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谁言红颜不英雄,玉梅冷香远

作者:唐诗晴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谁言红颜不英雄,玉梅冷香远

她死了,在熊熊的火焰中,像一只义无反顾的蝴蝶。

 

这一生,她没有匡扶正义的侠义之心,但她的敢爱敢恨谱写了一曲英雄悲歌。

 

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绿波,哪知如此貌美女子竟着一袭杏黄道袍,持一手如丝拂尘。冰魄银针一挥,杀敌三百;五毒神掌一出,千里不留行。古墓玉女,情丝缠身,红尘业障,终成“赤练”。

 

初出古墓,她和陆展元相知相爱,她们约定,出大理归古墓。然而,一个叫沅君的女子出现了,陆郎走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自己的天地里任雪飘冰砸,刺骨寒冷。她爱,深到了骨子里,渗入了血液中,所以一块小小的锦帕便能让她放过了程颖陆无双;她恨,恨到天崩石裂,至死不休,所以十余年的纠缠后,将其骨灰一置于南海,一置于东海,死也无法相聚。

 

说到底,世人道她无情,我道她只是个可怜人,爱而不得,求而不获,世上再无李莫愁,只有一绝情道姑。陆展元对她有何尝不是不忠,不是残忍?

 

终于,绝情谷,了断了她一生的情缘宿命。“众人齐声惊叫,从山坡上望下,只见她霎时间衣衫着火,红焰火舌,飞舞周身。但她挺直了身子,竟动也不动。”这一生为爱追了一生,为恨毁了一生,连死也要这般轰轰烈烈。“瞬息之间,火焰已将她全身裹住,突然火中传出一阵凄厉的歌声‘君应有语,渺万曾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踏诗而来,吟诗而去,为情出古墓,因情葬谷中。只是她师父说的“莫愁莫愁,但愿你这一生当真无忧无愁便好”只能化作唏嘘。

 

她这一生为爱而生,向爱而死。敢爱敢恨,不拖泥带水,即使多为世人诟病,即使到头来只是一场悲剧,我也知道不似小儿女般哭戚戚,她自有英雄的色彩。

 

若说李莫愁英雄,更多的是自己人生的果敢,而为了天下而献身的女英雄,历史也不乏。

 

她走了,在漠漠黄沙下,就像一曲悲悯心扉的羌笛。

 

这一世,她没有手握三尺剑战于沙场,却活得金戈铁马,荡气回肠。

 

生于荒僻乡间,未出秭归,美名已顺着溪水流至南郡,传遍京城。两泪涟涟入汉宫,不贿画师困冷宫。紫禁城外,国土边境上,早已飞沙狼烟将乱,徒有悲添。半城烟沙,兵临城下,一将成,万骨枯,残骑裂甲铺红,她的血泪已落。古之女子,大多争妍斗艳,争风吃醋,喜施轨计,好得圣宠,听闻要远嫁苦寒之地,皆退避三分。而她,大概是懂得家国大义的。

 

最终来,她自请出嫁,带一叶琵琶赴胡地,以与呼韩邪单于的和亲,换这大汉一场安定。

 

终于,雁门关,成就了她一生的家国大义。别长安,长安目盼盼,终是回不去了;出潼关,送行纵队此路别;渡黄河,高山巍巍,河水泱泱,进阻且长,呜呼哀哉;过雁门,马嘶雁鸣,拨琴弄弦,只道朔风入骨冷。悲伤弹泪溅琵琶,哪怕是那急雁,顺音望到这坚毅决绝的女子,也忍不住为她哀嚎三声。一曲离殇后,昨日汉宫人,今朝胡地妾。斗转星移间,已是风景都看透,呼韩邪逝去,斟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这燕支常寒雪作花,峨眉憔悴没胡沙,依稀长安残梦里,墓头荒烟漫草里。

 

她这一生赴异域,别亲人,离故友,独留青冢向黄昏,但她成全了汉朝安乐,成就了家国大义,如此,可担英雄?

 

腹化风雪为刀剑,乱世之中正邪如何辨?为你,敢爱敢恨,英雄色彩。一曲琵琶弹离殇,动荡年代去留如何取,为你,以一生孤苦换大汉十余年和平,英雄谁争?

 

红颜不祸国,演绎英雄风。

 

易安,你为南宋词人,书忧国之情于诗词;

 

红拂,你为国公夫人,扶李靖为大唐开国工臣;

 

木兰,你征战沙场,囿于刀光剑影血流成河而不退;

 

……

 

谁言红颜不英雄?玉梅冷香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