电视机。薛广生刚回到家,推开门,妻子坐在桌子旁边,桌上是已经冷了的饭菜,看到薛广生回来,黄月英脸上马上变得无表情)

黄月英:你舍得回来啦?

薛广生:哎呀,你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去看李大妈了吗,得亏我好说歹说终于是不闹了,也算是好了。

黄月英:(语气变得阴阳怪调)哎哟喂,海燕没留你吃饭啊?

薛广生:(立马严肃起来,佯装生气)有你这么说的吗?我是干什么吊儿郎当的事吗?我是在工作!你怎么每次都这样啊?我辛苦辛苦荃劝完别人,回到家里,还得跟你吵,烦不烦啊你,不说了,我不想跟你吵。

黄月英:(表情也变得激动起来)工作?呵呵。你干的这个什么破调解员也算工作?你今天去这个家里,明天去那个家里,你自己的家里你管了没,咱们这个家里大事小事你就从来没有搭过手,都是我一个女人家抛头露面,你还好意思说吗?咱家儿子在外地读大学,你几个月没有跟他说过话,每次他打电话回家问你在哪,我都笑呵呵跟他说你在忙,你忙你忙,你就整天惦记着你那点光荣的破小事吧!

(薛广生被黄月英这一轱辘的话说的无言以对,只好坐下来,捧起一碗盛好的饭,夹几口菜,大口大口地吃起来,黄月英就继续盯着他,眼中已经有泪光闪烁。过了一会儿,黄月英才平静下来)

黄月英:广生,我不是想跟你吵,只是再这样下去,别人家的日子好过了,咱家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薛广生:(正在吃饭,听到这句话突然停顿)你这话什么意思?

黄月英:(语气很无奈)没什么意思,只是希望你不要在干这个人民调解员了,别人家的男人都出去赚大钱了,你还呆在家里干这个调解员,孩子上大学也需要钱啊,你说怎么办,别人家都置办了新电视,你看看我们家还是这个黑白的。

薛广生:(犹豫了很久)孩子的学费我会想办法的,对不起,让你跟我过苦日子了。

黄月英:那咱不干这个调解员了好吗,我们俩一起出去打工去。

薛广生:(语气又突然变得很坚决)不行,我必须做这个调解员,这村里没有我,那就真没没有人愿意干了。

黄月英:(好不容易的以为说动了薛广生,却没有想到还是没有改变他的想法,于是更加生气)那你做你的人民爱戴的调解员吧!

(黄月英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里屋,薛广生饭也吃不下了,放下碗筷就坐在桌子前,不停地叹气。此刻在他们家门口,龙海燕听到了他们吵架的全过程,龙海燕本来是来给薛广生送东西的,手中提着家里的母鸡刚刚下的蛋,感谢薛广生的帮忙,化解婆媳之间的矛盾,可不曾想无意间听到了这么隐私的事,现在她站在门口,想推门进去,却又害怕撞上薛广生夫妻的尴尬,想回家,手上提着鸡蛋又回家也不是样子。就这样纠结了许久,她还是决定回家,她刚走出不远,就听到了村民强子的声音,是去找薛广生的,于是她停下脚步,听听又发生了什么)

强子:(急急忙忙,上气不接下气地)广生哥,广生哥,你快去看看吧,亮子两口子吵起来了!

薛广生:(听到外面的声音,走出来)怎么了这是,强子你慢慢说。

强子:亮子两口子因为一张20块的假钞吵起来了,亮子老婆说要喝农药,现在大伙都在那里,谁都劝不住,我这不赶紧过来请你过去看看,你快跟我过去吧。

薛广生:你等等,我马上过去!

(薛广生说完,马上进屋去,拿上外套,走到里屋门前敲门,想跟妻子打声招呼再走)

薛广生:月英啊,亮子和他老婆吵起来要闹人命了,我得马上过去看看,咱们的事今天回来再说。

(门没有开,黄月英也没有应答,薛广生在门口等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

强子:(在门口大声喊)广生哥啊,你快点啊。

(薛广生看了里屋的门,没有动静,还是毅然的走了,就在他走远后不久,门开了,黄月英从里屋出来,看着他走远的背影。脸颊上的两行泪痕清晰可见,明显刚哭过,表情充满了无奈和绝望,眼里却划过了一丝决然。此时在他们家不远的龙海燕也看着薛广生急匆匆走远的背影,以前她认为薛广生是家庭美满的,在偷听到他们的吵架后,对薛广生更多的则是敬佩了,却对这个家庭感到一丝可怜)

龙海燕: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家不是呢?唉!

(说完,她朝着与薛广生相反的方向走,走回自己家,按照以前她的性格,她肯定是要去看亮子两口子的,但是现在她没有想法了,她好像明白一些,琐碎才是生活的常态,而如何整理好琐碎的生活才是自己最应该去做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