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有狐

作者:方舒铭发表时间:2017-11-20浏览次数:

  

  

  

   

  

  

有狐

在中国古代文人的心目中,艳遇差不多被当做一项事业来做。只要条件允许——管你是有才还是有财,三妻四妾之外,还要置个外室,还要流连花街柳巷,还要时不时收个丫鬟当通房。风流是没什么好避讳的事,甚至一时传为佳话,乃至青史留名。杜牧便“十年一绝扬州梦”,元稹则得意洋洋地将自己始乱终弃的故事写成了《会真记》。

  

风花雪月到了极致,凡间女子已不足道也,于是狐女便应运而生。文人小说家笔下的狐女或美丽迷人,或妩媚惑人,或多才多艺,或善解人意,男子对她们既爱且惧,于是无数或香艳或凄婉的故事应运而生。

  

最爱写狐狸精的故事的当属蒲松龄他老人家。总是笑得娇憨可人的婴宁,不审三从,不知四德,无视长幼之序,不用进退之仪,用笑声蔑视一切,用笑声动摇一切;温柔似水的小翠,得了别人一点点恩情就眼巴巴地来报答;有情有义的红颜知己娇娜;找个人类做闺蜜还感情深厚得要死要活的封三娘……蒲老先生笔下的狐女,皆有情有义,人情味儿十足,用人类的话来说,都是“好狐狸”。明代《狐狸缘全集》里的狐女们就霸道多了。以美色惑人杀人,采阴补阳者比比皆是,叫人脊背寒矣!

  

为何这些写话本故事的文人都如此钟意狐狸?

  

其实往前追溯,狐狸最早是以祥瑞的形象出现的。东晋郭璞所著的《玄中记》中提到:“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为天狐。”在仙人眼中,狐狸是有神性的。传说大禹治水时经过涂山,见九尾白狐,就在涂山娶妻生子,其子启,后来建立了夏朝。狐狸在先秦两汉地位尊崇,与龙、麒麟、凤凰并列四大祥瑞。汉代石刻画像及砖画中,常有九尾狐与白兔、蟾蜍、青鸟并列于西王母座旁,以示祯祥。民间多供奉的“狐大仙”,正是由此而来。

  

狐狸是什么时候走下神坛,化身美人的呢?

  

有人说,是因为狐狸大多长了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美人可不都长着这样一张尖尖细细的小脸么!再加上狐狸天生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自然的媚态,被与女子联系起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狐狸幻化而成的女子,几乎具备书生们所企盼的女人的所有优点。

  

首先,她们个个有副好皮囊,美丽之外,还带着传统文化熏陶下的大家闺秀们没有的性感和魅力。因为稀少,所以难以抗拒。其次,狐女们还颇懂书生们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想想看,十年寒窗无人问,却独独有这么一个多情女子不囿于世俗势力而来红袖夜添香,该是何等的慰藉!狐女们还敢于对爱情直抒胸臆,不似人间女子的忸怩羞涩,毕竟是读圣贤书的人,做出违背世俗私相授受的事,终究有几分犹豫,即使狐女这样勇于表白心迹,书生们多还是半推半就方才接受的。最重要的是狐女性情飘然,遇公子家有贤妻,也绝不拈酸吃醋,该来的时候来,该走的时候也毫不拖泥带水,最大限度地避免了书生们的尴尬麻烦。要是书生们有了人间好姻缘举棋不定时,狐女还能主动给书生和小姐穿针引线,做起了月老的行当。这样的好女子,可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

  

当然,狐女也不全是不求回报的。《阅微草堂笔记》里就提到,“凡狐之灵者,皆修炼成仙……修容成素女之术,妖媚蛊惑,汲精补益,内外配合,亦可成丹。”

  

这样好的狐姑娘要成仙,书生可不得帮上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