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镇瑕 > 正文

杨镇瑕 /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作者:杨镇瑕发表时间:2018-05-30浏览次数:

 

 

电影观后感

十八岁的第一天,我看完了《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太宰治的这两句话,大概最能概括这部电影的内核――“爱”与“生”。

 

电影的主人公松子从小就缺少父亲的关爱。在她长大之后,极度“缺爱”的性格,加上各种意外的相遇,让她一步步从受欢迎的女老师堕落成为垃圾堆里的怪老太婆。她做过浴池女郎,杀过人,蹲过监狱,爱过小混混。曾满怀希望,想象自己闪闪发光的未来,但却在想要抓住救命稻草的时候听到预示世界终结的棒球杆敲击声。然后,在孩子们“天真”的笑声里,她的灵魂和身体分崩离析。

 

“怕死吗?”

 

“我早做好准备了。”

 

和阿龙一起吞药自杀时的果决,被硬生生推迟了十多年。

 

一切,终于结束了。

 

可惜的是,她只要再走过去一点儿,就能触到光明。

 

就像阿龙在监狱里读到的“上帝就是爱”这句话说的那样,松子的爱是神性的爱。因为她从小对爱的感知不够,所以在生命的每一个角落,她都不忍心舍弃被给予的爱,总是小心翼翼地囤起来。像只饥饿的仓鼠,一见到玉米粒便贪心地往腮帮子里藏,丝毫不在乎它的品相,只是单纯地害怕被人抢走。因此,尽管作家是如此的粗鲁,不顾她意愿地在外人面前亲吻与拥抱,她也只是轻微反抗一下便无可奈何地配合。尽管作家待她如此糟糕,让她为钱去出卖色相应聘浴池女郎,失败了还作势要打她,她的反应也不过是害怕地拉着破布般的窗帘,略微挡住身体。因为她知道,辙也是很纯粹的,他在用太宰治的方式爱她。

 

如果要打我,那么,请先拥抱我吧。

 

松子就是这样坦诚地爱着每一个人。对于爱她的人,她用千万分的气力回过身去拥抱。明知换来的是拳脚相加和冷言冷语,但只要有一瞬的柔情,便可以换她长久的燃烧。

 

她的爱是盲目,甚至不求回报。

 

入狱及出狱时松子和典狱官的对话都天真到令人无奈。因为作家说自己是太宰治转世,她便不远万里地跑到玉川上水自杀,却没想到,水源已经老去了,只是冷酷的笑,静静看着来寻死的女人。然后,在玉川上水——太宰治死去的地方,她遇到了生命里另一个温柔的,爱上她的男人。然后,和他一起去喝酒了。

 

这是在审判时被问“接下来做什么了”时,她的回答,以及微笑。

 

她远比世界单纯。

 

出狱前,典狱官问:出狱后打算做什么?

 

松子:去和岛津贤治一起生活。

 

典狱官:他有来探视过你吗?

 

松子(笑容变灿烂):没有。一次也没有。

 

典狱官:哈?

 

电影里那个大大的笑容是很刺眼的。因为,看着她走过一生的我们都知道,这八年的青春,只怕是有去无回,一厢情愿。而她却像个勇士,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微笑,支撑自己活下去,然后,希望有一天,能在樱花树下的理发馆里,对那个忠厚老实的男人说一句:我回来了。

 

然而真相是,理发师的妻子笑意盈盈地递给丈夫毛巾,孩子轻轻扯着父亲的衣角,眼睛大大地睁着,装的全是对这个世界的困惑。父亲一把抱起他,温柔地摸摸他的头。

 

松子回去的时候正值樱花盛开,春意盈盈,可惜前路没有她的春天。

 

松子微笑:“我回来了。”

 

然后,扭头离开。

 

这世间,真是寒冷呀。松子在春风里听到花落的声音,心里悄悄地想。

 

阿龙是最后一个和她一起生活的男人。同时,也是送她入地狱的男人。他的爱太懦弱,而松子的爱太坚韧。二者相遇只会产生无尽的悲剧。因此,当松子义无反顾地吞下安眠药时,他却以滑稽的样子吐出来;当一身纯白的松子捧着鲜艳欲滴的玫瑰等待他的归来时,阿龙却像见到怪物般地向她扔雪球,然后,狠狠给了她一拳。

 

倒在雪地里的松子眼眸颤动着,委屈地问:为什么?

