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给爱德华的九月信札

作者:杨镇瑕发表时间:2019-03-15浏览次数:

 

爱德华:

 

你好。

 

这个九月我的生活比想象中惊险,远没有想象中的风轻云淡。理想与现实偶尔撞车,我已然习惯这样的错位。但当各面的围城意图绞杀我时,我还是像打超级玛丽时弹出“Game Over”那刻一般怅然若失。红色小人就那样被K.O,在触碰到像素点汇成的小怪兽的那一刹那。而我所有的修辞也都陷落于点与点之间的空隙里。

 

游戏屏变成抖动的雪花状态时,我突然失去了所有的言语。

 

 

九月上旬,我习惯在傍晚拎一袋桃子回寝室。猜想也许食物冰冰凉凉的触感可以唤回我组织语言的能力。如果不用再离群索居,游离于三十三天之外——如果,我会比现在幸福吗?我听爵士,偶尔听波普,想象自己被浸泡在蓝色中。一望无际的蓝。吃桃子的时候我读《荒人手记》,读冷静而普度众生的朱天文,像做一个虚无缥缈、用了太多陌生化手法的梦。梦里,没有永桔那句“何苦来”,只有忍冬和蔷薇绿叶爬满的花棚阳台,我在阳台上写明信片,饱实的幸福感好像闻得见花开的浓郁香气,不时要洇出水面深呼吸一口,才能继续潜笔书写。

 

从混沌醒来。醒来时,窗外风雨凄凄,葛覃却萋萋,我不知身在何处。阿涵惊呼:“桃子!”她爱极了《夏日终曲》,自然爱屋及乌,移情于那只燃着欲望之火的桃。而我,只是在下雨的时候,啃一只本身无意义的桃子。

 

 

我行走在九月。

 

九月,我未曾想过它是这样一个多雨的月份。John Bragg的《Just walking in the rain》响在雨夜,在此之前我不知你会否离去,就像我不知道主唱是一名囚犯,来自TennesseeState Prison。这世上所有的隐情,都藏在五线谱的空白里,填饱白夜的肚腹。我亲眼目睹,如鲸腹渐渐浮出水面的,猝不及防的真相。

 

爱德华,你在九月离开。我仍爱逛水果店,却不再买桃子。因为它的季节已经过去。我偶尔会去花店,买一只黄玫瑰。挑花的时候,心想不要让一枝玫瑰独自寂寞,我忍不住拿了两枝枝蔓伸展的草。花店老板慢悠悠地把它们包起来,告诉我:这草叫“情人草”,还有一个名字是“跳舞草”,天冷的时候,两枚小叶会绕着中间的大叶跳舞。抱着这束花草走在初秋瑟瑟的街头的时候,玫瑰险些落泪,我安慰她,别哭,我带你去喝水。  

 

 

我所见所闻的世界,秋露如珠,秋月如珪,明月白露,光阴往来。

 

我在红绿灯闪烁的路口,听雨滴落下来。我的异常多雨的九月,打湿了你这个月的第一次来信。落款:爱德华。边缘的水渍晕成玫瑰般的朦胧。你劝告我勿多思多虑,语气仍旧亲昵。我疑心我仍旧沉溺在朱天文编织的春秋大梦里,贪婪地嗅花开时浮动的香气。不论如何,收到你的信时,I walking in the rain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罂粟在罂粟的田里。”

 

你在远远的山上,我像被驯养的狐狸,远远地望你。手里古老的圣经成了无字书。该隐俯身低语:“原罪如此。”我慌了神。

 

落雨的声音,打湿南山的梅花。

 

而我行走在九月,不知疲倦。

 

 

也许我已经倦了,所以才说不出话。我只是忍不住把信放在心口的位置,就当我跨过了湿漉漉的九月,拥抱了你。拥抱你的时候,我看到你登上松木梯,看到你游泳,年轻的脸上汗滴闪闪。看到你把软踏踏的泰迪熊晒在铺满阳光的林地里。你笑着说,我们来晒太阳吧。

 

那一刻,我突然醒来,晾干了自己。

 

“好啊,我们去晒太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