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火车

作者:崔愫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诗歌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火车成为了中国人一生的情节,那奔腾忙碌的岁月,那享受深沉的青春,不论是哪个年纪的人始终有些属于自己那份对火车的怀念。

    

今天我一样踩踏着霓虹闪烁的夜色,来到行色匆匆的火车站,黄牛的叫卖声,行李箱轮子的滚滚声,着急赶车的人们的呼叫,紧张忙碌的工作人员的撕声力竭,这就是那个我们熟知的承载着一辈人所有感情的圣地。

    

那一份份蒸腾的快餐留住辛劳赶路的人,而那精致典雅的西点餐厅却留住了年轻人的梦,我走到仙都辣酱鸭的店子前,惊喜的为火车那边的人物色这份特色的礼物。而我身后紧接而来的人们,多半也是和我一样承载着这份喜悦的思念而掷出这份心情。

    

我们在进退两难的候车厅充分感受了中国人口的庞大,在前推后挤的尴尬里你的所有反抗都是无效,只好卑微的保护好自己那渺小的生命。

    

最悲伤的莫过于当你精打细算着赶来这排队入战时,广播里告诉你没有原因的晚点。每每这时整个候车室发出那一声无奈的叹息,也许是我见过陌生人之间最大的默契。或许这十几分钟的等待不是我们人生中的等不起,更多的却是那份念不起。那份思归的等待,那份聚首的望穿秋水,那一秒钟都苦不堪言的分离,或许是十几分钟里最让人难以承受的人生之悲。

    

火车只是那丰富的交通工具中其中的一种,但当你看着车厢里人头不控制的摆动,那份写在脸上的迷茫,那份宁愿放下手机把目光送向窗外的思绪,时间就会告诉你,它承载的是这一车人各种各样的情绪和心灵。

    

许多人曾和我谈过对火车的排斥:狭小的空间,不明来路的陌生人,不正常的一日三餐,种种原因都让人感到不安。但即使如此,人们却有些希望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的勇气,去和无数陌生人争抢着车票,去争抢着上车的顺序,人为何这般自我折磨还乐在其中呢,不过是为了火车终点的梦和思念。

    

没有读大学前,还真的没有坐火车的经历,只觉得呜呜的警笛蕴含着太多神秘色彩。上大学之后,也被迫变成了庞大春运中的一员,在火车上来来回回的这些年,总叫人反感又总让人踏实。作为大学生,在火车上只奉献了春运的感受似乎太过单调,有些旅途在其中似乎会更有味道。

    

上一次坐火车旅行,还是为了看望远方的恋人,贫穷的大学生不得不为了考虑费用而选择最便宜的路线,也就经历了一次凌晨两点的换乘列车。第一趟列车晚点,中间仅有30分钟的缓冲让我无比的担忧恐惧。在到达换乘站时,得知下一趟列车还未进站的我松了一口气,站在换乘二楼的窗户旁,看着送我来此的火车已经离开,昏暗夜色下的电灯泡闪烁着橙黄的黄,把夜空照得有一丝丝青蓝。这一刻,我心里装的不再是对不可控的恐惧,也不是已经熟睡不知情况的恋人,而且静静享受扑打脸颊,伴着火车发出的歌声,和夜的寂静融合。

    

很少有人留意火车给我们带来的故事,也很少有人明白这份情意是时光赋予的宝藏,难能可贵。如今,我带着这份对火车的新视野,又再次踏上新的旅程,又有了新的故事留给承载了岁月和青春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