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一朵开在迷彩服上的格桑花

作者:李叶静发表时间:2018-03-30浏览次数:

 

一朵开在迷彩服上的格桑花

“我真的没有办法去猜测你的心,你究竟想把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推向什么地方?我真的已经对你绝望了。我再问你一句,到底回不回来?”

 

瑜乔听着电话里母亲的泣不成声与决裂言辞,她的心也是母亲的肉做的,她也痛得很。可是她已经做出选择了,就算有后路可退,她也不可能再回头了。

“妈,我真的不想让你难过,可是你就让我自己活一次吧!我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我爱他,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都不想放弃他了。”

接着便是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结束了这场找寻两年才有的通话。瑜乔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所有的无奈与执着在这一刻都显得那么渺小,只有愧疚与思念把整个心都占得满满的,一不小心就溢出了眼眶。手机从她手里滑落,掉在她盘腿曲坐的缝隙里。瑜乔用双手掩面,本该嚎啕大哭的情绪,硬是被憋成了呜咽的抽泣。

站在一旁的可可温柔的伸手,然后把瑜乔散开垂面的头发往她耳后夹。

“抱抱我吧!我真的好累。”瑜乔轻轻的说着,好像是在哀求似的。

可可走近瑜乔,把坐着的她抱起来,然后转身坐下,把娇小的瑜乔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始终一言不发。

两年前,当他们两个在高原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瑜乔问可可:“我是一朵开在迷彩服上的格桑花。对不对?”可可是个外表男子主义色彩浓厚的人,可是内心却是十分温柔与谦和的。“是的,不过你看起来更像是一朵牡丹,你真的很白”,可可小声的回答到。瑜乔被他略显生硬却又实诚的幽默给打败了。两个人就这样站着互视对笑着几分钟。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瑜乔看着眼前这位穿着迷彩服的男人,心就开始悸动了。或许不是爱。可是那种想要厮守的感觉却是百分可以确定的。

他们的相识在外人看来是十分不靠谱的——网恋。在遇见可可之前,瑜乔正在度过一段难熬的时期。男友出轨,工作不顺,父母离婚......好像所有的不幸都是相约好了的,非在瑜乔二十六岁这一年全部到来。那段时间,微博上铺天盖地的都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相关舆论。瑜乔并不是想跟风,只是一切都恰好那么符合她的心情。她辞掉了工作,与其说是想要出去旅游,不如说是为了逃避父亲的新婚,为了忘记跟前任的所有回忆。在出发之前,瑜乔准备了很多攻略,因为她并不是为了一去不回的,所以安全还是第一位的。也就是在做攻略的期间,瑜乔和可可相识了。他们的开始和大多数网络恋情一样,没有轰轰烈烈,只是平常的交流,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到后来的无话不说,再后来就是互相成为彼此的一种倾诉对象。在瑜乔看来,在这样忙碌却又无助的时代里,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想要找寻到彼此灵魂可以吻合的人的梦,只是我们已经懒得去心动,已经不屑于去行动了,因为我们总是把结果想得很苍白,与其说是不在乎,不如说是畏惧。可是我们就迈出那么一步,我们就看见了完全不同的风景呀!如果说瑜乔之前的生活是悲哀的,那么遇见可可之后的生活便是幸运,便是另一种重生。

曾经的瑜乔是一个十分自卑的女生,家庭的不合与背叛给她的童年留下了无法漂白的阴影,她善怒、狂躁、走极端。如果你曾经见过那样的瑜乔,你一定会原谅现在这个看似任性的瑜乔。是可可,是这个温柔善良,穿着迷彩服的可可抚平了她的愤怒,带给她对于生活的另一种形式。

瑜乔的家里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父亲很偏心这个由家庭第三者带来的骨肉。以前瑜乔不懂,为什么母亲可以忍受这样的生活,不仅要照顾自己的丈夫和女儿,还要养育一个给自己带来心灵创伤与家庭破裂的孩子。后来瑜乔有了自己的男友之后,她明白了那份本不应该将就,却不得不将就的无奈。前面说过,瑜乔的父亲很是偏心自己的妹妹,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妹妹身上。曾经瑜乔因为一只冰淇淋被父亲打断了一根鸡毛掸子。是的,仅仅因为一只只能妹妹一个人吃的冰淇淋,瑜乔的父亲打断了一根鸡毛掸子。瑜乔的母亲是一位忍受主义者,她以为自己的迁就与包容忍让可以稳住一个家庭,可以留住一个早已不爱她的男人。面对丈夫的不忠与麻木,她从来都是告诉瑜乔,很多事情我们只能假装自己不在乎,不然生活就太累了。可二十几年的现实生活告诉她,这样的生活态度是错误的,只会把自己一步步推向更加幻灭的深渊。也许是母亲这样善良近乎懦弱的性格给瑜乔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在发现自己男友背叛她后,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分手,不是大哭大闹,而是想着如何去维护这段耗费了六年青春的感情。甚至在对方提出分手之后,瑜乔就跟她母亲当初求她父亲一样,好像所有的过错都是自己的。瑜乔用酒精麻醉过自己,用彻夜失眠来训诫过自己,都无济于事。那是一段静谧却难忍的日子,瑜乔眼睁睁看着现实崩塌在自己的眼前,可是她无能为力。

倘若没有遇见可可,瑜乔的生活会是另一番难以想象的模样。我们总是在出发,在遇见,在离别......能够找到一个愿意陪你驻足欣赏,甘愿为你停留的人,那是一件多么值得坚守的事情。

在瑜乔决定背上行李去往可可所在的高原时,她就决定,一定不会一个人再回来这座充满伤心回忆的城市。五彩的霓虹、高脚酒杯、高档办公室.....通通不再是瑜乔的牵绊,甚至是自己的母亲,瑜乔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唯命是从,因为母亲已经找不到所谓爱与付出的本质了。瑜乔把自己工作几年的三分之二积蓄留给了母亲,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出发。

瑜乔是在凌晨到达终点站的,虽是夏季,可是海拔居高的高原依然冷得刺骨。瑜乔在旅途的列车上想象过无数次,第一眼看见可可,她会怎么做?而可可又会怎么做?是激烈的奔跑相拥,还是平淡的互相说一句“你好”?瑜乔看见可可的第一眼,就把在脑海里排演的初见忘得一干二净。可可很羞涩,挺拔的军人姿容,那一身整洁的迷彩服给了瑜乔最大的欢喜。可可接过瑜乔手里的行李,问瑜乔是不是很冷。那时的瑜乔正盯着可可的帽檐,轻声“嗯”了一下。可可一把就把瑜乔楼在怀里,瑜乔的脸是在瞬间就红透得了。可可说部队规定军人不允许在任何情况下脱掉军装,不然我就把外套脱给你了。即使瑜乔之前几年的工作都是属于公司公关类的,本来很善于人际交往,可是此刻的瑜乔也在懊恼自己的平生所学怎么都不见了踪迹。在走向旅店的路上,一直是可可在有一搭没有一搭的问着瑜乔问题。在走到旅店对面的街口时,瑜乔突然停了下来。可可用一种疑惑又怜悯的眼神看着她。瑜乔在沉默了几分钟后,终于想到了一句话。“我是一朵开在迷彩服上的格桑花,对不对?”瑜乔用手轻轻扯了一下可可的迷彩服肩章问到。可可看着怀里的瑜乔的,“是的,不过你看起来更像是一朵牡丹,你真的很白”。是的,对于长久在高原上执行任务的可可来说,这位来自远方湿润土地的女子是他见过最白的人。

瑜乔就是那一朵格桑花,而可可就是那套迷彩服。生活总要继续,故事不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