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冷处偏佳

作者:李福珊发表时间:2017-11-20浏览次数:

 

 冷处偏佳  

 

    冷处偏佳,别有根芽是纳兰容若的词。  

 

    我看那纳兰容若并非无知己好友,却也有冷处偏佳的映照。是的,即使周遭围绕着浮躁,也该寻一地冷处,享一人的佳肴。  

 

   我们总向往万丈光芒的舞台,总渴望万众瞩目,谁人倾慕于月光,谁尚且能在月光下起舞?清辉下水木纷扰交错,投一剪清影,自顾自的美丽,向世人透露的是清高,可是哪个创造美的诗人不清高?不是点一盏寒灯盼到天明,,哪个人不是在冷处蛰伏好蜕变于天明的?尚且存一丝冷于心中,去侵蚀那十年难凉的热血,那一种折磨何不是雨果心中住巨龙的享受?  

 

我看冷处没什么不好,我看热闹并非是我的热闹,但我仍然是个俗人,我仍然害怕孤独,因为孤独两个字本身就很孤独,连反义词都没有,大抵人都害怕,才逃避,才寻觅,才投身于人潮的怀。你不知,冷处有他的韵味,独处当是归途。

 

如何归途如虹,大多算的归途只是冷清的月光,你行在月光下,剪影那般美丽,月下无人也无尘土,你可以走的更快。月下万物披着的是冷光织的披风,你也是,一展迎风的不是如虹的晚霞,而是清辉的月光,其实你也不必匆忙了,而如一个平静的老者,拄杖而行,归途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灌入心灵的风景已经照入心灵的清明月光。

 

这月光,将你带到,一处冷地,其实这月光所到之处就是冷地。

 

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根芽已是云露所养,花瓣更是风雨所造,一片一片,蜿蜒曲折已不是凡匠所能企及。那是一朵雪花压了所有人间沾有烟火味的凡花,于一个清净寒冷的夜,悄无声息的落下,落进山川大河,起舞于人间,无人问晓,依旧如初的纯洁无瑕。

 

在寻,那蓝色的冷,在找,那银白色的花,如何放进手里,手又如何放进心里,心又如何去接纳众人逃避的冷;独自一人,独自一人,那屈原独自一人沉了汨罗江,茕茕孑立,茕茕孑立,那杜甫病老破船;彷徨失格,彷徨失格,那纳什步履蹒跚于普林斯顿校园。于冷处,彷徨,最终以彪炳千古结尾!

于冷处能于内心做斗争,于斯为盛,于冷处映衬出佳处,无畏孤独,于你于我,都需一份舍弃人间富贵花的勇气,一份坚守冷处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