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早春杂记

作者:李恩铭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正月下旬,将春未春之时,也正是所谓“乍暖还寒时候”。阴翳的冷天在万众期许之中渐渐走到头。众生皆有趣,而今年的冬季却是不解人意地毫无精彩可言。除去初冬的几场薄雪煞是好看,令人激动了些许时日以外,就余下了连月的沉闷冷雨。积湿已然难受,阴冷又使人无处可去,总归是容易败坏兴致的。好容易捱到开春,又须赶上晴日捣衣晒被。于洗涤缝补之中,初阳竟也要过去了。

 

对温度较为敏感的人应该能在换季之时多出一点先知先觉来。早春气温的微妙变化,估计也只有这些既畏寒且怕热的可怜人才能觉察得出。暖意隐隐约约,似令大衣可有可无。在棉服底下掩藏了一个季度的筋肉,终于感到些微的燥热。淡薄的热量并不同伏天的毒辣阳光一般令人感到焦灼。这等有限度的难受,反而容易让人觉出轻松。日本人在西瓜上撒盐,说是能令口味更甜;又如轻呷滚烫高汤一口,唇齿喉舌无一处舒坦,而“一烫抵三鲜”,正是妙在这种纠结之感。加上长辈们“春捂秋冻”的告诫,我宁愿放任这股异动在四肢百骸上流窜。春日尚喧闹,由它去折腾。

 

家乡菜好起炉钵。尤其是冷天,餐桌上一定是要炖上钵子做正菜。陶钵里的油水甚是丰足,排骨、蹄膀、鸡鸭,封于其中,炖煮久时,脂流肉满,盖揭香溢,凭空增人食欲,闻其滋味而饭罄矣。炉钵和宴请无关,便饭亦如是。平日里心智再坚定,彼时也不能如何。此际再回味,口中咂摸不止。

 

寒日既已贴膘,开春之后的饮食照理也应寡淡一些。许是在校常食菜蔬,虽不至于面有菜色,反弹的体重却是如愿降了下来。春雨净,百草生。应时而餐,不知可否沾染些初生草木之新鲜气。

 

“两袖清风”的时日已经不远。去年稍晚些时候,在中学的操场上,将衬衣的前襟打开,袖扣也全数解掉,凉风透体,灵肉飘然,几已神追列子。苦于眼下事务的繁琐,我竟贪恋起当初短暂的潇洒,感慨无知终有落幕。去岁不可追,如今不算好,往后不能料,我也向着人声嘈杂之处一路走去便是。

 

春为四时之始,事端冗杂,也在情理之中。玩乐不足以解忧,早先安排下的日子大约不会安逸。只希望现时奔忙之事,能同新芽一道,在摆脱沉闷的春日之中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