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浅谈写作

作者:刘啸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浅谈写作

 

我想从一个纯粹的写作爱好者的角度浅谈一下写作这件事。

 

其实严格意义上说,写和写作二者虽只有一字之差,意义却是相差甚远的,写指单纯地书写活动,而写作是写出了作品,一个人单纯地写下一些字不算作品,仅是文本,只有文本经历了读者的思索考究,才能称为一篇作品。

 

在过去的岁月里,我零零散散地,写下了许多文字,很多安静地待在我的思维所设想的王国里。安静是说它未曾介入别人的生活,自始至终是我个人的保留品。当然,受阅并引起共鸣的习作也不少。我对待这两方面的写作,态度都十分诚恳。

 

因为,不论是一个人默默地写还是拥有受众的写作,都属于我所构建的思维世界。我想,每一个热爱思考,热爱文学,真心热爱任何一样他所青睐的东西的人,都有意无意地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构造着不同于现实的国度。

 

而这些流诸笔端的文字,并不为了任何目的,它在这世界的存在是纯色的,是只为我一个人而诞生,尚且不论它对别人是否有影响,单是写的行为本身,就显得纯粹而执著。

 

因此,写作从一开始就是个体的精神活动。宋代黄山谷说: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两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而对于写作爱好者,一日不下笔写点什么,哪怕是零碎杂感,都觉得这一日仿佛缺少了点什么形而上的价值。

 

所以,写作全然由兴趣作引导,写多了自然生巧。喜欢写的人,总是一股脑地写下去,但其实在密密麻麻的字迹中,废话不少。明知是废话,仍是想写。或许,多阅读,多经历,能稍微改善此况。毕竟,文字是来源于生活,多体验不同的情绪,多涵养知识,多学习大家的写作方式,都能让自己的视野愈加开阔,写下更多具有新视角的文字。

 

博闻强识是很重要的,尽管在这一点上我自认不足,我的记性不好,这使得需要引经据典的时刻让人感到困难,常常要借助外物,才想起自己曾经读的原话究竟是什么。我有一些本子,记录下读下的有感触的文字,但只记下,也少有翻阅,终究是一无所获。然而阅读,并不为那些字句,而是为了心灵的感受。哪怕不能原封不动地复述作者的陈述,那些留在心灵深处的感觉却是无法抹去的,那是直接触及生命,而不用借助外力的,也是真正能在日后的人生给人以启迪的。

 

甚于才学的,是感情。艺术之所以为艺术,在于它与纯粹操作性的技术有明显差别,艺术由心而生,是作者感情和思想的凝结。我看了脑瘫诗人余秀华的诗作,记得那句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一块泡进茶杯的陈皮,僵硬的躯体,慢慢地柔和地伸展开来,这种生命的惬意,打这个比喻不能再好了。很多小朋友的习作感人至深,皆因字里行间浸润的是最真切的情义。

 

有人才学情感兼备,却没留下任何文字,这是何由?记得曾经看到严歌苓女士谈及自己的写作,是需要一个上午不被打扰地待在桌前的,思路不畅时,呼之不能出,这种焦灼不感受怎知?写作需要贴近生活,更需要走出生活,不能独处,享受不到静处思索的乐趣,那么离写作也就很远了。

 

所以,写作的经验其实很简单——一颗善感而沉潜的心、一双透彻的眼,一颗积极思考的头脑,和一只不倦书写的手。

 

这就像一个茶包,只有各种芳香兼备,才能泡出最香醇美味的茶。

 

可以发现,在这样一个茶包里,先天因素占了很大比重。

 

所以,艺术领域,多出天才,因着艺术所需的感受力与个人性格等先天因素密切相关。我们皆是平民小辈,也不必有憾,写作本是无功利之事,从心而作,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