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瑾 > 正文

唐瑾 /

孤岛居住者

作者:唐瑾发表时间:2017-12-29浏览次数:

 

 

观影心得

颠沛流离的生活,如汹涌的汪洋大海。不幸的人们,离开安稳的土地,卷入其中。

 

电影《花漾》是一个海与岸的故事。在流放罪犯的海岛上,岛民们建立了自己的生活,不受朝廷管制。而总有人不服命运的安排,想要离开。电影以歌姬白晓雪、白晓霜两姐妹对命运的抉择为主线,讲述了信任的缺失不仅会导致了人生多舛,还会令人心荒凉成坟的主题。电影故事一共体现了三个层次的信任缺失,即对自我的信任、对他人的信任、对人生的信任。信任的缺失也是安全感的缺失,为了保护自己,岛上居民拒绝出海,并在自己的心海上搭建了一座孤岛。

 

在晓霜的身上,就集中了这三种信任的缺失,她是一个典型的孤岛居住者。她不相信自己身上存在善良,她认为自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她不相信人与人之间存在真情。她否定所有人的爱情,包括刀疤对她的真心付出;她不相信未来还有幸福的可能,拒绝一切想要帮助她的人,她固执地按照自己的想法牺牲自己保全姐姐。她似乎是一个内心阴暗的女子,但她为保护姐姐费尽心力,也曾施救过快要干死的鱼,她善心未泯,她的邪恶只是迫于生存而带上的伪装。

 

不止是晓霜,整个岛屿都弥漫着失信的气息。晓霜的“失信”体现的是对自我的折磨,而其他人的“失信”代表着人们的互相折磨。剧中人因为不相信情感的交错一直在辜负在伤害。海岛是一座流放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不信是因为曾受到过伤害,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的他们对一切都持怀疑态度。想要靠近的人与事都被他们拒之心外,可以说居住在岛屿上的他们让潮水卷走了自己的心。

 

也不是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念。刀疤作为唯一一个走出海岛又回到海岛的人,他的心也随之离开孤独的海岛找到了归属的土地。同样身世凄惨的他,和晓霜一样尽全力保护自己爱的人,但他小心翼翼从未失去信任。可见,失信的原因不能归咎于以往的经历,只能说是自己心中的信念不够坚定,被挫折给消磨了。每个人都极易成为一座孤岛,只要封闭自己质疑所有就可以达到目的。但是成为孤岛的人也就脱离群体,独自经受海浪的拍打。与世隔离的海岛看似是强者的城堡,其实是懦弱者的蜗牛壳。重拾对自我、对他人、对生活的信任,才是真正的生活勇士。

 

影片每一帧都色调阴郁氛围沉重,连绚烂的烟花看起来都阴暗沉郁。在影片中,海代表着漂泊,岸代表着归属。不仅仅是出海的人在大海中历经颠簸,岛屿上的人也每日活在内心焦虑的煎熬中。电影的结尾逆反了故事伊始的“信”。什么都不信的晓霜,最后相信了爱情相信了未来更相信了自己。再一次死里逃生的晓霜和刀疤开始了新生活的航行。而晓雪相信的人性之美、相信的人间真情统统被打翻。世界从来不否认它的残酷,存在和毁灭一直并行。故事的结局是晓霜“失信”的结局,是晓雪亲见“失信”又坚守信念的开始。

 

生活中不乏孤岛居住者,有人下了海归了岸,有人守在岛屿上甘愿寂寥一生。心灵的漂泊和归属一直在更替,找到信念之船,再茫茫无际的人生苦海也无惧心灵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