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一天

作者:于文清发表时间:2017-12-29浏览次数:

 

一天

早睡的第……不清楚天,时间与爱上生活一样长。因为不再刷朋友圈、不再丧心病狂地看视频,于是有了充裕的时间热爱生活。与周公相会前,我抱着电脑,时不时地翻一下手机便签里随手的记录,将我的一天转换成文字。不精彩,却充满我概念中的小确幸。

11:50学生公寓

说是下午去图书馆,其实也不知道去干什么。只是觉得无处可去的时候,哪里随时都接纳我。躲过中饭时候拥挤的食堂,绕一个大圈走出公寓。不想遇到熟人,不想在寒暄说去图书馆之后,要费口舌解释不是去学习。前面熙熙攘攘的人堵塞了人行道,撇一眼胸前的牌子,便知道是一群来这边玩的游客。我紧贴着右边走,但仍旧不断地有与我迎面相撞的行人。每每此时,我从不主动让路,只一股脑地往前走,同时拿并不犀利的眼神盯着对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用眼光一直盯着另一个人的眼睛。记得这是以前经常在课堂上玩的小把戏。后来渐渐扩展到各个场合。每次都是对方率先移开目光,我打退堂鼓的次数少之又少。当然,这对我并不适用于一对一谈话的情况。于是一路走下来,我竟也畅通无阻。嗯,没有错。只要,你在自己的路上走得足够坚定,所有人都会为你让路。

12:30油烟街

 

又一次来这里,又点了一碗炸酱面。周日人略显拥挤,店内已经坐满,于是我找了张门口的桌子坐下。来油烟街十次有八次会来光顾的店铺。不仅仅因为好吃,更因为我不愿意尝试新的事物,无论是一家新的小吃店,还是一种全新风格的衣服。但是我知道,一旦尝试,我便会奋不顾身地爱上。如此,矛盾,无限循环。所以我专情,也花心。最近一直在练习用左手,用筷子已经蛮熟练了,只不过挑起面条的时候还有些困难。想起上次和朋友一起来,面条的酱汁溅到胸前的衣服上,打趣道下次应该戴个饭兜来吃。每周来这里的次数不算多,有时一个人,有时两个人。偶尔像今天这样,一个人吃完往回走的路上,还是觉得明晃晃的阳光下自己略显形单影只。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的念头。其实现在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一个人,但是却不再觉得孤独。

13:00图书馆

无论何时图书馆里总是凉飕飕的。每次一进门,无论去几楼总会习惯性地左转,经过的一个咖啡屋,很多人愿意在里面学习。咖啡的香气便整日弥漫在这条走廊上。日复一日,这种气味仿佛牢牢地附着在了我对于图书馆的记忆上。可事实上,我并不喜欢这个味道。大概是从相遇的第一天开始,开始排斥它将会勾起的记忆。

原本只是想进来自习室瞄一眼,但偏偏看到一个空座位,于是心动,把东西摆了上去来宣布暂时的主权。翻了几页书,眼皮就开始打架。可能是生物钟已经被这里改变了吧,以前从不睡午觉的我现在却准时在午饭后犯困。习惯真的是件可怕的事情,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便将一些人和事刻进记忆之墙。

17:46路上

从图书馆出来,天差不多要黑了,天上的云一朵一朵的,染上墨蓝色的光,慢慢的油画既视感。还是决定顺着潇湘中路走回去。正是下班的时候,路上满满的车辆,车灯发出的红黄光线与红绿灯光交汇成傍晚最绚烂的画面——每一座城市都拥有的一幅画。蓦然想起很久之前,在沉沉的暮色里,坐公交车回家的场景;想起很久很久之前,在昏黄的路灯亮起后,骑自行车从镇上中学回村子的场景。我正活在那时候的未来,正处在那时候向往的年华,可是,却没有活成那时候羡慕的模样。

19:00学生公寓

新闻联播开始了。此刻楼下的羽毛球场已是一片喧闹,人声、水声、车笛声交织着,吵醒了天上的月亮,躲进云里不肯出来。时至今日,这座城市仍使我觉得陌生,它终日不知疲倦地闹着,闹得整座城浮躁喧嚣,闹得城中人沉不下心。向来早睡的我现在不再责怪自己晚睡,躺在床上干瞪眼的时候,会想起曾经看完新闻联播就钻被窝躺好的日子,那时夜很黑,梦很长,人儿还都在身边。

夜一天一天长了,温度一天一天低了,道理一天一天懂得多了,人儿一天一天来了又走了。王家卫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活中无法失去的人说再见,所以我没有说再见就离开了。”于是我离开了过去,终究也会离开现在走向未来。但希望再见时,能有一天让我可以这样静静地回忆,静静地流泪,和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