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觅未来

作者:方勤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近日的空气像刚从冰窖里拿出来,秋天已经老了,桂花满树,就等一阵风。我裹紧了新添的大衣,跑到常去书店的靠窗位置坐下来。我盯着高脚桌子上蒸腾着热气的摩卡咖啡,温热又香醇的暖流扑面而来,在这样的氤氲怔忡时刻,去让思绪与未来牵扯就再适合不过了。

 

(一)游荡机场,淡月昏黄

 

 每一次离开,都让我对未来有了重新的认识。  

 

 2017830日凌晨三点,我在太原武宿国际机场候机。此时此刻,我左手边学生模样的男生在读《浮士德》的第28页;对面的年轻母亲抱着熟睡的孩子闭目小憩,中途换了三四次坐姿,想必她的睡意也跟窗外巨大的轰鸣声渐渐拉锯。我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觉得这里很想医院的候诊室。一样的光洁明亮,一样装满了面色疲惫的人类,甚至连24小时持续播报的机械人声都如出一辙。今天的机场有150个航班在这里启程,10031名旅客在这里候机,可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对机场、车站这样的中转处有着说不出来的感情。机场就像无数条射线的端点,你看,电子屏上闪烁的讯息就是通往异时空的咒语。只要抵住上颚,轻轻地念一声,就能让初秋变成严夏,让黄土高原变成丘陵低地。但真的是这样么?机场上每一个陌生的地名都是自己无缘游历的地方,此时此刻,我只在此处。那一瞬间,我被顷然间降临的巨大失落感击中,像是一种生理性的战栗,里面有无限的失落与悲哀,生而为人的局限。

 

 记得两年前第一次来长沙时,约莫是晚上七、八点钟,但机场的光景不像傍晚,更像午夜。夜幕将至,微弱光线下,万事昏聩。很多滞留机场的乘客,以一种非常扭曲的姿势,或挂或缩在狭小的座位上。他们像是不小心掉进时间的求生者,向这陌生的机场乞求一点可怜的睡眠。我想,我们在这人世行走,大概每个人都背着无处可卸的沉重行李,重重的行李箱里面,是没有流出来的眼泪,是对世事的无言,是早就忘记的人,是丢掉又拾起的梦,是听不见声音的大笑,是三句争吵和忧伤情歌……  

 

 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确凿地明白这份沉重,然后清醒地怀抱着巨大的相信,这就是现在的我对未来的深情。就像太阳,毛茸茸的金黄太阳,带着无与伦比的光芒升起,知道太阳存在,就已经是全部的人生了。  

 

(二)溯游未来,花繁草茂

 

 每个人心中总有一块土地,是他终生溯洄以求的。称它是原乡也好,是梦土也罢,这条回乡路不是长夜漫漫、更行更远,就是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名字,也许只是脑海里一处花卉争艳的安静小镇。溯洄梦土,不如说是用另一种方式追寻未来。人的尊贵与悲哀都在寻求的过程中一再叠唱。  

 

 我们寻求的未来会不会跟甜蜜富饶的迦南美地有几分相似?像夹岸桃花数百里的桃花源,还是充满美酒与笙歌的奥林匹斯山?宗教与文学不断营造梦土吸引人的魂灵,可现实又不断以柴米油盐拉扯人的肉身。无怪乎人们都纷纷选择背包上路,去解开现实里难解的情节。即使道阻且长,也要去找找自己未来的模样。起身离开,寻觅未来,学着将自己从固体的过去与现实中抽离,脱去时间、空间这一层皮,到他乡或者下一个人生站点寻觅另一个自己。毕竟再怎么漂亮的过往也是回不去的,起身离开,让人从自身的禁锢中放心地飞出去,这机会不就来得恰好么?  

 

 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呢?也许是平遥古城下一家古玩店里笑眯眯的老板;松花江畔凝视落日的画家;景德镇里潜心制瓷的陶艺匠人或者是荣华之都中已经赚得一席地位的业界精英……未来的迷人之处就在这里,背着沉甸甸的希望,一路上遇河架桥、逢山开路,去寻觅无限的可能。  

 

 觅未来,更是寻觅一个更好的自己。每个人定会遇到不同的困境,且把这困境看做自己的少林寺时期,练就一身铜墙铁壁的功夫,再带着对生命热爱、对梦想追寻的毅力上路,只为遇见那片花繁草茂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