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欠您的也只是一份浅薄的爱

作者:李叶静发表时间:2017-12-29浏览次数:

 

欠您的也只是一份浅薄的爱

来到殡仪馆的这天,天气意料外的晴朗,本该寒冷的冬季,却洋溢着春的温情。这块凹地远离市区,几座小山环绕,大理石砌成的建筑,知性中充斥着浓浓的寒意。母亲要我进去,我沉默的走开了。独自一人坐在大门口的石阶上,努力与厉阳对视。我连看一眼身后“冰窟”的勇气都没有,我不敢起身进去,好像那是无底的寒渊,四周布满的冰渣,会刺得我骨痛。可我到底是怕身体承受不了那股寒冷,还是怕自己难以承受这最后的一别。身后传来的哭泣声,声嘶力竭……我的心似被针戳得痛。好像我一直以为,不曾见过,就永远没有离别。其实,我也恨自己的万般懦弱与无知,对您的遗憾是没有一句问安,是没有一声道别,是没有任何形式的牵绊……即使您把我塑造成一具鲜活的生命,抛我入世,自此不管不问。那一刻,我承认自己是没有任何情绪的,甚至无法掉下一滴眼泪。

越长大越感觉到一些事情的真实可历,那些不敢想的,那些不愿去想的,在它该来的时候,还是快马加鞭的朝你我奔来。我不过刚一个转身,您,便成了我的一辈子。我经历过许多遗憾,却从未真的理解遗憾的含义。在您离开之后,我突然明白遗憾是一种不需要刻意懂得的东西,它就是遗憾,一种无法述说的情绪,没有太多深刻且难以理解的喻意,就是这么简单直接,以至于我还来不及挑剔,它就突袭我的人生,将我的世界七零八落。世间的爱分很多种,可您对我吝啬,不肯给我任何一种。恰好我又是这般记仇,于是也不肯给您一分,当作一种自得的报复。我这半生走过太多的错路,我将一半的原因归结于您。我知道,您都不曾在意过,也更不愿意去怪罪我对您的不付出。

那年冬天,您买给我的衣服和鞋子已经不能再穿了,可是我依然带着去到任何地方。去大学报到的那天正处炎热的季节,我塞了一箱夏季的衣裤,唯独带着您买的冬季衣服和鞋子。我没有家,如您一般漂泊,想着被人珍藏好,可一直四海为家,没有人怜惜我的无枝可依,也没有人在乎过我的四下流离。没有扔掉的东西,像是一种默契,像是一种没有预知却十分明了的事情。那是您留给我唯一的物品,似乎还是可以感觉到您的气息,在我的生命中一起一伏。

我过去半生只度过一次情人节。那天,街上成对的情侣,大捧的鲜花五颜六色的摆满了大街小巷。烂漫的气氛夹着寒气弥漫了整个世界。我一只手挽着你走在找饭店的道上,另一只手捧着您送的巧克力蓝色玫瑰花。那天我们的步伐都很轻盈,别人投递过来的目光也成为我们谈话的笑料。我看见过您的脸上铺满了大条的皱纹,您笑的时候总是摇头晃脑,您说话总是扯开嗓门,像是要通知全世界一样……那天我就这样挽着您静静的走着。我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您已不在世间的事实,明明一切都有迹可寻。您走路,您主动拿出打火机给隔壁桌点火,您掏钱付账,您的笑,您的声音,您送我上车后离去的背影……它们都还在,可您又去了那里?

都说世事如梦,而我睡过了头,还未醒来,您便独自离开。在这场以永别为代价的冷战中,仿佛一个世纪的时间拉锯战,其实一开始我就输了。“错误的开始,终究不得善终。”岁月的洪荒就是这样轰轰烈烈,奔马随风,我们都被冲撞得遍体鳞伤。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真的懂得那一句“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含义与之带来的沉重感。在大山有一种说法”逝去的人,会回到自己最牵挂的地方看一看“。可您连家都不曾有过,离开之后,连去看一眼便可了却一生的地方都没有。若子女是您最大的守望,为什么离开偏要这般躲避?或许您是恨我,以至于在离开的时候都不愿意告知我一声。宁愿一个人捂着疼痛的记忆,悄然逝去。我多么愿意相信您是爱我,所以不愿意惊扰我,不愿意我看着您的离去,却做不了什么。可我始终劝不了自己,也没有办法卸下这份遗憾带来的罪恶感,更无法原谅自己。

