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朱景 > 正文

朱景 /

纯净的哀伤

作者:朱景发表时间:2018-04-28浏览次数:

无尽的雪,无尽的纯白,宁静优美的村落,纯洁多情的少女,洒满天空的星子,是怎样美的意境,又有着怎样如琉璃一般纯净的哀伤。全书细读下来,不可名状的细腻的哀伤感萦绕于怀,细细深究,竟满是悲怆辛酸。这是岛村的哀伤,是驹子的哀伤,是叶子的哀伤,也是无数追寻过美而又遭受幻灭的人的哀伤。 

读后感

 

书中的两位少女驹子和叶子,虽风格各异,但都是极致的美的象征。驹子的美像是雪,有着雪白的皮肤和绯红的脸颊,纯洁娇俏,像雪一般洁白轻快,也有着似雪一般轻飘飘的人生。叶子的美像是火,有一种生命的激情和活力,热心善良地对待周遭事物,天真热忱,却终将自己燃尽。她们的美不尽相同,却又一样地纯洁美好,而这恰恰是岛村所孜孜追求的。他离开繁华的都市来到这偏僻寒冷的村落,不正是为了追求这种美,想在凡俗的尘世中找到一个短暂的出口透透气吗。因而在火车上,通过窗玻璃上显现的影像,他就为叶子所吸引;在下榻的旅店里,为驹子倾心,这正是美的感召,是他心之所向。

化身为美的象征的少女,纯净洁白的雪景,恬静诗意的生活,本应是岛村渴求的,但当他得到了这一切时,浓烈的哀伤却始终如大雾般弥漫,终究覆盖住了一切的美。求其原因,在于美的悲剧性。两个纯美的女子,美得如昙花一现,随即便凋零,终成虚幻泡影。叶子在大火中丧生,保住了纯洁的“灵”性,她的美却也不复存在于世上。驹子的生存境况一次不如一次,被残酷的现实逼着后退,在后退中被玷污,在污浊的环境中继续生存下去,由最初的“灵”逐渐过渡到了“肉”,她的美被终究消散。美的事物不可久留,大抵就是如此。岛村所追求的纯洁之美,终究是飘渺脆弱的,理想破灭的哀伤覆盖了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却也无力驱散,因而全书都弥漫着一种纯净的忧伤,实则让人哀恸。

不仅仅是对两位少女、对美的香消玉殒哀伤,岛村哀伤的本质在于自身。他是一个坐食祖产、无所事事的富家子弟,他研究欧洲舞蹈,在艺术上有自己的追求,但终究是一个无所作为的虚无主义者。生活对于他是一场徒劳,他追求的只是梦幻般的美丽,他内心纯净而无力与生活做抗争,生活在虚幻和现实的矛盾之中的他,本身就是一个本质性的悲剧。

雪国是那样一个理想的、纯净的、美的世界,驹子和叶子是那样纯净的、纯美的人,岛村有着那样一颗纯净的心和纯净的追求。这样一种极致的真纯,却在生活的泥淖中,在现实的迫害下逐渐萎靡。还在苟延残喘的岛村和驹子向现实妥协了,唯一保持了其纯洁的本质的叶子也是以死的方式才得以实现。现实容不下理想,纯净的心灵被迫害,生活只是一场徒劳,这如何能不叫人哀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