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谷雨将应候,行春犹未迟

清明的后十五日,为谷雨,自雨水后,土膏脉动,今又雨其谷于水也。这便说的是雨生百谷清净明洁的谷雨时节了。学节气歌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本脱胎于农事节律的节气名号动听得有些不相称其本身的内涵,暮春时节的谷雨就给人以无限遐想。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谷雨的时候,下一场雨,仅一场雨,就如一帘幕布,隔开了霜,也隔出了春夏的边界。时间空间上的变化流转都令人感慨非常。你看,古人偏爱每一种细节,总愿意不厌其...

最新推荐 2018-04-28

串门:寻找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黄鑫上课念书,上班打卡,我似乎好像已经习惯在匆忙之中度过纷繁而重复的一天又一天。而在图书馆里随手翻阅的这本《串门》就像一扇窗,让我透过这扇窗看到这世上某个地方的确有某些人倾注他们毕生的热爱与激情在认真踏实地工作与生活,而我,亦可去寻找我生活中不那么乏善可陈索然无味的另一种可能。作者梵几将这本书取名为《串门》意在希望像少时充满人情味的串门一般去发现和记录朋友们的生活,感知他...

最新推荐 2018-03-28

记得来时梧桐花好

林语堂先生认为中国古代最可爱的两位女性之一是蒋坦笔下的秋芙。秋芙是蒋秀才的妻,是善音律晓诗书的绿萼仙子,是卷帘底下看梳头的惊鸿,是蒋坦写《秋灯琐忆》时文思的涌泉。以前看这号文章就如听首外语民谣,虽听不大懂,但朦朦胧胧地能感受到个中的惬意与舒适。你看蒋坦写的这篇《秋灯琐忆》,便絮絮叨叨讲着他和秋芙大大小小的事,不自觉的柔情一五一十地在他笔底洇开。也是十分诧异这一篇闲文,蒋坦只考取了个...

最新推荐 2018-03-28

发表文章

发表文章

点击发布

活动

世界以痛吻我

我心目中的改革,原本仅仅局限于从课本、从新闻中所得知的供给侧改革、全面深化改革教育政策改革等如此云云,我们这一辈人,基本没有吃过苦,所能体会到的人生艰辛坎坷都从老一本口中得知。直到今年暑假参加了情牵脱贫攻坚调研,十五天实地走访调研之后,我心目中的改革才显得那活动么有血有肉。泰戈尔在《飞鸟集》中说: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这大概是对这十五天“情牵脱贫攻坚”调研活动的最好...

2018-03-14
查看更多
  • 她和他,没有倾一座城

    雨是沥沥淅淅的,从教室出去一截子路就是后山操场,在二楼的班级教室窗外正好可以看到雾气朦胧了的道灰墙。我清楚地记得,灰墙粗糙的纹理里是可以盛满阳光的,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子就靠在灰墙边,手随意搭在弓起的膝盖上,旁边男生的跟他搭话,他只是淡淡笑笑。明明是鲜活的脸,青春明媚,却散发着自省的疏离,我猝不及防地沉湎在他的低垂的眼眸里。雨天时,少女心事总是诗,一场盛大的暗恋随着雨滴覆盖住那段时光的地面。我一次...

    2019-09-12 查看详情>>
  • 皓月映秦川,相思在长安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座想要去的古城,于我而言,深宫粉黛,月光诗海,万种情怀皆在西安。抵达西安,是夜晚十点,从飞机上俯瞰未央区,城市灯光交织,纵横分割这座古老城市。我带着一身来不及拂去的江南烟雨,第一次迈过秦岭淮河一线,冒冒失失闯进锦天长安。这是我梦里无数次描摹轮廓,我不止一次想象着从湖南前往西安,在北方一场雪已经准备悄悄动身的时候,随着漫天的雪花穿过漫长的时光,越过很多年,奔赴辉煌定格的盛唐、蘸满...

    2019-09-12 查看详情>>
  • 春天该多好,倘若你在场

    万象回环,万物复苏。春天踮起脚悄然绕到我的身后,殊不知我早已经发现它露出的马脚啦。校医院门前的樱花是最娇弱的女孩子,轻风一吹小而轻的花瓣便成群簌簌飘落下来,羞赧地亲吻着沉睡的大地。新传院旁的花枝张扬而骄傲,花瓣是夺目的红色,枝干高耸伫立托起宽大的花盘,似乎不会向谁低头。桃子湖边的梅花是湖畔裙带上的装点,像是飘飘然的白裙上的一抹淡粉,像一位美好又俏皮的小仙子。看到这些的我,怎么会不知道春天早已蹑...

