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湘君 > 正文

杨湘君 /

达西:我爱的是你的人格魅力

作者:杨湘君发表时间:2019-05-19浏览次数: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题记

著名诗人舒婷写下的这首脍炙人口的诗歌——《我如果爱你》,直到今天仍旧是许多女性心中追求爱情独立的典范:如果我爱你,那么我一定不是想要攀附你的财产和地位,而是要努力和你站上同一高度。其实,早在两百多年前,简·奥斯汀就曾在《傲慢与偏见》中,借达西和伊丽莎白的爱情表达过这一思想。

读后感

 

看完这本书,最难以忘记的是书中所描绘的那一场场乡村舞会,在简·奥斯汀的笔下,一个华丽的旋转,一个矜持的或者暧昧的眼神或动作都可能影响双方以后的婚姻关系,可以说,一场舞会承载了当时英国乡村的文明百态,也浓缩了各个人物的性格之精华。    

达西和伊丽莎白的第一次邂逅,就是在一次盛大的公共舞会上,朋友叫达西邀请伊丽莎白跳舞,也许是出于对伊丽莎白母亲班纳特夫人粗言庸语的鄙夷,达西拒之。他说,她长得还可以“容忍”,但是没有美丽到让我心动。这一理由,傲慢无礼,正好传到伊丽莎白的耳中,她对达西的偏见从此结下了梁子。

那时,在达西眼中,伊丽莎白一家只不过是一心想攀上有钱人的乡下人。要知道18世纪的英国,阶级矛盾还十分尖锐,穷人一心想要高攀有钱的贵族,贵族瞧不起有钱人,贵族之间又层层分化。正如《傲慢与偏见》的开头所说的那样:凡是有钱的单身汉,必定要娶一位太太,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所以当彬格莱搬来尼日斐花园时,方圆几里的妇女们就已经把他当做女儿的一部分财产了。《傲慢与偏见》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简·奥斯汀借以达西和伊丽莎白的爱情故事为主线,揭示了一个永恒的真理:那就是,好的爱情亦或是婚姻,不仅可以超越阶级,还可以跨越世俗偏见,门当户对不应该总是财产上的对等,而应该是精神上的若合一契。

坐拥家财万贯的达西,不可一世。而善良智慧的伊丽莎白,对他怀有偏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达西对伊丽莎白产生了好感,也许是从她不远万里赶来照顾生病的姐姐开始,也许是从两人跳舞时近距离的碰触所擦出来的火花开始,也许是在伊丽莎白弹钢琴的时候……伊丽莎白的优雅、大方和勇敢无畏深深地吸引住了达西。

达西第一次求婚,他居高临下的态度惹怒了伊丽莎白,她并没有因为他的富有而对他产生敬意或者干脆原谅;伊丽莎白在凯瑟琳夫人家时表现得落落大方、进退有度,丝毫不因为自己从乡下来或者对方的家里富丽堂皇而趋炎附势。这样的她又怎么可能仅仅为着未来的另一半的权势或财产而将自己托付终身呢?天公作美,达西也正是爱这样的伊丽莎白,遇见了她,仿佛茫茫人海中遇见了一位知己。不一样的家庭背景或许会成为他们相爱的阻碍,但是一样的胆识和理想信念却又让他们能够抛开门第与阶级观念。正所谓所爱隔山海,但是山海可平。

不考虑金钱的婚姻是荒谬的,只考虑金钱的婚姻是麻木的。关于金钱和婚姻这一命题,两百年前的简·奥斯汀就曾给出了答案。妹妹莉迪亚与韦翰,一见钟情大过于日久生情,他们的婚姻是充满了肉欲的,但是这种欢愉不久就被柴米油盐给打败了。夏洛特与柯林斯的婚姻更像是一种交易,她看中的仅仅是柯林斯即将要继承的财产,即使她知道柯林斯长相平平,没有任何情趣,还喜欢阿谀逢迎。伊丽莎白与之相较,更显得中庸与理智。她清楚自己的后半生应该依靠的是怎样的人,所以她拒绝了柯林斯也没有选择韦翰,她爱的是达西这样有内涵又富有的男人。

2018年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大概是暗地里拥有大片市场的女德班吧,企图用封建时代的糟粕礼教去迷惑现代女童,本质上其实也是非法盈利,竟然也也有这么多家长深受欺骗。女德班最大的危害在于它宣扬从前的“三从四德”,迎合男权主义,让女性沦为男人的附庸。试想,如果一个女性事事以夫为纲,一味忍气吞声,那么她在婚姻与爱情中还有人格与尊严可言吗?

无独有偶,2018年热播剧,豆瓣评分2.5,收视率却一时位居榜首的《娘道》,曾因为它表现出来的封建糟粕受到多方批评。在这部剧中,女主瑛姑沦为典型的生孩子“机器”,她备受传统礼教的压榨和愚昧认知被包装成了母爱的伟大,这显然已经不符合如今的价值观了。

反观张雨绮离婚时的霸气却能在最初时得到多数人的支持,这说明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是一个主张男女平等的时代了,不仅仅是地位上,也指的是精神上。

“等我发觉开始爱上你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一半的路了。”达西的这句话着实让人沦陷。我们仿佛看到,朦胧的晨光中,达西向伊丽莎白缓缓走去,从那一刻开始,决定与她携手走完后半生的路。我们不必担心他们会有怎么的艰难险阻,因为他们是两个独立、平等人格的结合。正如达西所说:我爱的是你的脑子灵活。是呀,他爱的不是她的外表,而是她独立、自主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