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我的家乡

作者:马思睿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散文

十七岁以前,我一直在一个熟悉的环境里长大,我的身边是熟悉的口音、熟悉的食物和熟悉的人………所以当我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在一堆杂乱的事情中忙得焦头乱额时,还是忍不住开始怀念从前的种种,所以提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我的家乡是湖南省北部的一个普通小镇,这里是典型的南方丘陵地貌,气候温暖,河流众多。独特的气候使这里十分适宜种植柑橘。这里的橘子有很多品种,如蜜桔、南丰、椪柑等等,按时间分又可分为早桔与晚桔,其中早桔顾名思义上市早,八月即可收获,此时的橘子一般果皮带青,剥开时带清香扑鼻,橘肉也是酸中带甜,生津止渴。早桔虽没有正常时节收获橘子甜蜜,却仍然有供不应求之势——与其说它是未成熟好的橘子,倒不如说它是一剂大家心知肚明的强心剂,抚慰了人们在炎炎夏日里越发挑剔的胃口,又或者是某种人尽皆知的暗示,预示着炎热夏季的过去与凉爽秋天的到来。  

 

这里的普通人家多以种橘子为生,收橘子也成为了家中的大事,不仅一家老小要齐上阵,有时还要请些短工来帮忙。妇人们往往一大早就要起床准备家里人和短工们的吃食,中午还要去送饭,正在放暑假的孩子们也经常会被拉去当作苦力。在小镇的橘子田里时常能看到妇人挑着装有饭篓的扁担,旁边跟着的小孩子就抱着水壶,正应了白居易那句“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的诗。有时忙不过来,忘了带筷子也是常有的事,不过这也不打紧,削下两截树枝作筷子也是极好的,还能伴着着果木的清香吃饭,也算是农人的一番情趣吧。

 

橘树是果农们赖以生存的东西,枝条,树叶,果皮也是要收集起来认真对待的——这些东西都是用来熏腊肉的好材料。幼年时我还不懂其中有何讲究,只觉得与外婆一起上山收集残枝败叶很是有趣,偶然得知北京全聚德的烤鸭用果木炭烤制,才觉得其中有异曲同工之妙。除了这些东西以外,还有一样东西也是不得不受到农人们的重视的,那就是橘子的幼果。因为黄酮和辛弗林的含量高,橘子的幼果一直是传统中药枳实的原材料,果农们将桔林间掉落的幼果收集起来,在夏季最毒的日头里晒上几天,再交予药房由他们统一处理,便是一味润肺止咳的好药材。

 

橘子的成熟期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如果是储存得当的人家,可以一直吃到冬天。冬天吃这冰凉的橘子未免有些折磨人,烤橘子便成为吃橘子的不二选择。要吃时把完整的橘子放于火炉上,不久后橘子表皮就会开始干燥、收缩,几分钟后,果香溢出,此时拿出橘子,撕开焦黄的果皮,便是滚烫柔软的果肉,轻咬一口,微烫的汁水四溢,还未等你反应过来,果肉就已经顺着你的喉咙一路滑下去,从口腔温暖到胃,只留给你唇齿间的淡淡清香,令你忍不住又把手伸向盛满了橘子的篓中。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不知不觉中小半筐橘子已落入你的腹中,这时你偶然想起吃多了橘子是容易上火的,于是暗道后悔,就在你犹犹豫豫不知是否应该继续时,热情好客的女主人发话了:“你只管吃!不上火的,还治咳嗽呢!”于是你又心安理得地多拿了几个,只到肚皮滚圆才恋恋不舍地放下。

 

腐乳是家乡的又一大特色,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说起来腐乳的做法简单,无非是q去除豆腐多余的水分,再将豆腐切成小块,发酵好以后裹上辣椒面,再放入坛中。但不同的人家做出来味道却是千差万别,究其缘由,则是在选材和时间掌握上的不同。做腐乳需得选用土豆腐,这土豆腐与如今超市里卖的盒装的豆腐不同,盒装豆腐为了避免豆腥气而过滤了豆渣,这种豆腐吃起来口感嫩滑因而下汤、凉拌或做麻婆豆腐最好,但若用它来做腐乳却缺少厚实的口感,只当是吃了一包水,而土豆腐正是因为含有大量豆渣,发酵后口感醇厚,有满满的豆香味。发酵也是做腐乳的重头戏,它需要做腐乳的人掌握好时间与温度,稍有不慎,腐乳的口感就会大打折扣,可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素腐乳的重头戏在于发酵

 

要说家乡人最引以为傲的是什么,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蒙泉湖”——要知道就连家乡的名字“蒙泉”也是因这湖泊得来的。关于这个名字,有一段小小的故事:相传北宋诗人、书画家黄庭坚官贬广西宜山,路过此地,投宿花山寺,见花山寺下龙潭泉水清澈,风景怡人,欣然命笔书“蒙泉”二字,当地乡绅敬黄公书法之神奇,后建培阁,内树“蒙泉”二字石碑,后来就移为了乡名。在这蒙泉湖中有一鸟岛,虽面积不大,但树木格外繁茂,因岛上鸟儿品种格外多而得名。或许是仗着“鸟多势众”吧,岛上的鸟儿似乎并不怎么怕人,倒是年幼的我登岛时被满岛的叽叽喳喳的鸟儿吓哭过,从此再也不敢来。

 

夏天的蒙泉湖是最热闹的,近黄昏时就有不少人带着自制的游泳圈在湖中游泳,更有大胆的少年从高处跳下,激起几丈高的水花,惹得周围的人连连惊叹。待到太阳落山后带着从田埂上捡的田螺回到家中,让那巧手的主妇们清洗后略微翻炒便又是一道美味。到了夜晚,不少老人搬着凳子来着湖边乘凉,一同前来的小孩子又围着某位老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昨天未能讲完的故事。

 

蒙泉人对蒙泉湖相互一定是有着深厚情感的,且不说有多少的人依靠这水草丰美,鱼虾众多的蒙泉湖才换来了安定富足的生活,就说我也不知在这里游过多少次的泳,乘过多少次的凉,听过多少的故事……如此种种,都令我恋恋不舍。

 

孔子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家乡既有山又有水,便造就了家乡人既坚韧又懂得变通的性格。也正因为如此,家乡的一切在我眼中更显得更加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