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作者:寻欣茹发表时间:2018-05-28浏览次数:

 

曾几何时,你曾吟唱“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心里百转千回的念,是对远方人的思念,轻轻脱下罗绸外裳,一人独自躺上眠床,满心焦灼牵挂的,是那云中寄来的锦书。然而现在的我们,便捷快聊,生活方便而轻松,但是再也找不到那种鸿雁传书,鱼传尺素,寄予在字里行间的澎湃情感。

 

午后,摆一香茗,静阅一本书,细细品味文字的韵味。一个个纠缠交错的字体,一篇篇纵情倾注的笔墨,扣动心弦。而文字的美不仅于此。回眸间,诗梦穿越千年长廊暗香浮动,如诗岁月,只借素卷吟唱,“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元宵节花灯如昼,一轮明月徐徐升起,漫步在小巷街边赏月的才子,视线中突然出现一抹胜过月色的身影,纤腰微步,皓腕轻纱,一颦一笑动人心魄,毫无防备,邂逅相遇,才子怦然心动,于是相约黄昏人散后,共享清风明月。一场红尘恋,一份千年缘,从此不问山高水长,佳人在侧,烟雨如梦。然而韶华倾负后,又有几人能有始有终?又是一年明月上柳梢,满地落花,独自数落,相遇时难相守更难,言尽了白头偕老的承诺,如今走到各自一方的角落里,忧伤生活。“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虽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初心,可最终只能是曲终人散。人们只知前一句人约黄昏后的直率甜蜜,可谁又会体会后两句中的无限悲凉。红尘之上,愿我们以花的姿势行于世,无关风雨,无关世俗,也许并不会有三生三世的缠绵悱恻,也能是一段无怨无悔的佳话。

 

铺一纸素笺,将零碎的思绪,细细描绘。窗外,月光倾泻而下,穿梭千年的月光呵,此时又照耀在我的桌前。这一轮明月,见过朱颜衰减,见过九重宫变,见过貂蝉。也许昭阳深宫里的清晖,没有照见你的泪痕,可中秋佳节祭月时,总能听到你绕梁的决绝之音。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狼子野心的不仅仅是一人,王朝更替,又怎能归于一个女子。然而还有更甚者,“啼笑姻缘连环计”也成为加在她身上的罪名。当泪流干之后,心也会绝望,从此她便不再顾忌,舞影零流群雄间,谁又会在乎深夜里她的声声恸哭呢,也许长伴君王侧并不是她所希望的,于是选择另一条路,永不回头。

 

深夜,飘零在外的游子,仿佛又听到了那声声断肠的捣衣声,秋雨生寒,看到自己身上的冬衣,却早已破旧不堪,想起出门时母亲夜夜为自己捣衣的情景,不禁又掉下泪来。心中涌起万千思绪,想到母亲独自一人在家,想着自己飘零在外几年,“父母在,不远游。”但这是自己唯一的选择,不得不背井离乡,踏上征途。

 

我的目光停留在那一轮月上,拿起笔,惟愿寄去一封信,见字如面,不问曲终人聚散。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