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丹顶鹤女孩

作者:段子越发表时间:2018-03-30浏览次数:

 

丹顶鹤女孩

  又是一年开学季,又是一年分别时。可我的爸爸,再也不能穿着他那饱经沧桑的工作服,开着他老的掉牙了的摩托车,给我坚实的后背让我倚靠,开心地讲起那丹顶鹤的故事。站在东北林业大学门前,我既快乐又悲痛。这是姑姑生前的母校,我将追随姑姑,父亲的脚步,成为第三代养鹤人。守护绿水青山,我们视如生命。我要回到扎龙自然保护区。只有在那里,我才能找到内心的安宁。

 “走过那条小河 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走过那片芦苇坡 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 她再也没来过;只有片片白云为她落泪;只有阵阵风儿为她诉说 hi hi~;还有一群丹顶鹤 轻轻地 轻轻地 飞过”从小我就知道,姑姑对丹顶鹤的爱,就如“一走进荒野,一切不愉快的事儿都忘记了。我愿在茫茫荒原上寻找,寻找理想,寻找友谊,寻找生活的答案。”据说,当村民们找到姑姑时,两只丹顶鹤徘徊在她的身边,不停地低下带着红冠的头,用长长的尖缘整理着她湿淋淋的衣服……据说那年清明,一群丹顶鹤行将横空北上时,在姑姑墓前久久盘旋。照片里的姑姑,水汪汪的眸子如纯澈的湖水,清可见底。她爱笑,这一笑,宛如百花开,又如清风笑。

  10年后,我的父亲,接过了接力棒,成为一名养鹤人。他总是早出晚归,每次一回到家,就在微弱的灯光下,研究着丹顶鹤的生活习性,每一只丹顶鹤,他都能叫出名字。他有时会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出神地看上一会儿。我问父亲,父亲总是背过身子,肩膀微微抖动。有一天,突发暴风雷电,惊飞了几只幼鹤。父亲立刻追了出去。风把苇子都刮伏在水面上,滚地雷像火球一样在水面上滚来滚去。然而,父亲仍一步一“刺溜”地带头冲了上去,把鹤抢救回来。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差点失去至亲的痛苦,我恳求父亲以后少冒险,父亲只是说,丹顶鹤需要我去照顾。那一天晚上,白玉盘似的圆月高挂在天空,发出清冷的光芒,淡淡清辉洒在芦苇丛里。天光微亮,早起的鸟儿也突然没在枝头像往常一样欢快的歌唱。饭菜已经凉了,等来的是父亲的噩耗。我的心中刹那间闪过万种情绪,大自然的一切变化似乎在都顷刻间发生,泪一串串地从小脸上滚落。“片片白云仍在难舍碧空;有一个真实的故事;至今让人动容;那个女孩的弟弟;为了丹顶鹤又献出了生命”

 翻开父亲的笔记,全是丹顶鹤,那张工作证里,是姑姑的照片。

 我接过了父亲的接力棒,“丹顶鹤女孩”从未离去。

                                                化工院段子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