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愿见半山居雾

作者:刘可京发表时间:2019-09-10浏览次数:

 

 

几日前读《文心》,里面摘了一句:半山居雾若带然。刚开始时费解它有些不知所云。后来懂了这一个居字的意思,便豁然开朗了。

云雾如飘带一半居住在半山腰,哪怕风雨飘摇之时,也稳而不乱,烟雨蒙蒙,反更徒增美感了。

半山居雾,是一种细腻而赤诚的情感采撷。我一直坚信,千言万语也来源于内心冲动。姚鼐是有着怎样的情致和雅趣,才在峰峦野壑之中,在满目巅峰之中,于登高的震撼中,注视一抹柔情,仿佛抚摸乱石中的一丝嫩芽。

古代文人打动我的一点,是他们的情感,他们的敏感,他们可以因雨淋铃而悲恸因花落而悲惜,因对自然的原始震撼而流泪,他们可以精准到用一个字来含无穷意蕴,亦能用千言万语只为表达心头无法磨灭的一瞬。


雨天泥泞,黑压压的伞连成海,使阴云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而所有人都在盯着脚下的路,仿佛某种集体仪式。也就是在这样的清新与沉重的碰撞之中,想起那句“半山居雾若带然”。

而今体会,更觉其中滋味。

我越过人群,看见许多把伞在公交车门前暂得喘息。我想起那个赌。我与好友互相许诺,今年绝不站着坐一次旅一。我不知道为何要打这样一个赌,也不知她为何也竟愿配合我。而那样重复的几天,乌云蔽日时,我用大多数的时间,以一个异常深沉的姿势臣服在一把印满卡通图案的伞下,我突然明白了。看着公交车窗上的淡淡水雾,偶尔有忘带伞的人一窜而过的霓虹影子,统统飞速从我眼前逃走。我明白,我只是试图以一个座位,以一方不那么狼狈的四方格来让属于我的时间刷一点点存在感。她也是。

我感到公交行驶的时间在我的脑海中以可见的轨迹慢速行驶,仿佛真空。我在静止的世界里,突然异常清醒。我问自己,我问所有人。为什么要站着挤在汗味与手机辐射纵横的间隙中,在公交后门的最后一丝空间里用力的挤瘪书包,以一个不知被谁操控的开场动作翻过一个新的日出?

我总认为时间的快慢与年龄有关。越长大,便越快。我想,这是年龄在变得贪心,是眼中的世界开始变大,是时间的板块越来越小。而在那一刻,我觉得至少我能拥有的,还有一个四方格座位所占的时间,且本来就不应止于此。

从房檐,乌云驶过后,我看到了绿。仰头,青山半遮面,在那个有细碎水珠的大窗中,我找到了一个座位的尊严。它让我稳在时间里,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时间里,然后得以有足够亮的眼睛,能在阴云灰暗中看见豁然的青山的惊艳。

我又想起来那句话。

“苍山负雪,明珠天南;望晚日照城郭,汶水、徂徕如画,而半山居雾若带然。”

古人的时间也许是慢极了,慢到可以像落日和黄昏一样,慢到

可以看遍所有时间缝隙里隐藏的瞬间。

车子停止,阴云笼罩的伞海又开始绽放。我撑着那把满是卡通图案的伞,看到了那阴云下若隐若现的半面青山,烟雨中朦朦的烟雾像飘带一样,挂在绿色的山腰。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即便在这阴沉的暴雨天,我也仿佛看见了落日黄昏的静谧余晖,看见了日出半山的薄雾,看见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