 

阿龙已经跑开了。

 

我却想起松子在做美容师时遇见阿龙的样子。

 

烟蓝的雾气中,jazz的鼓点慵懒,留中长发的男人漫不经心地靠着墙,见到她来了,忽然变得有些局促,紧张地说:“没什么...只是想来看看老师。”接着便要走。

 

松子却说:“你......送我回家吧。”

 

不论她想问阿龙什么,这句话一出口,蓝色的空间被折叠,雾气被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或许,莫问是缘是劫。

 

之后的故事,已经带了些暮色的苍凉。她把自己锁在家里,不打扮,不出门,房子成了垃圾堆,她也变成了领居眼里古怪的老太婆。期间有过渺茫的希望,到最后因为杳无音信,索性连最后一丝盼头也掐灭了。她终于老去了,丑陋了。没人知道,她年轻时是怎样的性感。

 

一切,都掩埋在垃圾堆里。

 

归根究底,她的不幸源于她的性格缺陷,而这对爱的渴求又来自于年幼时父亲对妹妹的偏爱。就像《人间失格》的主人公那样,年纪小的时候就学会了作出滑稽的姿态逗人发笑。这一切像一场轮回――她的性格影响她的遭遇,而遭遇又造就她的性格。

 

对爱的索求全部建立在他人身上是危险的。倘若她再多爱自己一点,再世俗一点,估计我们看到的就不是松子小姐了,而是楼下爱嚼舌根的松子阿姨、牌桌上谈笑风生的松子大妈。可惜,这个假设从一开始就不成立。爱,就是她人生的意义呀。

 

她的人生真的是无聊透顶的一生吗?她离死亡最近的时刻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杀人之后,觉得人生完了便从楼上跳下去,却在坠落的紧急关头抓住了栏杆;第二次是想要在玉川上水自杀,却遇见了救赎;第三次是与阿龙吞药殉情,却因阿龙的懦弱而终止。除此之外,她一直都带着不愿死去的决心活着。

 

在她生命最后的十年里,没有爱人,也没有追求,最常做的只是在荒川河前一面痛哭流涕,一面思念家乡。生命行至枯竭的水泽,两岸早已不再芳草鲜美,这没有希望且孤独的日子,是什么支撑着她活下去?

 

我是在她死前和孩子们的对话里听到她的答案的。

 

她好不容易燃起重新生活的信心,去荒川寻找被丢弃的泽村惠的名片时,遇见了一群孩子。

 

他们对看起来古怪脏乱的松子有着幼稚的恶意。但松子仿佛没察觉到似的,只是严肃而温柔地说: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你们还是中学生吧?”

 

“快点回家吧。”

 

松子无视他们带着凉意的窃笑,挺直了脊背。多么熟悉的姿态啊。很久以前,也有一个女老师,歌唱得好,性格柔和,很受欢迎,名字就叫松子。傍晚的阳光照在她脸上,只折射出一小片睫毛的阴影。

 

在她那三句得不到回应的话里,我突然懂了,松子看似以他人的爱为食,但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没有爱人,没有目标,孑然一身,却也活了那么长久,十多年的时光以蒙太奇的手法表现是短暂的,却已经占据了她人生的五分之一。为什么活着?也许,付出爱,也是她人生的主题。

 

她对世界充满热情,满怀爱意,永远不知疲倦地轮轴转,从一场失落的爱奔赴另一场尚未开始的爱。到最后,没有人再爱她,于是,她选择和世界谈论爱,把一腔热血沉没在荒川边的小屋里,好似什么都不做,却又什么都做了。

 

松子的一生都在爱人。在她的故事里,悲观的人看到恶意,理性的人看到性格,丧气的人看到颓废,渴望温暖的人看到坚定的治愈。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许,你不用为此抱歉。因为,还能热爱生活,就已经走上通往阁楼的阶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