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浮生未歇

作者:覃彬发表时间:2017-11-30浏览次数:

 

 

浮生未歇

在离着很远的地方,有一片海滩,孤独的人就在海上,撑着船帆。

                                              ——题记

人是一种短期动物,记得帕斯卡尔说思想上,精神上人能达到永恒。我们总喜欢追求永恒,可是也不得承认生命何其短暂,好多往事也许

仅仅是埋藏在了脑海的深处。或有快乐,或有遗憾,总归是回不去的,但心里还是尚留一记酸楚在苟延残喘。我们得到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

如果再重来一次,或许我还是会这样再走一遭吧,即便明天已知的事,好的坏的都如期接踵而至。

尚小时的青春,读过很多书,为许多情节喜过、悲过、感叹过,可不信奉唯心主义的我心里还是不相信的,人的一生怎么会存在这么多极端色彩的事情,起起伏伏、跌跌荡荡,岂是像这般戏剧一样简简单单的寥寥几笔就能说清的呢。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纯真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许事故,看过这么事,好的坏的,原来书本里的事生活真真是存在的啊,只是现实里更加丰满、犀利一些了吧。大多数生命体的一生或许都是平淡无味的吧,都逃不过荣辱不惊的生命周期,日月星辰往复不息,这么想来,有点淡然;有点失意;又有点不甘。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会很有感于木心先生笔下的《从前慢》。从前慢,慢的不只是从前吧。在梧桐树慢慢凋零的季节,当梧桐叶带走一无所有的昨天,当有些萧瑟的风声停滞了从前,从前变得慢,凝固了我的回忆,我的心也变得沉沉的了。过往的日子居然总觉得就像昨天重映一样啊。最近总会想起好多当年的遗憾,“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我总是在想怎么去填满过往的遗憾,又或许,此生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弥补遗憾中度过吧,心中存着无数的念想,也许才会更加有勇气走下去吧。

“17岁的那年,捉住那只蝉,以为能捉住整个夏天。”

“18岁的那年,吻过她的脸,就以为和他能够永远。”

我还深深记得《席慕蓉散文集》里的一句话“原来,世间的一切都可以伤人,改变可以伤人,不变却也可以伤人。所有的一切都要怪那颗固执的怎样也不肯忘记的心。想去走一趟那条长长窄窄的老街,想去再坐一趟渡船,再渡一次,渡我到我的对岸。”每个人也许会一成不变,也许哪天受到了刺激,从而瞬息万变。可时间久了,真正沉淀下来、才是最真实,最永恒的愿望、情怀吧。烟花易冷,人事易分,人的一生或许不一定能自编自导自演,但如果任凭此生不能按自己的心意去过,哪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也要在有限的时间里翻来覆去的改着属于我的剧本,好或坏,乐此不疲。

我曾写给自己一句话:“一段人生用来懵懂无知;一段人生用来疯狂热烈;再留一段人生用来返璞归真。”

听罢笛声绕云烟,看却花谢离恨天。苍山负雪,浮生未歇。

  2016级会计班

覃彬

201630077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