龙应台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另一边,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送”。

接您回家的路上,列车飞驰,像是生命的拉线,把离别牵扯得远无交集。可它还是那么慢,慢到再也见不到您。一阵剧烈的头痛感袭遍全身,我头晕得厉害。我有些着急,我怕您不等我了。封闭喧闹的车厢,像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副棺材,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走向死亡,连透一口气都那么困难。无法平静的身体,胃里一阵翻滚,我想吐……如此痛苦,或许也是应得的惩罚,我感觉自己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我甚至抓不住一粒可以供我活下去的尘埃。

我控制不住的想象您离去的场景。那座灯红酒绿的小城,人车喧嚣,您独自坐在空旷的小屋,电视剧还在续播,您却如寒冬里那片雪花,安静的飘落在冰冷的地上。可雪花不怕冷,您也不怕吗?凄凉的寒冬里,我却来不及给您披上一件薄衣。这座“钢筋水泥城市”里游离了您大半辈子的漂泊,那一座座大厦的基石都印着您满手的茧痕。我想您是爱上了这里的繁华,留恋这里的喧嚣,所以一生都在此处不返。可这座城最后给您的却是饱受饥饿与寒冷,受尽艰苦,无从述说。我只想在小时候的大山深处给您寻一个简单却不孤独的家,可我怕您不喜欢。曾经听您说爱大海的辽阔,我好想把您最后的气息置于海底,可那里过于黑暗与陌生,我又怕您不习惯。对于您,我从来都是措手不及,连最后一别亦是如此。

最终还是选择带您回到那边的大山,毕竟那是我们曾经以为过的家乡。一路上,把装有您的盒子紧紧抱在怀里,秉承着对您的最后一份虔诚。光怪陆离的夜,狼狈的这个我是病怏怏的路人甲,带着自己对世间最后一份期许,寻找着回家的路……窗外夜色微恙,这一生走过的路,平铺出一条无尽头的大道,通往爱您的人去不到的地方。

看着微黄的泥土将您覆盖,我知道那些事情再也回不去了。我席地而坐,面对连绵起伏的大山。有关于您的一切都在这一天被埋在了地下,我怎么也找不回了。闭上眼睛,还是会有您的模样,那么熟悉的场景与当时的您。我不得已,只得起身,我实在无法承受过去成堆的袭来。在逝去的亲情面前,我不断退缩,竟卑微的只敢自顾自的逃避。我也有过挣扎,可我始终劝不了自己去接受您再也无法出现在我面前的事实。有一天,我想我也会如您一样离开,离开这个不属于任何人的世界,离开这个曾经以为会被人爱护的自己……

凌晨三点从有您的梦中醒来,再也无法入眠。桌上放着一堆物品,您的彩票、打火机、香烟、剃须刀,还有一本承载了您一生的笔记本。突然一阵念想,想要学会抽烟。拿起打火机,抽出香烟,一支接着一支,直到咳出眼泪,我依然学不会抽烟,就像永远学不会去爱您。披上外套,走向送您入眠的小道。漆黑的夜,感觉周围却有很多呼吸,恐惧的心作祟,只得停下脚步。找一处坐下,拿出手机,六点十分。突然有一种想要看破晓的想法…..

黎明的到来,静谧安逸。阳光一点点从山冈上溢出来,田野间还残留着经历寒秋后的点滴苍翠,头上的群鸟“嘎吱”着飞向远方,我们的村庄温暖中还带着丝丝芬芳。还未等到春暖花开的拜访,您便选择了逃避寒冬,宁愿做一个路过世界的无名旅者,看一眼别人的幸福,然后孤独离开。我也会为您有一丝不值得,可是我终究做不了您心中在乎的人,您也不愿意给我机会去看您最后的白发苍苍。

原谅我对您的爱这般浅薄,因为我不想做一个一厢情愿的人。好想对您说,下辈子您别再躲我那么远了,接您回家的路真的太漫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