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故事片段

作者:刘啸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故事片段  

 

从前一直觉得王菲的歌是靡靡之音,不知为何,她被抬上神坛。但是很奇怪的是,以前坚决否定的东西,到后来很多都变成了肯定,而从前坚信的东西,回过头来,却发现并不那么牢不可破,——成长有它的交换法则。

 

或许曾经是年龄未到,只能听懂模糊的旋律,欣赏不了歌词的深意。成长让我们一点一点经历未知的东西,曾经陌生的遥远的,变得近了。当我无意中听到王菲的《你在终点等我》,我完全沉醉在开头几句歌词。我知道,我不是沉醉在歌词里,而是那音律,把我唤回至十六岁的夏季。

 

高中学校的排水系统大有问题,一下暴雨,水积成河,去一趟教室真的得涉水而过。那时候和朋友两人共撑一把伞,到了教室,全身几乎湿透了,鞋子浸满了水,十几岁的小女生喜欢娇惯自己,索性把原本要参加的知识竞赛放弃了,请求老师让我把试卷带回去做,不算考试资格。

 

然而没有伞,朋友还在参加考试。

 

不知怎么的,路过窗口时,他从里面递了一把伞给我,他笑得特别温柔,明明是雨天,在那一瞬间却仿佛艳阳高照,我觉得我周身都散发光芒。那样一个或许平凡,但在我的回忆里,却仿佛永远带着神迹般明亮光芒的时刻,成为一份最特别的存在。因为那是最初的爱,最纯洁无暇的青春。

 

在那之前,他在我的印象里,是一个很聪明的男生,大家都说他很聪明——他是左撇子,他不用动笔,想想就能想出答案,他外向,健谈,人缘又那么好。我才不服气呢,那时的我还是一个认真学习的好孩子,我坐在他的身后,我看他如何一只手摸着耳后根,另一只手拿着笔半晌不动地思考问题,他好专注,那么外向那么爱笑的人,却那么安静那么严肃地坐着,好神秘。好想进入他的脑子,顺着他的思路,做一次漂流。当你面对一个思考者的时候,你真的很想进入他的世界,他的宇宙,你想体验,那未知的奥秘。于是,我问他题目,我要亲测他,是不是真如大家所说的那么聪明。那时候呀,真的只是问题目,那么处心积虑地考验他,完全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心跳不止地站在他身边,他看题目,我看他,他思考,我甜蜜。

 

青春的爱,真的像栀子花一样纯,连背景都是校园、校园外的路,那些澄澈的画面,在脑海里就像一帧一帧的画布。在十六岁的年华里,或许我们都不是主角,那大片大片的蓝色、白色的颜料,混合着青春的湿润露水,像雾一般迷离散开的青春的布景,才是我们赖以回忆的凭借。

 

也为他哭,在雨天撑着伞走过落叶,和天空一起掉水——自然循环的冰冷的水,人的感情的温热的泪。

 

体育课上,坐在运动场一侧的爬杆上,看那么多人在绿茵场上跑,目光却只能锁定他。觉得他奔跑的样子,他流汗的样子,那么有活力,那么有朝气。他说他最喜欢夏天,喜欢流汗的感觉。后来我知道运动会使人体释放一种化学物质,而那种物质催生快乐。可我不喜欢夏天,我不喜欢晒黑,我不喜欢热,我更讨厌流汗。但是,为了他选择喜欢夏天。后来跑步流汗总是想到他说的话,觉得看着远方的空处,有光也好,黑暗也罢,觉得他的影子、他的脸庞总出现在那里。——我的一生中,第一个心动的人。

 

他总是骑单车路过我身旁,穿着蓝色衬衫,衣服被风鼓起,好像很安静,却又那么有活力。最后一次相见,是一年以前,毕业仪式的门口,他骑单车而过,像无数次从我身侧穿行。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如果,那是第一次相识就好了。

 

高考填志愿差一点和他去了同一个城市,后来知道了他在那海边,心里一叹:那是我高三想好的地方,冬季有很厚的雪,夏季有清凉海风。

 

如果说,我们最终必将分离,却在最美最纯真的年华相遇,有开心也有难过地待在一起,陪伴的意义,或许胜过了一切天长地久。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却有永恒的记忆,记忆可以长存于世,即使生命终将沉睡长眠。

 

那些日子,是沐浴阳光的干了泪渍的日记本,我在讲台上写分班留言,一中午等你一起写,你都没来,却在我刚好写完那一霎,从门口走进,阳光使你的身躯模糊,充满光影,也或者是我一瞬间眩晕,看不清那一刻的你,只看到很亮的白光,却不刺眼。柔和的强烈的白光。那一瞬间弥补了分班前绿草地上的泪,弥补了物理课上心乱如麻的未来规划,弥补了班会后被爽约的生气,弥补了发烧陪你走路回家的疲累,弥补了夜不能寐早起买酸奶的振奋。刚刚好,弥补了,不懂爱的,空白的青春。

 

《你在终点等我》的开头歌词是这样的——“是你给了我一把伞,撑住倾盆洒落的孤单,所以好想送你一湾河岸。给你我所有的温暖,脱下唯一挡风的衣衫。思念刮过背脊,打着冷颤,眼神仍旧为你而点燃。

 

一把伞,从窗口递过,因为我的爱从那扇窗开始,我的烦恼、我的忧虑、我的欣喜若狂、我的思念,所以那窗口仿佛是有巨大魔力的机器,将我吸入一个新的世界。

 

他不会在终点等我,我却好感谢,他在起点出现。

 

我亲测的,他真的很聪明,是我遇见的最聪明的男生。但是他再聪明,也想不到很多问题,比如当大家看幻灯片时,我看的是幻灯片下的他。比如,我学他想问题摸耳后根,把细皮嫩肉的耳后根摩擦到发炎,不得不去医院买药擦。比如,我发现,她和我一样往一个位置看去,她看得好呆,我也看着那距离出神。比如,他抽屉里的纸坨坨是我在他教室无数张座位里凭直觉一次找准他的位置放进去的。还有好多比如呀,青春的爱,真深刻。连我这样记性不好的人,那些日子都能历历在目。但是也有被遗忘的,被丢失的,没有被记忆锁住,也没有通过纸笔留存,这样注定被忽略的小细节,就像我们并不能真正记起十六岁那年夏天的味道,只能依稀记得,有阳光混合着草皮,暖熏熏的味道,让人想睡,却又包着青春的火,没人能记得那准确的味道了,只有回答,就是夏天的味道,汗水、空气的香味……嗯嗯……嗯嗯……

 

停一下,说,总之很美好。

 

我们就这样回答青春。

 

总之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