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与冬日牵手觅食

作者:方勤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比起往年,今年的秋天滑得太快了,一跤跌入初冬怀里,娇滴滴冒几天阳光又闹几场大雨脾气,倒是苦了天马公寓里的学生。拐角水泥路正开挖埋线,泥巴砂石瘫在那儿,进进出出的人儿像一枚印章,每当不注意就得按几遍印泥,抱怨句倒霉天气,倒霉自己,一面跳到台阶上刮走鞋底的烂泥。如果季节运转也有人情世故,这让人摊了个烂泥巴印盒的窘境,也只有在冬日里觅些美滋滋的吃食才能补偿吧。

 

 恰好,几场豪雨过后,长沙深冬的几日天空干净,阳光正好,适合散步,也有理由让自己暂时摆脱案头俗事的纷扰。我便携着冬季,四处打量人间的美味吃食和零碎欢乐。

 

1.热气奶盖

 

浮世街头,沉默的角落。吹着12月略微寒冷的风,我忙进一家不起眼的咖啡小店,老老实实等一杯绿茶奶盖。昏黄温暖的灯晕,低沉又明丽的爵士把夜幕将降临的氛围烘托得刚刚好,进门匆忙但也瞥见了小店招牌,叫雕琢时光。手里捧着一杯冒着热气儿的奶茶,怔忡间,我看见街边梧桐叶飘落几片。它们在空中依依不舍地打转,像在诉一殇与树的离别,故意拖延最后缱绻的时间。呵!是冬天要把这叶子带到远方风的身边吧。目睹这场缠绵悱恻的我,仿佛被路过的神拍了肩膀一样兴奋。原来,角落里也藏着凄美动人的章节。浓郁的奶盖香气把我思绪拉回小店里,我轻轻吸了一口浮荡再最上层的奶泡,温热的甜蜜液体在整个口腔里打转,慢慢地化到胃腹中,整个人瞬间被这热腾腾的温柔包裹。一个人,一杯热饮,枯坐半日,单看窗外人人车车、来来往往,虽没有什么惊天动地伟大的感触,但在冷冰冰的冬日里,能够拥有这样的温暖也足够了。

 

2.甜蜜红薯

 

宿舍楼下就能买到红薯,是关于冬天最美好的事物。与长沙的冬季作伴,面对天气肆虐的我,依然可以保持一份安然的心态,觉得其他都不是太重要的事情,除了大口吞吃美味的烤红薯。午觉醒来,腹内空空,我便像丧失理智的饿虎般疯狂搜寻食物。从红薯中蒸腾的香气被我嗅到,下定决心吃遍整条美食街的烤红薯。兴冲冲地飞奔到楼下买来猎物,小心翼翼地剥开它的外衣,看着红滋滋的蜜汁外流,享受着软绵绵的果肉伴着津液在口中化开,自己如同诗经时代采一大筐野菜归家的女子般欢愉。如果你突然某天心血来潮,要与冬季深夜漫步街边,看到冒着热气的推车和烤炉,就驻足买个甜蜜红薯吧,否则夜太寒冷了。

 

3.玻璃山楂

 

正午时刻,有人跑向操场,有人走进图书馆;有人手刃故事,有人正要开始。我携着冬天扶在文学院的三楼的这个偶尔扮演观台的栏杆上。一轮火红的太阳毫不吝啬地映在身后的玻璃窗上,也洒在我的衣服和头发上。太阳鲜血般色泽闪耀强光,像要倾尽毕生光和热施与万物。可我仍然感觉不到暖意。是我实在太冷,还是这太阳太过虚张声势?于是我跑下楼去寻找别处的暖意。教学楼门口,一位乐呵呵的中年妇女搂着一株长满冰糖葫芦的木棍朝我这里招手。心中暗自喜欣喜,莫非天意,温暖到来的好及时!手里拿着一大串冰糖葫芦,蹦蹦跳跳地走向学院。我大口咀嚼着冰糖和山楂,又不忘回头看看灰蒙蒙的玻璃门上的影子,红日因尘埃又多了一层暧昧的污影。试着伸手去摸镜子上太阳真实的温度,乍得一冰,又缩回来了。心里想着,这大红太阳赶明干脆叫它虚妄太阳吧!无奈,我还是静静欣赏映在玻璃上的糖葫芦吧,表面一层糖衣在虚妄的太阳光下闪闪发亮,如玻璃透彻明亮。我持着这串玻璃山楂,与冬季一起缄默站着,随着轮回散步人间来讨取温热。

 

4.热闹集市

 

我想有一个你,以锐利的精神带着我游走与集市。这是我一直的愿望。如此时刻正好,虽然身边仍然少一个合适的人,但幸有冬季作陪。入了夜的城市显得蠢蠢欲动。在一片嘶吼喧嚷、锅勺叮当和油烟弥漫中,商贩使出浑身解数拍卖长沙的夜。我与冬季一起,活跃于墨色的时空中。一份黄焖鸡米饭、一碗卤菜、几块糖油粑粑再加上外酥里嫩的臭豆腐,都成为这个季节令人难忘的饮食起居。我们像干瘪的海绵,贪婪地搜寻各个有韵味的小店,揭开每个店主的故事。锅盔烤炉旁,一位妇女动作娴熟地用火钳夹出肉饼;身边男掌柜边和面边生动地讲述着儿时水边嬉戏的故事。我们仔细地聆听着,暂时忘却身处嗯繁华喧闹的街市,一同穿越到掌柜口中的池边塘旁,欢歌笑语,泼水玩闹。掌柜年逾中岁的声音里扔留有不肯成熟的童话。此时,他化作童年稚子,形象地演绎出被内心禁锢的角色……他们不但是做生意的小店店主,更是有情趣有故事的生活老掌柜。

 

我们越走越远,热闹如空瓶浸入河水时发出的嘟囔声,渐渐消翳。拥挤和噪音不见了,但剩下的是心中满满的收获和感动。

 

与冬季牵手觅食,实际上就是将自己从曲曲折折的轨道中适当出来,以大而无当的姿态携手、寻路。朝圣般对待这个奇妙的季节,虔诚期许每一处景、每一份情、每一叠故事、每一场感动。

 

我深知回忆会变淡,情感会变薄,但与这个季节约定的路、所笃定的情不减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