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镇瑕 > 正文

杨镇瑕 /

蜜桃成熟时

作者:杨镇瑕发表时间:2018-05-30浏览次数:

 

     

散文

记忆里的夏天,是冰镇过的桃子的味道。

 

把整个整个的桃子囫囵地塞到冰箱侧面的格子里,让它们静静躺在0-4℃的环境里,关上冰箱门。等候一两个小时,在这段放空的时间里,你可以躺在凉席上,随意地翻翻麦克维恩的《甜牙》,听听小说家描述小说家诡秘的爱情。身侧,小风扇嗡嗡转动,带来难得的凉意——也许,人体的脑电波可以和桃子的纤维连接,闷热的夏天在冷藏室里被冰镇,成为粉白色的,我的夏天。

 

我是极爱桃子的。喝奶茶时,总把蜜桃乌龙列为首选,买香水也总是选择同一款桃子味。曾经幻想过,若是能成为一颗桃子,我一定要认真地生长,要探出重重枝叶的阻隔,吮吸每一缕阳光,将每一滴甘露转化为自身的饱满。这样,才勉强算得上一颗称职的桃子。

 

母亲从小就知道我爱吃桃,每逢夕阳将落未落的傍晚,便会提着一大袋子新鲜的桃子踢踢踏踏地走上楼来。我远远地闻到那漆黑的塑料袋里包裹了一整个夏季的新鲜,便欢天喜地地跑到门口迎接她——这是我们两人的默契。每逢装载着桃子的货车流连在街头小巷时,这样的默契便在夕阳的余晖里暗暗流淌。

 

不过,到现在为止还能记得清楚的,也只剩高三熬夜时吃下的蜜桃的味道。

 

熬夜温书时,母亲总会用切好的桃子代替平日的牛奶。冰凉凉的桃瓣,母亲刻意压低的叮嘱声,永远看不完的网课、刷不完的题填满了夏夜的空白,也点亮了我生命里的一个个格子间。现在回忆起来,那些桃子的味道不再是初次入口的清甜,而是淡淡的,带着些岁月本存的惆怅。而那些岁月,也是淡淡的,悄悄地从我身边流淌过去,转头一看,它们只是微微笑着,不发一言。

 

当我扔掉手中的试卷时,我势必也失去了一些东西。桃子的季节过去了,我的高三也那样离开了。桃子和高三,明明是两个毫无关联的东西,但我却执着地在它们之间建立联系——那个夏天,我写过许多套全国卷,崇拜过许多人,听过的经验和mp3里的歌一样多,那些东西都让我生起在时光的河流里溯游而上的妄想;那个夏天,我喜欢过一个人,在地图上指点过许多地方,和许多人约定过渺茫的“以后”,这些东西都让我继续坚定地往未知漂去。它们对我而言都已经成了淡淡的过去,只略带甜味。但我却仍旧怀念,如果让我回到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会多做——唯一的改变,大概是:我要做一个一整天都吃桃子的女孩子。因为,我现在明白了,十七岁的桃子,在十八岁的时候是吃不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