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爽 > 正文

宋爽 /

让和平真正成为一种信念

作者:宋爽发表时间:2018-03-28浏览次数:

12月14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宣布,支持2015年2月东京地方法院对“重庆大轰炸”索赔案的一审判决,驳回原告方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赔偿的请求。

这完全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因为在过去二十多年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诉讼团体在日本法庭上无一胜诉。日本各级法院认定了中国民间诉讼权丧失,因此即便承认历史事实,也会打回要求道歉和赔偿的诉求。

尽管外交部2014年严正驳斥日本法院曲解1972年的中日共同声明,中国放弃战争赔偿请求权不代表民间个人放弃索赔,但日本法院依然一次又一次地以此为由,拒绝民间索赔团赔偿和道歉的请求。

即便是意料之中的败诉,我们也应该感到心酸、感到心寒,不仅仅是因为二十多年来民间对日索赔的四处碰壁和心灰意冷,更是国家层面的寥寥作为,不能给予战争受害者以本国的坚定支持和生活保障。如果最直接的仇恨都不能化解,如果和平的结局不是正义,那我们每天呐喊的所谓“为了和平”,又怎样真正成为我们的信仰。

直到上世纪80年代,因为中日友好邦交、个人意识的欠缺等原因,中国国内还没有意识到中日战争状态结束后留下的大量战争遗留问题,但这不意味着战争的痕迹已经抹平,而当个体开始谋求自身权益时,当曲解成为常态时,国家显然应该正视并着手采取相关措施,从政策、外交、法律等方面给予更坚定有力的支持,抚慰战争给他们带去的伤痛。

今年被热议的电影《二十二》聚焦当今仍存活于世的慰安妇,在看到饱受战争摧残的这些无辜的战争受害者的艰难生活现状,我们不禁思考,战争中的日本人谋杀了她们的青春,而又是谁谋杀了她们在战争结束后内心的平静和宽容?

为民间对日索赔奔走了二十多年的中国社会活动家王选说道:“民间对日索赔不断地受到挫折之后,原来那些宽容的、很好的愿望都渐渐转化为仇恨了。”当对日诉讼一次又一次地碰壁,我们不由自主的担心这些积累的情绪会带来什么,会对和平造成什么样的消极影响。

曾经我们更多关注的,是战争给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带来的伤害和屈辱,可如今当我们更多的把视线转移到战争之下每一个鲜活的个体的时候,谁又来改善他们艰难的生活现状,谁又来抚慰他们饱受战争摧残的心灵呢。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从司法这个角度看好像走入了僵局,中日战争遗留问题也是短时间内难以得到解决,但这不代表着无计可施。世界上很多国家处理战争遗留问题的做法都可以拿来借鉴,比如美国宣布放弃德国和日本的战争赔偿,但只是承认放弃政府赔偿,而从未放弃有关民间赔偿。近年来美国通过地方立法的方式为受害者开辟了一条在美国本土起诉日本企业加害的道路。

而荷兰、澳大利亚等《旧金山和约》签署国在放弃了国家和民间赔偿之后,当国民个人起诉日本被驳回后,这些国家便以国家救济的方式给予了受害者一定的补偿;而韩国虽然于上个世纪60年代和日本有和约放弃了国家和民间的赔偿,但韩国依然将此解释为放弃的只是国民的外交保护权而不是法律上的诉讼权利。

我们希望国家能够对战争受害者给予经济上的补偿,至少要在战争受害者、亲历者还活着的时候让他们看到正义的实现,让他们在晚年的时候能够有生活和医疗的保障,这是国家的责任所在,经济的保障能够有效化解仇恨,也是和平信念建立的重要前提。

另一方面还要积极推动调查和历史的记录,基础数据的调查是建立政策的前提,要加快历史调查和数据搜集的进度。真实并且全面的历史资料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的了解历史,更会让不承认历史的人无言以对。

除此之外,要有专门的机构和部门来帮助受害者进行诉讼索赔,民间力量小,需要官方提供帮助,国家要在相关立法和司法解释上能尽快达成共识,外交层面积极协商沟通,在一场对错的博弈之中,错误一方向战争中受害个体的赔偿和道歉,是绝对必不可少的,因为那是对人类道德秩序的维护,是不能够迟到的正义。

真正的和平是每个人心中的一种油然而生的信念,然而和平也需要有经济支撑、有理论支撑、有政策支撑,不是简单地说我们热爱和平,和平就真的存在,战争到和平,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国家在教育、外交协商、法律机制、经济保障等等方面的努力,才能真正将和平的种子播撒在人们的心里。

12月13日是我国的国家公祭日,我们设立国家公祭日,不是为了宣扬民族对立,不是为了加深民族仇恨,而是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要唤起全世界人们对和平的珍视,促进全世界文明的进步。公祭日不是一个简单的纪念日,我们更多的是要把这些历史的抽象的记忆转化成由一个个个体组成的鲜活记忆,记忆不仅是民族情感,更是个人经历的叠加。

和平需要的不仅仅是作为公民的我们要学会怎么样平和、理性地看待历史,更是国家层面的不懈努力,将仇恨从每个人的心底连根拔除,让和平成为我们下意识的举动。只有关注战争中的个体诉求,才能真正化解仇恨,和平的结局一定要是正义,才能让和平成为每个人的信念。