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崔愫 > 正文

崔愫 /

从汉字书法到修身做人

作者:崔愫发表时间:2017-11-29浏览次数:

 

追溯中国的书法文化要从轩辕黄帝时代说起,从甲骨文、金文,到楷书、行书,各种各样的书体演绎了华夏千年的文明。遗憾的是,书法在今天越发变得淡薄。书法的千年究竟给今天的我们带来了什么,是永远束之高阁,贴上艺术的标签难以体会,还是与生活休戚相关早已流淌在带带人的血脉之中?

 

出于自身对书法的热爱,笔者近日有幸欣赏了颜家龙先生逝世五周年书法纪念展。从河西大学城,到美庐美术馆,48分钟的路程,14个公交站,只为他而赴约,似乎对大多数人而言实属不值。即便如此,内心那份对书墨交融,笔意碰撞的渴望,一直推动着我的步伐。

 

踏入艺术馆,一曲极富宗教色彩的背景乐,陪伴着美术馆里的百幅作品等待着我。一上午的欣赏和琢磨,在颜老《兰亭序》、《杨大眼造像记》、《龙藏寺碑》的临帖中,看到了不同笔法的表达,不同形态的演绎,一字一句都被他精密的通篇复刻,其功底的深厚不言而喻。不仅如此,颜老在学透历代书家精华的基础上,跳出古人的牵制,留下属于自己用笔精到、力沉势雄、气象开阔的极富阳刚之美书法艺术风格。难怪有人曾言其"此古人所难而君实能之",字如其人也正是如此,颜老用自己笔下的横竖撇捺为世人留下了最好的自叙。

 

这一幅幅各具特色的作品,有的刚劲有力,有的飘逸连绵,甚至有的大幅作品也是通篇一气呵成,不留丝毫偏颇,让我的内心染上墨的沉稳,和意的跳跃。若是没有一些书法知识的积累,想要看懂作品艺术的表达的确有困难,但若是从一个零基础的眼光去看待,书法背后的深意却如卷轴开展,顷刻间洒落人生真言。

 

“敬是平时涵养之道,恕是临时应事之道”唯一一幅被展出的隶书作品,颜老巧妙的利用了隶书的秀逸多姿和结体匀整与诗句融合。在生活中敬爱他人,在事情面前宽恕彼此,这或许是这个被浮躁和冲突包围的社会中,最需要的处世之道。“孝致祥,勤致祥,恕致祥”又是另一幅篆书作品中书写的警句。虽然篆书笔画结构复杂,少有人懂,但它的行文中透露出的体态均匀、纯净简约,正也是应了句中的深意:心存孝道、做事勤恳、待人宽恕,自然会福气满堂。

 

书法并不是简单的艺术表达,更多的是写字之人一生的气节和追求。习字七年,也只能在欧阳询和曹全碑之间游历。期间沉淀下的心境、锻炼出的忍耐,经历着许多年轻人无法想象的长做五六小时只为写好一个字的枯燥,或是通宵创作没有丝毫困意的激情。看着自己的书法老师,与书法为伴五十多年。因为书法他从农村走到县城,也从中学老师变成文化局一把手,下可写百幅对联送平民百姓,上可留精品书画有名一方。书法给他的生活带来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以及今天遇见他时打动我的低调和豁达,也在潜移默化的指引着我,在与书法为伴的日夜中,沉淀出自己梦中的未来。

 

很多人都认为,学书法是一件无比艰难又非常需要艺术感的事情。但其实恰恰相反,书法之所以能在千年中不朽,正是因为它平凡得、低微得在每个人触手可及的地方都可以开出自己的花朵,也正是因为它在修身做人中悄悄给予每个生命的一份精神宝藏,使得书法本身有存在千年的意义和资格,也使得生命的灵魂在生之时留下芳华,在散之际镌刻岁月。正如今天看到离去的颜老一般,在一幅幅跳跃的书画当中,尽显一生的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