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诗歌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 > 正文

诗歌 /

一颗小行星

作者:孙李文发表时间:2020-09-02浏览次数:

《一颗小行星》

一颗小行星

绕着极大极亮的恒星

凄凄寂寂公转

极慢 极慢 极慢

一万年白昼

酷暑,干涸,伏羲凌空不去

一万年黑夜

漆静,阒暗,长夜风雪交加

 

土著人旅居在窄窄的晨昏线里

百年迁徙一次

也有月轮

月轮钴蓝色

一番圆阙一百年

 

背着黎明迁徙

身后曙光在燃烧

热浪席卷

山川俱焚

空留一派毫无生机的光与热

 

眼前黑夜被点亮

冰川消融

烟云郁勃

显出满目荼白色的茫然

 

万年前封冻的颓圮古都新生

万年后林立的高楼隳灭

 

无晨无昏的晨昏里

前尘通通焚毁

未来无需预设

只需安然享受一百年的春色昏暖,芳菲烂漫

那儿的人倒也心思清明,嬉笑无心

 

倘或这一百年里

急了,恼了,不如意了

待如何?

莫急,莫恼,过往勿念

这个星球

有无数条无晨无昏的晨昏线

无数个可以挥霍恣肆,嬉笑无心的百年

 

《致海参崴女郎》

1921年的冬天我在海参崴的冰盖上流浪,

采集民谣——

这是我唯一可做的事,

我什么都已失去——

马上要失去我最后一口呼吸。

 

空荡荡的铅灰色黎明里,

耸动着凝滞的海洋,

隆冬,

稀疏的马蹄,

空枝寒鸦两三点,

壁炉里跳跃的火星,

我接过滚烫的野樱桃热酒,

我毛毡上的残雪簌簌而落。

 

你温暖宽厚的胸脯中吐出洪亮的音节,

我不懂俄语,

杯酒下肚,

我却明了,

你一定在说,

不能这么窝囊地活着。

 

我后来参军,

死在战场上,

敌人的尖刀把我开膛破肚,

我的双腿被炸得稀巴烂。

 

我混混沌沌地想起那天,

天透亮的时候,

你眼里流转着橘黄色的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