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诗歌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 > 正文

诗歌 /

今夕何夕

作者:郑敬尹发表时间:2017-11-30浏览次数:

左江、右江、西江;

十万大山、六万大山、云开山脉;

山山水水、水水山山。

古越人、壮苗汉侗;

世世代代、代代世世,

在被滋养中又被禁锢。

河谷里冲撞肆意的红水河

涤荡着神灵之巫语。

霎时,浑身浸透亚热带夏雨的膨胀的河神,

嘶吼着冲毁撞裂、开辟鸿蒙。

黑土瓦黄土墙灰泥屋,

呼喇喇将倾即倒,

黄惨惨一片大地浑泥腻泞。

古百越人祖先之手,

倔强地往上攥扯救命稻草。

一生二、二生三、三则万物俱生,

生命在起伏曲展着的黄泥土画布勾勒线条。

牛犁田野间、雉飞半山腰,

木犁松土,地龙出兮蚁出巢,

日头着色白米稻、绿蕹菜、红薯苕。

今夕何夕兮,

春秋已然隔世休;

今夕何夕兮,

绿纱红绡膏粱积。

初春惊蛰春雨绵,

立秋寒露秋斋爽。

秋水捎丰收华实同喜,

月窟银浪白籼米、绿翠瓜、红桂荔。

石碑新勒铭翻天覆地世纪新;

祠庙善缮供家史国史香火烛。

斑斑驳驳、无限延伸的华南丘陵,

越人的山山水水、水水山山,

寿恒昌、龄永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