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喻婧妤 > 正文

喻婧妤 /

夏天来了,男生们怎么还不穿裙子?

作者:喻婧妤发表时间:2018-05-28浏览次数:

 

 

五月的太阳从冬日里病恹恹的状态里恢复过来,侵略力极速上涨,成功地让女生们纷纷捧出了珍藏于衣柜的裙子。

 

各式各样的裙子在阳光下光彩夺目,裙摆似杜鹃花一样绽放,还带着樟脑丸的清香。

 

比起裤子,裙子果然还是凉快许多啊。穿着裙子出门的那一瞬间,我不由得感叹身为女孩纸的幸福。

 

但我又岂是那种只顾自己幸福的人?于是,心怀人类福祉的我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男孩纸们没有穿裙子?

 

很多朋友表示,因为男孩纸穿裙子会“娘里娘气”的。

 

可是,在古代,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男孩纸们不都是穿裙子的吗?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起,裙子成了男孩纸的禁忌了呢?

 

这就要从裙子的历史开始说起了。

 

说起来,裙子可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堪称人类服装史上的开源之作,早在 30 万年前,生活在第三冰河期的安德尼特人便开始有了围裹下体的“裙”。

 

流传下来的古希腊古罗马绘画、雕像中,男性也无不是穿着裙子。差不多同时期的中国,在《说文解字》中对“裙”有明确的定义:“裙,下裳也。”那个时期,裙子也是不分男女的。

 

中国直至近代才产生纯粹的裤子,且这几乎完全是西衣东渐的结果。因此,裙子是如何退出男装历史舞台的,还是要着眼于西方服装的演变过程。

 

中世纪时期的男裤主要流行于劳作阶层,而上层阶级则多着长裙,士兵等着长至膝盖的裙子配以长筒袜——那时男性选择穿裙还是着裤主要是受到生活和劳动方式的影响。文艺复兴兴起后,欧洲男性多着南瓜裤或马裤配长筒袜,让人得以透过腿部的结实肌肉看见男性的力量。这显然是受到了文艺复兴回归古典回归自然的影响,因此在审美上也开始追求自然的健美。

 

1718世纪是殖民侵略的黄金时期,帝国贪婪的眼神扫过地球上每一个角落,狂热地将自家国旗插在鲜血洗刷过的陌生土地上。远方的金子诱惑着帝国的男人们,他们纷纷奔赴战场,为帝国开拓版图、掠夺财富。鲜血染红了他们的眼睛,厮杀锻炼了他们的肌肉,火炮和步枪磨砺了他们的性情。与此同时,女人则留守在家中料理家务、照顾老小,成了被保护的角色。

 

同一时期,服装史上也发生了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17世纪后半叶,法国的词典将“skirt(裙)”一词定义为女性服装的一种,从此与男装领域不再搭界。除此之外,男女服饰的差异也越来越大。男装被要求能体现出男性的雄性、强悍、勇猛,整体需要体现力量感,而女装则需体现出女性的柔顺、温婉等特点,强调曲线的肢体美感。

 

我们有理由相信,正是战争这一特殊环境促进了男女社会角色的分工,扩大了性别差异。这反映在服饰上即男女服饰的分道扬镳。就此,男装与战争一起成为男性主宰世界秩序的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在裙子退出主流时装界的男装领域时,唯有苏格兰男人不为所动,将男性着裙的传统一直保持到今天。

 

工业革命后,男式下装变成如今西裤式样,机能性大大提高。此后,男装给人的感觉愈发庄重、挺拔,成为 19 世纪典型的风格特征。19 世纪末,男装的现代形象日趋稳定,并一直延续到 20 世纪中叶,这一段时期内,男着裙装成为了被封存的历史。

 

蔡建梅在《男性著裙的审美研究》中说道:“着装是一种社会现象,反映了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等多方面的变化。”“着装形式在经久的岁月中逐渐形成人们的共同认知,很难颠覆或改变。不仅是职业或场合,甚至包括性别,都会形成各自对应着装的刻板印象,即大众对着装的共同性特点认知,印象进而转化为约束性要求。”

 

