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诗晴 > 正文

唐诗晴 /

惊鸿一曲传千古,珠帘卷起绕梁音

作者:唐诗晴发表时间:2018-04-28浏览次数:

 

读后感

 

七弦古琴十三徽,梨状陨吹悲壮声,凤首箜篌划吟揉,玉竹洞箫夜阑更深处。舞一曲倾城,唱一支绝恋,奏一段前尘往事,纷扰红尘,乱了人心,乱了梦境,却扰不乱这惊鸿一曲,淡不去这绕梁音。

不曾料,一曲吹罢,美人殆,有情人共赴。

那年出任交趾采访使,路过那博白,你的笛声,一起一伏,一抑一扬,由远至近,顺着空气的波纹飘至耳际。凄凉时如辕马悲且鸣,婉转时如清溪回萦,忧而不伤,悲而不叹。三斛明珠聘为妾,南皮为卿筑“梳妆”,绿珠与石崇的故事也就此开始了。绿珠的笛声,也留在了金谷园。石崇常于园中宴请二十四友,每次必命绿珠出来吹笛起舞,笛声挂在楼榭亭阁上,落入众果竹柏中,跌进清泉碧塘里。贾谧被诛,石崇落势,被暗慕绿珠的赵王伦孙秀一行派兵所杀。绿珠如何抉择?她赶在他的前面,坠楼而亡。笛声不再,只留下杜牧的“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笛声是有意境的,一份凄凉的意境:在被染成胭脂色的夕阳下,一人临江吹笛,风摆弄着发饰裙袂,错落的笛音只有几根芦苇跟着舞动,笛声凉透岁月,哀悼美人殇。

秋桐为身,马尾为弦,弹的是琴,亦是情,更是国。

春秋师旷,为晋大夫,博学多才,尤通音律,善古琴,专辨音,被誉为“师旷之聪”。以艾草熏瞎双眼来专注练习音乐,故史称盲臣。《淮南子》中记载说“譬如师旷之施瑟柱也,所推移上下者,无尺寸之度,而靡不中音”。师旷为晋平公奏“清徽”,玉羊,白鹊翱翔,坠头;再弹,玄鹤延颈舒翼而舞;抚“清角”,乌云滚滚,狂风呼啸,屋瓦坠地,室内器皿撞击一地,有记载为“裂帷幕,破俎豆,隳廊瓦”。元朝小说中的聪明二大王千里眼与顺风耳指的便是师旷娄离二人。师旷推崇高雅上等的音乐,国家太平盛世的音乐。作《白雪》,取凛然洁净,雪竹琳琅之音;作《阳春》,取万物之春,和风淡荡之意。他的这种音乐理念与其“为政清明”的政治主张相一致。所以他会在民间推行音乐,期望用音乐来教化人民,解决社会风化,秉持一种“好乐无荒”的音乐思想观。他崇尚自然,擅于吹琴鼓瑟来表现飞鸟形态鸣叫,其在政治上也主张和谐,不溺流俗,不拘左右。

竹林深处,一个人,一把琴,一壶酒足矣。

我应在江湖悠悠,饮一壶浊酒,醉里看百花深处愁。每提到嵇康,便浮出这样一幅画。一位如玉公子,大袍一拂,坐在琴前,右手拨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大指擘托,食指抹挑,中指勾剔,名指打摘。偶尔和阮籍孙登的长啸一起在山谷里回响,曲罢饮杯酒,酒尽舞曲剑。世人道我是个不可救药的酒徒,哪知我只不过是个躲避在此处的文人。司马昭聘他为幕府属官,跑到河东郡躲避;钟会求见他,冷冷待之;山涛离职之时举他,作《与山巨源绝交书》。就算怒了大将军又如何,我在竹林自逍遥。活得便如这琴音一般,干脆,干净。当好友吕安之妻被其兄迷奸并被其兄状告“不孝”之罪时,一向躲避的他,却又挺身而出了,就算被处死又何惧。临刑之前,他向兄长嵇喜要来平日爱用的琴,在刑场抚了一曲《广陵散》。远去了鼓角铮鸣又如何,我的心里,那琴声在竹林深处不散,琴音中的魏晋风骨不褪,岩岩若孤松之独立。

叹浮生若梦,晓月轻描,再无一个她,能够做到珠帘卷起绕梁音;也再无一个他,能够惊鸿一曲传千古。而我,自是循着历史之轮去回溯,回溯那乐声,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