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学习

作者:于文清发表时间:2017-11-30浏览次数:

 

学习

 

 

于文清

“小清啊,好好学习啊在那边!”“嗯。”

很多次了,每次和奶奶通话,电话那头刚接通,我的眼睛就湿湿的,只要奶奶一说话,一定是我先哽咽。而这句话,是奶奶每次结束通话前必说的一句嘱咐。从某一天开始,这句话会让我流泪。

也不仅仅是打电话的时候,包括每次放假回奶奶家,一定会谈到的一件事也是我的学习。而奶奶最常说的话,随着时间的推移到现在只剩下最简单的一句:好好学习。每次都说,谁听了都会心生厌烦,从前的我还会不自觉地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但现在却绝对不忍心打断。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对我的了解只有我的学习。她仍旧像很多年前那样,自信我的世界里只有学习。就是那种感觉:她不了解年轻人的世界,于是只能在这个永不过时的领域里问东问西。她清楚她与我的时代不同,于是只能在这件事上给我叮嘱。

她不懂我所说的国二,综测,社团,三会一中心,她不知道我所说的微博,QQ,朋友圈,她不理解为什么我要一直塞着耳机,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手机背景图案是一个陌生人的照片。

不,也许她知道,但她永远插不上话。

我感到尴尬,不因为她的落伍,而是因为我的自私与自大。

我心疼她。

于是很多年,有个习惯一直被我坚持着:从不在长辈面前,尤其是爷爷奶奶老一辈面前,说任何新事物的简称,甚至是全称。不是嫌要给他们解释清楚很麻烦,而是我知道,在我反复解释多次后他们仍旧听不明白的样子,让他们自己第一个感到难过。我不愿他们难过。

他们不懂我的世界,所以他们抓紧这根连通我和他们的通讯线——学习,努力不让自己和我的世界脱节。他们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所以他们只会一个劲儿地塞钱给我。可正是这种不了解,让我愈发不安,愈发难过。于是,我会炫耀似的把自己的成绩、荣誉一股脑地拿给他们看,我会欣然接受他们给我的零花钱。而做这些——在同龄人、父母面前绝对不会做的事情,只是因为我知道,这样会让他们开心。而我只要他们开心。

什么时候,他们开始看不懂我带回家的书;什么时候,他们开始听不懂我言语中的某些词;什么时候,他们不再给我买各种吃的玩的而是给我钱;什么时候,他们需要通过电话和我见面;什么时候,他们不再主动出现在我的身边。应该,是我长大的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好像一直都是那个时候。

是他们的错吗?当然不。只是他们不再有力气紧跟我的脚步,更是我自私地落下了他们。

下次回家,我要和奶奶说些什么呢?聊聊家长里短,问问她又在街头巷尾听到了哪些鸡毛蒜皮的家务事,说说我小时候的趣事,听她讲讲他们以前的故事。对,还有我的学习。

这些有趣吗?也许不。但是,这是她喜欢并且擅长的领域,所以,我会愿意听她絮絮叨叨地念叨下去。

如果有可能,我要一辈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