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美学散步

作者:张瑶瑶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美学散步》是宗白华先生的作品,他被称为“融贯中西艺术理论的一代美学大师”,读这本书让我获益匪浅。
其中两篇《我和诗》、《新诗略谈》让我印象十分深刻。他在这两篇文章里谈到了一点自己和诗的感悟与缘分。
《我和诗》里,先生说,我们心中不可没有诗意、诗境,但却不必定要做诗。郭沫若回应先生说,诗是写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新诗略谈》里,宗白华先生又提到了,诚然,新诗是写出来的,而不是做出来的,但是想要达到“能写出”的境地,也还要经过“能做出”的境地。因为诗是一种艺术。
在我看来,诗歌的确需要人在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和文化积淀之后,方可写出,而诗歌的产生,也绝非全是纯粹的练习与揣摩作品,而更应该是作者有着对人生和世界的感悟而来。
比如宗白华先生提到“我写诗却也不完全是偶然的事。回想我幼年时有一些性情的特点,是和后来的写诗不能说没有关系的。”先生幼年时期好玩耍,不念书,但是却热爱山水风景,他对自然的喜好与感悟发自内心,进而迸发出了幻想与创作热情,无论是天上的流云、清寂的郊外、莫愁湖还是远寺的钟声,总是能够引发他的一缕说不出的深切的凄凉之感,和说不出的幸福之感融合在一起。那个时候的他甚至不知道诗是什么,对自己有什么用,但是他总觉得这是一种奇异的梦与情感。
他的生活中看似没有诗,却又不无时无刻与诗在一起。他病居青岛求学,在青岛没有读过一首诗思,没有写过一首诗,但是那时候的生活在他看来,就是最大的诗意。
再后来,他先后读剑南诗钞,读《华严经》,读王维,读孟浩然,宗白华先生说,他喜欢王摩诘“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清丽淡雅。唐人的绝句,他顶喜欢,对其一往而情深。
那个时候的他早已经从一个不知道诗为何物的少年成为了一个欢喜读诗,欢喜有人听他读诗的人。他游历大江南北,也写到大江南北。他写《游东山记》,写《别东山》,情感质朴又不失真挚,但那些都是旧体诗。
当他真正开始写新体诗的时候,是在他期待有一个更有力的更光明的人类社会到来的时候。他写《生命之窗的内外》,把生命的悲壮描写得惊心动魄,让人看见永恒的神秘,和寂静的宇宙。他说诗人应该是人类的光和爱和热的鼓吹者,高尔基说,诗是属于那比现实更高的部分的事实。
我也认为,诗应该是给人类带来光明,带来希望和爱,是永生的。给我们每个人都烙下了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