因而,男装在彰显男性霸权的同时,也限制了男性的自由。许是洞察到了这一点,张爱玲在《更衣记》里说道:“目前中国人的西装,固然是谨严而黯淡,遵守西洋绅士的成规,即使中装也长年地在灰色、咖啡色、深青里面打滚,质地与图案也极单调。男子的生活比女子自由得多,然而单凭这一件不自由,我就不愿意做一个男子。”

 

时至今天,男女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点遭到质疑,男女双方共同持家成为更多人的选择。这不仅是对女性地位的认同,同时也是对男性角色的解放。与之相对应的,男女服饰的中性化开始流行。然而,当女装中性化甚至男性化如火如荼的进行时,男装的中性化过程却并不理想。大男子的刻板印象如同一座大山压在男性身上,也成为男装变革的阻力。当今,穿裙子的男性多被看作“异装癖”“娘娘腔”,不由得让人想起19世纪中叶,女权主义者Amelia Bloomer提倡女性穿着裤装时引来的责难与嘲笑。

 

事实上,男装的中性化不仅关系男性的解放,也与女性述求性别平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性别平等为主流所认同的今天,很多方面仍无意识地体现着男性主体观。

 

“男权社会的特点,注定是女人以外在的美丽作为资本,而男人则更关心所谓事业的成功。女人的服装强调突出其性感特征,讲究曲线,裙装是最典型的表现,高跟鞋同样是为了强化身材的性感。而男性服装讲究端庄,体现男性的‘厚实’、稳重与成熟,可以成为女人放心的依赖,最典型的代表莫过于西服。”这是方刚在《服装,浓重的性符号》中所述。对此,蔡建梅给予了更直白的批注:“女装连同女性被用来欣赏,男装则辅助男性事业,女装的夠丽多彩和男装的平淡朴实形成的鲜明对比,最生动显示了男权社会的着装特点。”

 

我国自古就有“女为悦己者容”的说法。如今,热衷于梳妆打扮的也多是女性。只不过,这时的“悦己者”更多的成为了女性自己。其实,展现女性魅力以博得男性的欣赏也无可厚非,这不过是顺应了“异性相吸”的正常心理。然而,吸引异性不能成为女性独有的心态甚至是义务,男性同样可以为得到女性的青睐而打扮自己。

 

当前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即女性的男性化和女装的男性化。越来越多的女生剪短头发、衣着与男性无异,性格也豪爽直率,更贴近社会认知中男性的形象。“女汉子”一词也由此而流行开来。在笔者看来,这种中性化与男性化固然体现了女性地位的提升,但我们需要警惕过度过多的男性化。因为这种男性化正是对男权社会的认同与奉承。减少某方面的性别差异不应全靠女性的改变,男性也应有所行动。而男装的中性化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在此,我们并不是说所有男性都应变得中性甚至放弃他们的“男子气概”。男性和女性的形象都不应被固化,所有人都有呈现多样性格特征的权利。

 

因此,作为一种可塑性强的着装,裙装理应重回男装领域。裙装从来不是女性独有的代名词,它同样能衬托男性的“男子气概”,也能中和男性的过于刚硬。诚如蔡建梅所说:“如果说女性著裙有形体美,那么这对于男性而言,一样存在。常见的及膝裙可以展示男性腿部的力量,包裹臀部的裙可以看到男性腰部和臀部的力量,对男性而言,不同形制的裙子适应不同体的男性,可以表迗不同的男性力量,同时,不同的著裙形式可以进行不同的男性特性注释和主张,因此,男性著裙和“男性气概”是形式和内涵的关系,男性著裙不会造成“男性气概”的缺失。”

 

除此之外,在当代男性着装领域中,紧身裤对应的快节奏生活与宽松着装对应的慢生活方式可以很好地互补。穿着裤子显得人精神,尤其是紧身裤,时尚而利落,相比之下,著裙能让人下体感觉更放松、舒适、透气,有益身心健康。

 

我多么希望,有一天,风在摇它的叶子,草在结它的种子,我们站着,发现彼此都是穿的裙子,你有你的俊逸,我有我的优雅。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