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草木春秋

作者:曾思懿发表时间:2019-09-06浏览次数:

美学课上老师提到上游村的10栋和11栋之间有着一棵一百五十年树龄的老樟树,于是晚间散步时便和室友去找了找。

 

这是一棵有故事的树。二十年前。一楼的老太太对这棵树情有独钟,因为每到秋冬时节,树的枯枝败叶总会落在她家的庭院里,为她提供生火的材料;四楼的中年男子亦情有独钟,他总会在树下练气功,他说自己的命运和树的枯荣息息相关,当树木繁盛时,他的运道会随之变好,而当树木衰败的时候,他的运道也会随之变差;每年生物系的同学总会来这里,为着研究这棵树的生物性征;为了建院士楼,这棵树的生命差点被终结,但是当时在任的某位校领导力排众议,护住了这棵树,为此,院士楼少建了一个单元;住在二楼的是一位青年学人,他时常在树下走动,他发现在这棵茂盛的大树周围几乎没有其它的树的生长,不由得感慨“一将功成万骨枯”,他发现这棵树的顶上总是有鸟雀盘旋,而远处的小树却冷冷清清,他想到有权有势的人门庭若市,无权无势的人门可罗雀。

二十年后的今天。那位住在一楼的老太太还健在吗,现在应该早已通煤气,不用靠捡树叶来生火了吧?那位四楼的那位中年男子还会在树下练气功吗,他的运道是否还好?那些生物系的同学,如今是否已在自己的领域里各擅胜场?那位力排众议的校领导大概已经退休了吧,他是否还记得这棵曾经保护过的树吗?那位二楼的青年学人,如今是否已变成令人尊敬的老教授,是否还保持着一位八九十年代知识分子的真诚?

 

我多么羡慕这棵树的一生,它的生命是有价值的。它的枯枝败叶被用来生火,为别人提供温暖;它可以被当作有灵性的事物而成为某个人精神的寄托;它本身就可以被当作生物研究的对象;在它走到穷途末路的时候,可以遇到有知遇之恩的人;而且,它还遇到了可以以审美态度来欣赏自己的人。

 

而我,能够并且值得拥有这样的一生吗?

 

树的年轮一圈一圈地增加,人的年龄也在不断地增长。不同于人,树扎根在哪儿便是哪儿,而人却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但树和人一样,都是要忧愁风雨的。生命里的一个又一个春秋,一场又一场摧心折骨的鬼雨。一场雨,有可能滋润一棵树,也有可能摧毁一棵树。树在无欲无求地生长,而人心中却有无穷无尽的欲望。人的生命被各种各样的外物牵扯着,就像树被它的根深深地牵扯在土地里一样,不同的是,树被牵扯着是为了在此处更好地盛开,而人被牵扯着则是为了寻觅无穷的远方。

 

看着粗壮的树干,我和室友说起校庆时听到的那个故事。一位中文系62级的校友说:“原来图书馆门前那两边的大樟树就是我和同学一起种下的,今天特意去看了看,已是合抱之木了。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我喟然长叹,而室友却忍不住笑了,她说:“等你二三十年后回来,估计公管院门口的那些小树也成合抱之木了吧。”我哑然失笑,可是我不敢想二三十年后的自己,害怕无限的期望和无限的失望之对比。总叹江湖岁月深,可有一天得上龙门去?

 

世上乾坤不老,眼里春秋苦短。人终不会和树一样,荣枯更替随乾坤不老,经历的春秋总是有限的。此间少年,应往何处……

 

庄子在《知北游》中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有感于老樟树的故事,故作“春·夏·秋·冬”四幅图,以记录四时之美。草木虽无情,而人世总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