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一路走来皆是诗

作者:肖旖婷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闲时,想到了一句话:“永恒”这样的词,已经快过时了吧。但我依旧喜欢老式的衣服,老式的人,还有老式的灵魂。还有不能重来的,也不需要重来的老时光。像是沉默时打开的记忆的匣,傍晚时的微风,独行在路上的漫无目的,静坐时的相对无言,总是能勾起人对往事的怀念。

  

我在光耀四季,即使是夜色也生龙活虎的星城,而你去了稳重肃杀的北国。你于我而言是并肩前行的伙伴,更是无话不谈的密友。夏达说:“如果没有遇见你,大概接下来的人生会有很大很大的不同吧?”我们在不同的晴天里画着同样在白布上跳跃的光点。我们在不同的地点滑到,以同样的狼狈追捕满地逃散的颜料纸张。我们被不同的朋友鼓励约好在同一所大学见面。我们在某一天或许是同一时,看着窗外散漫的云朵开始失神:“将来会是什么样?”很幸运,在高中最难熬的阶段,有你一直在身边。

  

相隔数千里的距离,身边的事物和每分每秒的心情都要依靠科技发达的通讯设备来传达。四月清明前后的长沙天气热的反常,不是以往的雨汽深重,反而是让人难耐的热情春阳。我和你打电话,语气间掩不住的委屈和失落,近期好几件不顺利的事情把我折磨的是一个头两个大。我说,上大学真累,和高中想的一点不一样,还不如让我回到高中,至少你还在身边……你静默了片刻,说,马上清明节了,我去找你吧。我下意识的想拒绝,因为相隔太远,不想你旅途奔波。但这段时间的状态也确实不对,能见你当然是最好不过。半晌后,低低说了声好。挂了电话,站在夜色如水的阳台上,看见回忆从脚上一点点爬进心里……

  

你我碰面之时,长时间的火车旅程让你的脸上有稍许疲惫,而我,在四月长沙的热情春阳下,也有些焦急。疲惫的你加上焦急的我,还是在人流如水的街头笑了,眼眶都有点湿润,定是那天的阳光太明媚了吧,让人感动的想落泪。安顿好住处之后,你拍拍我,笑道:“南方和北方果真是不一样,难为你天天和我嚷嚷着热。都已经到长沙啦,天气还不错,不带我去转转吗?”我想了想,带你来了岳麓山脚下,说:“来了长沙这么久,还没有一次爬到过山顶,真惭愧,这次想爬到山顶去看看,一起吗?”你笑着说好。

  

春色潋滟的四月,霞明玉映。沿着山路而上,两个常年体侧不过关的人终是累的气喘吁吁,走走停停却也没想过放弃。相互扶持着终于到达山顶,晴空下的翠绿屏障,一颗颗苍天茂密的古树以最沉稳的姿态,守着岳麓山,也守着星城的四季轮回。参密的古树宛如天然的静音器,滤掉了外面世界的嘈杂,我轻易就看见黒墙青瓦上的尘烟四起,听见过往时光的游走,移动,闪亮,直至消失。最后,只剩一把瘦瘦的风,一股走过热闹后的清凉。古树是时光摩挲出来的包浆,像贴身佩戴的古玉器,化出了一层岁月的薄膜,轻轻抹一抹,沉实润亮的旧气乍然浮现。山间的水汽雾一样升华,水一般流着。给足了安静也给足了颜色。它让山顶难耐四月燥闷的我们进入了一种沉静的慢生活。人们都拿着手机在拍照,每每到与大自然真切的接触的时刻,心里总会油然而生对自然最本真的敬畏。

  

不曾想到山顶竟是这样阔大舒润的景色,微风拂过脸颊,吹散了燥热也吹散了郁结在心头的烦恼。我看着身边正在拍照的你,笑了,你就是这样,不会追根到底地问我在烦恼什么,只是二话不说的陪我爬到山顶。是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总觉得自己不够好。很想重新活过一遍。此刻站在山顶,看着树色苍穹的远山,清朗湿润的雾气还有身边笑靥如花的你,突然变得很舍不得离开。所以,尽管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我还是很努力的大声喊:“用力跳,不妥协……

  

相聚的时间匆匆而过,你搭上返程的火车,依旧是十四个小时的旅程,依旧是相见后由分别的想念,依旧是于我相隔数千里的北方,那个念起来平实厚重,却怀抱有一大片忧郁土地,荒村,乡野,人群还有飞雁地方。它们由来已久,在日光的抚摸和岁月的亲吻之中亘古不变,你无法察觉它们的生死荣枯,就像我触手摸不到华实蔽野上掠过的风,也阻止不了这轰隆前进的绿皮车厢。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可能生活最终会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迸发出摩擦,当年的一腔热血,为伊消得人憔悴也会被咀嚼到无味。但还是希望,所有的年少都能收获最圆满的结局始终相信这日益凉薄的尘世依旧长存坚韧的温情,折不断,浇不灭,冻不裂,烧不化。你我相伴,一路走来皆是诗……

  

肖旖婷 15级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18890099263 QQ196930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