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莹莹 > 正文

张莹莹 /

作者:张莹莹发表时间:2018-03-28浏览次数:

 

小说

一年前,我丢了一把伞。

 

那是一把晴雨两用,印有樱花图案的精致的小花伞。这把雨伞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无论是去上课,还是出去玩儿,去哪儿我都随身携带,所以,这把伞陪伴了我很久。作为一个恋旧的人,东西用久了,总会觉得跟它有感情。

 

但是,它丢了。

 

丢失的过程如下。那天,上课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我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一直随身携带雨伞,不然,就得像那些没有带伞的人一样,淋得一身湿。到学院之后,避免把水带进教室,我把雨伞晾在走廊上的空处。然而,当我上完课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我的伞不见了。我从走廊的这边,找到另外一边,都没有看到我所熟悉的伞的影子,只有几把破旧的雨伞凌乱地丢在角落。同学说,你的伞可能被别人拿走了。然而此时,外面还依旧下着雨。我站在走廊上,惶惶不知所措。

 

那可是我最心爱的伞啊!虽然仅仅是一把伞而已!

 

此时,我的心里有两种声音相互龃龉。

 

一个声音跳出来告诉我: “别人拿走了我的伞,我再随便拿一把别人的伞,不为过吧!况且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我怎么回去呢?现在某些人的素质真的不敢恭维,明知道下大雨,还拿别人的伞。况且,那么多破破烂烂的伞不拿,为什么偏偏拿我的小花伞?”

 

另外一种声音告诉我:“也许人家只是匆忙间拿错了,并不是有意要拿我的雨伞,或许回去之后发现自己拿错了,明天会放回原处呢。不要把人性想得那么不堪。”

 

最后,后者战胜了前者。

 

虽然我真的很想随便拿一把别人的伞,就算很破总比没有好,但是我没有。我满心期待地,希望第二天能够在教室走廊上看到我的小花伞。

 

然而,第二天,第三天,一周过去了,走廊里仍旧一无所有。我既失望又气愤,在心里诅咒着那个拿走我的伞的人。

 

之后,我买了一把新的雨伞,很精致,但是与之前的相比,我仍旧觉得那把樱花伞在我心中的地位不可替代。所以,我似乎是无意间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下雨天,我总会有意无意地留意一下,教室的走廊上有没有摆放着与我之前丢的相似的雨伞。虽然我知道,我并不可能再把它找回来。就算我看到一把一模一样的雨伞,我也并不能确定那把雨伞就是我丢的那把;就算我觉得那把一模一样的雨伞就是我丢的那把伞,我难道要跟伞的主人当场“对质”,询问他这把伞的“前世今生”吗?何况这样的几率小之又小,如果这都能遇到的话,我还不如去买彩票呢!

 

然而,我当真遇到了。

 

而且,情节出奇地相似,似乎,历史又重演了。

 

同样是雨天,我从图书馆借了几本书,转身准备回宿舍,却发现我的伞又不翼而飞了。我清楚地记得我的伞是放在门口靠左的位置,然而现在那里却一无所有。我在走廊上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我的雨伞。我询问了旁边的同学,有没有看到一把类似的雨伞。他们都说没有,可能被别人拿走了或者拿错了,其中有一个同学甚至半开玩笑地说,“别人拿走了你的伞,你随便拿走一把别人的就是了,下那么大的雨”。他的话让我觉得莫名的熟悉,我觉得有些讽刺,暗暗笑了。我不知道是在笑他,还是在笑自己。

 

然而更讽刺的是,就在我自认倒霉,准备淋着雨回宿舍的时候,在一个比较暗的角落,我惊讶地发现了一把印有樱花图案的雨伞,并且和我的之前丢的伞几乎一模一样,我看了商标,图案,甚至是褶皱,几乎全都一样。虽然时隔近一年,看到那把伞,我还是觉得莫名的亲切,我甚至主观地认为它就是我之前丢的那把伞。

 

然后,我开始自我麻醉。这应该就是天意吧,让我再次看到这把伞,就是为了让我把它找回来。刚好,在我的第二把伞又被别人拿走的契机之下,这次,我把这把伞拿回去,应该算是天经地义了吧。况且,每个人的想法都是如此,又不止我一个人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有这种想法,看,大家都一样。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阿Q的精神胜利法吧,似乎现今依然存在,包括我自己。

 

To be or not to be , it’s aquestion !”脑子里突然想到了莎士比亚的这句经典的台词。

 

拿吧。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下这个决定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脸颊微微发烫,心也砰砰直跳,仿佛自己是一个小偷,正在干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我把这把伞拿起来,看了好几遍,摸了摸上面的花纹,虽然我极力地在说服自己,这本来就是我的伞,把这把它拿走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但是,我的手却不听使唤地微微发抖。

 

我很慌,又很气,同时也很羞愧。那种感觉很复杂,也很煎熬。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我反问自己,不就为了一把伞吗,至于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吗?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如此不堪的境地呢?就算你拿走了这把伞,你就真的会开心了吗?你会心安理得吗?

 

虽然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做到心安理得的,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如果我拿走了那把伞,我将会一辈子瞧不起我自己。也就在那一刻,我真正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真正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那天我还是淋着雨,回到了宿舍,所幸,雨不是很大。

 

第二天,我并没有抱太大希望能够在图书馆找到我的伞,只是路过,顺便看看。我以为,我又丢了一把伞。但是,在我昨天丢伞的地方,我却发现了我所熟悉雨伞。而且,是两把一模一样的雨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