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乡韵

作者:肖旖婷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散文

 

伫立窗前,CD机里播放着《故乡的云》,音韵清浅,好似被时光浸染绸缎,淌入人心,在我的情感之海里激起一圈圈如诗的波纹……

 

家乡在乐平涌山,是一个被群山环抱的小镇,没有江南水乡的温婉低回,没有塞北大漠的壮阔粗犷,没有沿海之滨的繁华陆离,却有一份朴实的守候,陪我游过花都,吻过四季。
  乡韵绵绵,绵延的是水泽山青的自然风韵,犹记得儿时,外公带我来到鸡公山脚下的点滴。山体挺拔巍峨,因其形状酷似一只面向东方的雄鸡,故名为鸡公山。时光流转,岁月轮回,唯一不变的是眼中的鸡公山。它犹如一位虔诚的朝圣者,用最谦卑却最有力的姿态迎接每一天的开始,也守着涌山镇的日夜晨昏。
  鸡公山上开有大量鲜艳的红花,至少几千株。有人说,那是彼岸花,学名曼珠沙华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相见,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站在鸡公山上,俯瞰丘陵平原,我想到了老祖宗,我和他们是一样的视野,一样的心跳,看着动物在平原上成群奔跑,胸中便升腾起生存的勇气和信心。在接近自然的地方,一个人也更接近他的灵魂。我想是鸡公山的崇高昭示了我,是鸡公山的茂盛启迪了我,是鸡公山的走向指引了我……
  乡韵绵绵,绵延的是亘古不变的历史见证。林清玄先生在他的散文《秘密的地方》中写到他故乡的小河:小河是没有归宿的,它的归宿远远地看,是走进了蓝天的心灵里去。在我的家乡涌山,没有林清玄笔下的秘密小河,却有值得铭记的历史见证——共产主义水库。
  童年夏日的悠长时光,都是在水库旁度过的。小伙伴们总是争先恐后地跳入水中,捉鱼摸虾,留下一排排足印,留下一串串笑声。有时我就静静地站在岸边,欣赏水边迷人的风景。很多年回到共库,讶然发现河边的石头都长满了青苔,苍绿的青苔一如年夜无声泛起的凉,真切而熟悉,宛如故人重临。有时候看着沉默不语的水库,能感觉得到它的沉默里有一股脉脉的生命,滤掉了外面世界的嘈杂,滤出一把鲜活纯净的清凉。水库是乐平人民战胜自然灾害,建设美好家园,战天斗地的战果。它不仅奉献出美丽的姿容,也默默流淌出甘甜的乳汁。
  乡音绵绵,绵延的是精彩纷呈的戏台人生。戏里,青衣水袖长抛时幽怨的回身,小旦亦嗔亦喜时媚人的眼神,老生方严端庄沉着劲健的舞台八字。建造于明代崇祯年间的王氏宗祠昭穆堂,清初的万年戏台,道光年间的王母贞节石牌坊是乐平硕果仅存的古戏台。这些闪耀在历史长河中,鲜活在涌山人民记忆里的古戏台,是人民的寄托,也是涌山的文化标签。如今的戏台亦如风尘中妖艳的红绸,沧桑鲜活,被灰尘掩映下的浓郁色泽里演绎着很多辛酸的故事。
  风,吹不走遗恨;花,染不透乡愁;雪,掩不住落寞;月,圆不了古梦。故乡,就是生命中最美的风景。来自绵绵乡韵的抚摸,就像一只温柔的手掌,让我在它的牵引之下温暖前行,而那种温暖的气息覆盖了我的一生。时间不会使它风化,乡韵的温度,暖手,暖身,更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