    2019-09-09 查看详情>>
  • 早春杂记

    正月下旬,将春未春之时,也正是所谓“乍暖还寒时候”。阴翳的冷天在万众期许之中渐渐走到头。众生皆有趣,而今年的冬季却是不解人意地毫无精彩可言。除去初冬的几场薄雪煞是好看,令人激动了些许时日以外,就余下了连月的沉闷冷雨。积湿已然难受,阴冷又使人无处可去,总归是容易败坏兴致的。好容易捱到开春,又须赶上晴日捣衣晒被。于洗涤缝补之中,初阳竟也要过去了。对温度较为敏感的人应该能在换季之时多出一...

    2019-02-28 查看详情>>
  • 晚安

    我是生活在单调有界的世界里一条曲线希望可以同世界趋向同一极限但在麦克劳林的展开式里我只是微小的皮亚诺余项表面极限被我隐藏洛必达却看清了真相找到了极限于是我找到了我的泰勒展开式最后用狄利克雷的匕首斩断生活的烦恼

    2019年08月30日 查看详情>>
  • 小重山怀乡

    小重山怀乡于文清旧巷人离庭已空,今时秋复至,草徒黄。阳春三月与君别,久客楚,再见换新妆。帐透见银光,愁思难入梦,起临窗。隔山空眺鲁齐乡,归无计,无语泪双行。

    2018年05月31日 查看详情>>
  • 插柳美景

    江南烟雨迷离,有风有雨有人行。七月的插柳,偶有暴雨倾袭;但更多时候,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拍打在屋檐。雨从屋檐滑落下来,滴滴答答。 那雨落在荷叶上,汇成剔透的水珠,停留在荷叶的中心,逐渐压弯了她的腰,哗啦哗啦散落在荷花池里。 这样安静的光景,给人带来心灵上的平和与安静。撑着伞慢慢走过插柳的桥,脚下水流匆匆,推动着漂浮在河面的木筏。 抬头看这样的天里,云永远是漂浮在山的中央,是一层薄薄的轻纱。从这头望过去...

    2019年09月19日 查看详情>>
  • 雪夕独酌

    往事怎堪酬,孤山一盅酒。困醉卧霜林,冷露侵薄袖。入梦西洲曲,桂棹泛中流。芳华逝水过,烟波再难求。今我飘零久,旧地又重游。风雪覆白头,红梅落身后。最是无情柳,相识不相留。只恐世故深,未敢遇故友

    2019年09月11日 查看详情>>
  • 三捧雪(一)

    第一捧· 数梅七朵纯阳又下雪了,洁白的雪如一片片棉絮纷纷扬扬地洒下来,覆盖满太极广场冰冷的青石台阶,山中岁月长,竟然没有看到皑皑华山雪融化过。那年我十三岁,还不知道雪不仅仅只是雪,只是对什么都觉得新奇,新读了一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便在做完早课后捧来一碗和着梅花瓣的雪跑到师姐面前。师姐自从上次下山历练后便常卧病在床,此时她正正睡醒,披着衣服打开窗子,半卧在窗前,凝眸看着小院子里的...

    2019年09月12日 查看详情>>
  • 她做菜是真的好吃

    在接触了城里的饭馆与酒店后,才恍然发现她做的菜是那么的浓醇和耐吃,很踏实,不会输给精致的摆盘与雕花。地灯草炒蛋,她的专利。她挂上草帽去山上转悠,回来时帽子里就多了几尾地灯草。舀水洗灯草,切碎。破蛋拌蛋液,搅匀。两相混合,流入锅中,在猪油和柴火的刺激下,欢快地吟唱出“滋滋”声,连香味都染上了蛋的黄与草的绿。渐成饼状,在部分焦灼地带催化出褐色的锅巴,从而将之前的液体围困成一个坚守的薄饼。乘乱,锅铲...

    2019年05月29日 查看详情>>
  • 铸魂

    太阳刚沉入大地,西天一片琥珀红。平野间的景象有些许不真切——不知是由于逆光,还是这长者的视线模糊。这景隐约间更显雄壮,雄壮地压人眼目,压抑得只剩一屋悲怆。长者在自己的屋里倚着那掉了漆的木板凳坐着,坐在小屋二楼的阳台,眼睛有些浑浊,目光中透着些许茫然,静默地望着远处的地平线,望着天地渐渐晕染,浸得模糊。他那如枯树皮般带着褶皱的手耷拉在凳子的扶手上。嘴中念着:“今日这太阳落了,明日照样升起。只是…...

    2019年09月12日 查看详情>>
  • 左撇子

    为什么上帝给了我们俩只手,我们却不能随心所欲 ?1本能是藏不住的在还是婴儿的她想要某件东西的时候,母亲会把它放在了她的右手上。她用俩只手捧着它,用牙床咬它,用左手摇着它。母亲每次看见她用了左手,总会轻柔地把玩具从她手里拿出来放在她右手上。她第一次拿勺子筷子和笔,就被教导用右手,但是她总是无意识地抬起左手。妈妈给她立下规矩,如果每天用左手的次数超过五次,她就要挨打。有一次她实在想不明白,哭得特别厉...

    2019年09月12日 查看详情>>

读后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