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寂寞的喧嚣

作者:黄英如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散文

 

 

图书馆从来都不是安静的,反而一直存在着寂寞的喧嚣。

因为我一直相信,有灵魂的书,自会有生命。

我想先去社科二看看,那里总是开放着的,可以带包入内,也有座位供自习。去社科二可能会经过一个幽暗的楼梯间,半层的落地窗是泛黄的,所以光线总是不太好,不似另一边开阔的楼梯间那么亮堂,气氛沉闷而缄默。我走上楼梯,落地窗前有个男生,尽管他是面向昏黄的窗外,用背影对着我,我仍旧一眼认出他是《沉沦》。我喊了他的名字,算是向他打招呼了,他忧郁地回过头,说出那句我已然背得的台词:“我一直望着窗外那棵树,我从未窥视过任何路过的女学生。”不等我作出反应,迅速别过头去。

社科二很热闹,除了自习的学生和坐在门口的管理员外,还有很多值得一看的风景。

书架间几个穿着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神韵相似容貌却各不相同他们聚在一起皱着眉头唉声叹气不忍心地看看周围用悲恸的眼神交流着我偏了偏头果然那是放着鲁迅全集的书架

还书的小推车旁靠着一个衣衫褴褛、甚至有点衣不蔽体的年轻人,我看了看,是《平凡的世界》,也许是因为借的人太多,又太不爱惜他了吧。我将眼神别过。

窗户上坐着眼神忧郁的《人间失格》,他正在为不能跳下去而痛苦,我不敢上前与他攀谈,我想,不论说什么,都是徒劳了罢。一旁的座椅上有个中年妇女牵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娃,中年妇女神情无奈,不停地抚摸着小女孩细嫩的手掌,小女孩东看看西看看,四周都是奇怪的大人,哭喊的吵闹的,她却一点也不惊讶,乖巧得很。那个中年妇女是《生死场》,小女孩则是与她同源的《呼兰河传》,我默默感慨起萧红不幸的一生,又不由得生出一种敬意,她越受苦,越返璞归真啊。

自习的地方有不少玩手机的同学,我看见《黄金时代》在一旁摇着头,嘟哝着:“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

我向熟悉者一一打过招呼后准备离开,躲在角落观察我的几本书也凑上来了。“有空多来看看我们吧。”我很感动,也很愧疚。这些我应该要好好去读的书,我还没有看完。

下楼时,我走的旷亮的楼梯,经过二楼的多媒体阅览室时,空气一下子安静了。我继续下楼,一楼是沉默的资料室,透过玻璃,我看到一些眼镜底很厚的老爷爷在讨论着,他们并未注意到窗外的我,十分专注的样子。

再见,我在心中道别;我一定会再来看你们的,我郑重地在心中道别。怎能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